《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第07章

作者:崔西·西克曼

黑玫瑰骑士

索思爵士坐在孤寂的达加堡废墟中那张斑驳,焦黑的王座上。

橘色的双眼在无形的眼窝中熊熊的燃烧着,这是那饱经摧折的索兰尼亚骑士盔甲中还隐藏着被诅咒的生命唯一的线索。

索思孤单的坐着。

死亡骑士赶走了所有的随待,那些生前为他效忠,死后也跟着一起受到诅咒,必须永恒追随他的骑士。他也赶走了那些怨灵,是那些精灵女人导致了他的堕落,因此注定必须和他度过永劫的黑夜。数百年以来的夜晚,索思爵士都命令这些不幸的女人和他一起熬过被诅咒的每一分、每一秒。每天晚上,当他坐在残破的王座上时,他强迫她们永无休止的吟唱那首叙述了他和女人间的悲剧的歌谣。

那首歌给索思带来苦涩的折磨,但他欣然接受这痛苦。这比在其它时候必须忍受的绝对空无要好上不只十倍。但,今夜,他并没有聆听这首歌。相反的,他倾听着自己的故事,倾听着这如同夜风轻抚过这座残破废墟所发出来的清柔悲叹声一样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高阶的索兰尼亚骑上。那时我拥有一切,英俊、有魅力、娶了一个即使不算美丽却家财万贯的女人。我的骑士们都对我忠心不贰。没错,人们羡慕我,羡慕达加堡的索思爵士。”

“在大灾变降临前的那个春天,我和随从们离开了达加堡,前往帕兰萨斯。骑士评议会正准备要展开,而这需要我的出席。我对于评议会一点都不感兴趣,因为每次的评议会都在枝微末节的规章上永无止尽的争吵。但是一群骑士聚集在一起一定会有美酒、聊天的好伙伴、有关冒险和战争的故事。那才是我去的原因。”

“我们不疾不徐的骑着,一点也没有赶路的急迫,每天都是在吹嘘和歌曲中度过。如果可能的话,晚上我们会住在旅馆中,万一不行,我们也毫无怨言的睡在满天星斗之下。那时还是早春,天气很好。阳光暖洋洋的照在我们身上,清和的微风降低太阳所带来的热度。那年春天,我三十二岁。生命中的一切都非常顺利。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

“然后,有天晚上,我诅咒那天晚上闪耀着的该死银月!我们在野外扎营。一声叫喊声划破黑暗,让我们从沉睡中惊醒。那是名女子的叫声,然后是许多女子的惊呼声,混杂在食人巨魔粗鲁的喊叫声中。”

“我们抓起武器,不假思索的投入战斗。那场胜利十分容易,因为他们只不过是群强盗而已。大多数的食人巨魔一看到我们就逃得无影无踪,但是他们的首领不知道是太过勇敢还是喝醉了,拒绝放弃到口的猪物。我个人并不怪他,因为在他手上的是一名美丽的精灵女子。她的风采在月光下散发出光芒来,她的恐惧只更增加了她脆弱的美丽。我单枪匹马的向他挑战。经过一番搏斗之后,我获胜了。我也获得了奖品,啊,多么甜美苦涩的奖品啊。我抱着那名昏倒的精灵女子回到她同伴的身边。”

“我现在依旧可以看见她柔细的金色长发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模样。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我可以看见她的双眼看着我。现在我还是可以看见那双眼中满溢着她对我的爱。她也从我的眼中看见了我所无法隐藏的仰慕之情。我的妻子、我的荣誉和我的城堡,这一切都在那一眼中四散飞舞。”

“她开口道谢;啊,那是多么娇羞的神情哪!我将她送回那些精灵女人身边,她们是取道帕兰萨斯前往伊斯塔朝圣的牧师。她只是个司祭。她在这次的朝圣之旅中将会晋升成为真正的神眷之女。

我将她交给那群女子,和我自己的手下回到营区。我试着要入睡,但是那苗条、年轻的身体仿佛仍旧躺在我的臂弯里。我从没有像这样被炙烈的热情所折磨。“

“当我睡着的时候,我的梦是场甜美的试炼。当我醒来的时候,必须要和她分离的想法像是把刀子一样刺穿了我的心。我拂晓就起床,回到了精灵的营地。我编造出一个路上有地精劫掠的谎言,轻易的说服了那些精灵女人接受我们的护卫。我的手下当然更不会反对和这些可人的伴侣一同旅行,所以我们和她们一起出发了。但这并没有减轻我的痛苦。相反的更加剧了我的思念。我日复一日的看着她,骑在我身边,但还不够靠近!夜复一夜的我孤枕难眠,思绪混乱不已。”

“我想要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她。但是,我是名骑士,我立下重誓要遵守骑士信条和规章,我更立下了神圣的誓言要忠于我的妻子,身为领袖,我更必须要带领着属下迎向荣耀。我天人交战了许久,最后,我相信自己终于战胜了邪念。明天,我就要离开,我对自己说;祥和平静的感觉浸浴我全身。”

“我真的打算要离开,而且已经决定动身了。但是,该死的命运捉弄了我!我在距离营区很远的森林中打猎,却遇到了被派出来采集草葯的她。”

“她孤身一人,我也是一样。我们的同伴都在很远的地方。我在她眼中看到的爱火依旧燃烧着。她解开了发带,如云的金发落在她的脚边。我的荣誉、我的决心都在一瞬间被慾望的烈火烧得灰飞烟灭。她在我的诱惑下很容易就落入了我的掌握中,可怜的小东西。一个炙热的吻,然后另一个。我将她轻轻的放在翠绿的草地上,我的手轻抚着她,我的chún封住了她软弱的抗议……我彻底占据她的身心……吻去她的泪珠……”

“那一夜,她又再度来到了我的帐棚中。我迷失在幸福的海洋中。我当然对她立下了海誓山盟。不然我还能怎么办?一开始,我不是真心的。我怎么能够?我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一名富裕的妻子。我需要她的金钱资助。我的开销很大。但是,有一夜,当我抱住那精灵女子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放弃她。我做了适当的安排,让我的妻子永远的消失……”

“我们继续旅程。但是此时,精灵女子们开始怀疑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我们白天很难隐藏我们之间秘密的微笑,更把握每个机会偷偷相聚。”

“到了帕兰萨斯城之后,我们必须分开。精灵女子们在教皇本身亲临城中时所居住的华宅中住了下来。我的手下们在旅店中安身。因为我没办法前去找她,所以我很有信心她必定会找到和我相会的方法。第一个晚上过去了,我还不怎么担心,第二个晚上,第三个晚上依旧音讯全无。”

“最后,我房间的门上传来了敲门声。但那并不是她。而是索兰尼亚骑士的天位骑士,身边跟着三种不同信仰的骑士领袖。当我一看到他们的时候,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发现了真相,出卖了我。”

“最后我才知道,背叛我的并不是她,而是那些精灵女人。我的爱人病倒了,当她们替她治疗的时候,发现她怀了我的孩子。她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她们告诉她我已经结婚了,更糟糕的是,有关我妻子神秘消失的消息正好在这个时候传到了帕兰萨斯城。”

“我遭到了逮捕。被押着在帕兰萨斯城的大街上游街示众。我成了那些贱民粗俗笑话和咒骂的箭靶。他们喜欢看见骑士被贬低到和他们相同的地位。我发誓,总有一天,我将会对他们和他们的美丽城市展开复仇。但当时一切看起来都已经绝望了。我的审判十分的快速。我被判死刑,因为我背叛了骑士精神。我被剥夺了领地和头衔,将会被人以我家传的宝剑割开喉管。我接受这样的惩罚。由于我依然认为是她出卖了我,所以我甚至期待死亡的降临。”

“但是,在我即将赴死之前,我忠实的伙伴们将我救了出来。

她和他们在一起。她把一切告诉了我,她也告诉我她腹中怀了我的小孩。“

“她说,那些精灵女人原谅了她,虽然她再也不能够成为神眷之女,但是她仍然可以和族人居住在一起,但她的不名誉将会跟着她一起进人坟墓中。可是她无法忍受不和我道别就离开。她爱我,再也没有比这个更明显的事情了。但是我可以看得出她所听到的故事让她感到很困扰。”

“我撒了一些有关我妻子的谎,她也天真的相信了。如果我告诉她白天就是黑夜,她也会相信的。当她放下了心头的重担之后,她同意和我私奔。我知道这是她来找我真正的原因。我的手下跟随着我们,我们逃回了达加堡。”

“那是段非常艰险的旅程,一路不断的被其他的骑士追击。但是我们最后还是抵达了目的地,并且死守在城堡中。那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因为它位在险峭的悬崖上。我们拥有大量的存粮,可以让我们很轻易的度过即将到来的冬天。”

“我应该已经满足于我的新生活和新的新娘,那场婚礼真是讽刺啊!但是我那时心中充满了罪恶感,更糟糕的是,我在怀念我失去的荣誉。我意识到自己虽然逃出了囚笼,却只是被困人另外一个因牢中,而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逃出了死神的魔掌,却面临了黑暗、痛苦的生活。我变得明郁、闷闷不乐。我一向容易被激怒、容易动手,现在变得更糟糕了。在我殴打了几名仆人之后,他们全都逃光了。我的手下开始躲我。然后,某天晚上,我竟然打了她——我深爱的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给我安慰和同情的她!”

“看着她眼眶中的泪水,我看见了自己所变成的怪物。我将她搂入怀中,恳求她的谅解。她如云的秀发包围着我,我可以感觉到小生命在她的腹中踢动着。我和她两人一起跪在地上恳求帕拉丁。

我告诉神,我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来换回我失去的荣誉。我只要求我的儿子和女儿不需要负担我的耻辱。“

“帕拉丁回应了。他告诉我有关教皇的事,告诉我教皇准备对诸神所提出的无理要求。他告诉我,除非有人愿意像修玛一样为了无辜者而牺牲自己,否则整个世界都将感受到诸神的怒气。”

“帕拉丁的圣光笼罩着我。我饱经折磨的灵魂被祥和之气所包围。如果能够拯救世界,并且让我的子女在荣耀中成长,我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我骑往伊斯塔,全心全意的想要阻止教皇,满心欢喜的知道帕拉丁与我同在。”

“但是,另外一位神,黑暗之后,在那次的旅程中也和我同行。

她喜爱看着那些受折磨的灵魂痛苦挣扎。她用什么来击败我?就是那些精灵女人,那些和我一样服侍着相同神只的牧师。“

“这些女人早已忘却帕拉丁的圣名。她们和教皇一样,被自以为是的善良所遮蔽,什么都看不见。我却也毫无戒心的让她们知道了我的任务。她们感到无比的恐惧。她们不相信诸神会惩罚这个无知的世界。她们唯一的目标就是有一天能让克莱恩上只有善良(也就是精灵们)能够生存。”

“她们必须要阻止我。她们也成功了。”

“黑暗之后十分的狡诈。她知道男人内心深处的黑暗。即使我面前有千军万马,我也会义无反顾的杀上去。但是精灵女人的温言软语像是剧毒一样的渗透进入了我的血液之中。她们说,我的精灵妻子实在太聪明了,可以这样轻易的摆脱我。现在她有了我的城堡、我的财富,一切都只属于她一个人,不需要再受到人类丈夫的拖累。我真的确定那肚中的婴儿是我的吗?她和我许多的手下都曾经一同出现过。当那天晚上她离开我的帐棚之后,谁知道她又去了哪里?”

“她们并没有说谎。她们从来没有直接说她的坏话。但是她们的话语呼咬着的我的灵魂,折磨着我。我还记得她们所说的话、那些可能性、脸上的表情。我很确定我已经被出卖了。我可以捉姦在床!我一定会杀了她!我要把那个婬妇折磨到死!”

“我转身离开了伊斯塔。”

“我一回到家,立刻踢倒了城堡的大门。我的妻子警觉到状况的不寻常,立刻站起来迎接我,手中还抱着她的婴儿。她的脸上有着绝望的神情,而我却将它当作罪恶感的显露。我诅咒她,更诅咒那个小孩。就在那一瞬间,着火的大山击中了安塞隆大陆。”

“星辰从空中坠落。地面开始摇晃,爆裂开来。一盏装有数百支腊烛的吊灯落了下来。一瞬间我的妻子就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

她知道自己无法逃过一死,但是她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孩子递给我,希望能够让他进过这悲惨的命运。但当时我的心中充满了妒火,我迟疑了,最后甚至转过身去。“*”在她死前,她将诸神的怒火投射在我的身上。‘今夜你必将死在烈火中,’她尖声嘶吼道,‘你的儿子和我将会落得一样的下场。

但你将会永远活在黑暗中。你今晚的愚行每害死一个人,你都必须替他们再活一次!‘她在惨叫声中死去。“

“火势扩散开来。我的城堡很快就陷入了熊熊烈火之中。我们用尽办法都无法扑灭这奇异的烈火。它甚至连岩石都烧融了。我的手下试着逃跑。但是,就在我的眼前,他们一个个的爆成火球。在城堡中,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一个活口。我孤单的站在雄伟的厅堂中,四周都被熊熊的烈火所包围。我眼睁睁的看着火焰越逼越近……越逼越近……”

“我在难以用笔墨形容的痛苦中死去。当死神终于降临的时候,我却依旧无法解脱。因为,我闭上眼,却被迫再度睁开,接受永无止休的折磨。在无尽的岁月里,夜复一夜,我坐在王座上,听着那些精灵女人唱着我的故事。”

“但是,奇蒂拉,这一切在你的出现之后就结束了……”

“当黑暗之后召唤我来为她在战场上效力,我告诉她我愿意为第一个有胆在达加堡中过夜的龙骑将效命。只有一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这样做,那就是你,我的美人。你,奇蒂拉。我因为这件事而欣赏你。我欣赏你的勇气、你的剑术以及你从不动摇的决心。我在你的一举一动之中看到了我自己。我看到了我本来可能成为的英雄。”

“当我们在黑暗之后垮台的混乱中逃出奈拉卡之后,我协助你杀死了其它的龙骑将。我帮助你抵达了圣克仙,我让你在那边再度建立起你的大军。当你的弟弟雷斯林试图挑战黑暗之后时,我协助你试图破坏他的计划。的确,我对于你反而被他利用并不感到惊讶。在我遇过的所有生灵中,他是我唯一恐惧的对手。”

“我甚至对于你的风流韵事感到十分的有趣,我的奇蒂拉。我们死灵是没有办法感觉到慾望的。那是血液中流动的热情,而我们冰冷的肢体中已经没有了这些维持生命的液体。我看着你玩弄那个弱小的半精灵坦尼斯,把他整得七荤八素,我和你一样享受这整个过程。”

“但是奇蒂拉,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主人变成了奴隶。

为了什么?只是一名精灵!喔,当你提到他的名字时,我可以看见你眼中的烈火。当你拿着他的信时,我可以看见你手微微的颤抖。

当你应该花时间规划作战的时候,你竟然分心思念着他。甚至你的将军们都再也无法吸引你的注意力。“

“没错,我们这些死灵没有办法感觉到慾望,但是我们可以恨,我们可以嫉妒,我们可以着迷。”

“我可以轻易的杀死达拉马,这个学徒相当不错,但却不是我的敌手。他的主人?雷斯林?啊,那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在无底深渊中的吾主啊,小心雷斯林!他将是你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而且,最后,你必须要单独面对他。在你的空间中没有我置喙的余地,黑暗陛下。但是,也许我在这里可以帮得上忙。”

“没错,达拉马,我可以杀了你。但是我知道死是什么感觉,那只不过是种短暂的折磨。他的确会带来痛苦,但很快就结束了。

有什么能比苟延残喘在这个活人的世界上,闻着他们的血肉、听着他们的笑语,知道这些永道永远都不会是你的来得更痛苦?但是,黯精灵,很快的你就会知道了:“

“至于你,奇蒂拉,记得这件事。我宁愿忍受这种痛苦,我宁愿再被折磨一百年,我也不愿意见到你再度躺在活人的臂弯中!”

死亡骑士沉思着,他的心思如同包围着城堡的多刺黑玫瑰一样的繁复纠缠。骷髅战士们在废墟中来回巡逻着,每个人都固守在生前的岗位上。精灵女人们挥舞着干枯、毫无血肉的手,哀泣着她们不幸的命运。

索思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感觉不到。他坐在焦黑的王座上,目不转睛的瞪着地板上一块漆黑的痕迹。在这么多年来,他用尽自己的所有法力都无法消除的痕迹……一个女人的阴影……

最后,隐形的嘴chún露出了微笑,橘色的火眼在永夜中突然暴射出光芒。

“你,奇蒂拉,将会永远成为我的人……”

------------------

坐拥书城扫描校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枪传奇之三试炼之卷》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