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附录

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

第四章第十七节定稿译文

过了一年,新的工场已经完全安排就绪。新旧工场之间联系密切,还相互转让订货。有时这家工场接活过多,另一家有时间来完成它。它们中间立有一份来往账目。如果双方更为接近,其资金数额是足够在涅瓦大街上合开一个门市部的。这又够让韦拉·巴夫洛夫娜和梅察洛娃奔波张罗好一阵子的。虽然两家的女工关系融洽,虽然两家常常互访做客,虽然她们常常去郊游,但两个不同的企业联营的主意毕竟是个崭新的想法,需要长时间向她们多方面地进行解释。不过,在涅瓦大街设立门市部显而易见是有利的,韦拉·巴夫洛夫娜和梅察洛娃为两个企业联营问题奔忙了几个月,终于达到了目的。于是涅瓦大街上出现了一块新的招牌:“au bon trava il.magasin des nouveautes”。门市部开设以后,业务发展得比从前更快了,盈利也越来越多。梅察洛娃和韦拉·巴夫洛夫娜谈话时已经在幻想着,再过两年左右,这两家缝纫工场就会变成四家、五家,不久更会变成十家、二十家了。

门市部开设后三个来月,一位似曾相识的医学界同行来看基尔萨诺夫,谈了许多各种疑难病症,而谈得最多的是他自己的一种医疗方法的奇效,这方法便是在病人的胸口和腹部放上两只装满碎冰的狭长口袋,每只口袋都用四块餐巾裹着。最后他才说,他有一个熟人希望能跟基尔萨诺夫认识认识。

基尔萨诺夫满足了这个愿望;这次结识是挺愉快的,他们谈了许多,顺便谈起了门市部。他解释说,门市部的开设确实是以商业为目的的。他们就门市部的招牌、就招牌上写有“travail”一字合适否的问题谈了很久。基尔萨诺夫说,“travail”的意思是“工作”,“an don travail”便是“精工”。他们讨论,是否用人的姓氏来代替这个词语更好些。基尔萨诺夫说,他妻子的俄罗斯姓氏会造成营业上的损失。最后,他想出这样一个办法:他妻子叫韦拉,“韦拉”相当于法文“foi”。假如招牌上能用“a labonne foi”代替“an bon travail”,那不就是可以了吗?这几个字的意思是“诚信商店”,什么破绽也找不到,并且女主人的名字也在招牌之中了。他们经过考虑,认为这样做是可以的。基尔萨诺夫费了极大的努力才把谈话转到这些问题上来,总算是取得了成功,因此他回家的时候很满意。

但是无论如何,梅察洛娃和韦拉·巴夫洛夫娜的梦想已无法展翅飞翔了,她们关心的只是维持,而不是往前迈进了。

这样,由于韦拉·巴夫洛夫娜和梅察洛娃多余的热情冷却了,缝纫工场和门市部虽然还继续存在着,却已经不再发展了,可是能够继续存在已是值得庆幸的了。基尔萨诺夫继续结交新朋友,这给他带来许多快乐。这样又过了两年或两年多,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第四八二页初稿译文

“……现在他在哪儿?”

“据说,有人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维也纳到慕尼黑的途中,他说,他过一年要去美国。”

“比蒙特在美国没有碰见他?”

“没有。”

“结果没人知道他在哪儿吗?”

“没人知道。”

“该是他回国的时候了。”

“是啊,是时候了!”

“不用担心,他不会贻误时机的。”

“可是,假如他不回来呢?”

“那又怎么样?(你知道,重要的岗位不会空的。)如果要干事情,是不会缺人的--,总可以找到别的人--有面包,就有人来吃。”

“磨坊正在磨面,用力地磨,准备做面包”。①

①喻革命即将到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怎么办?》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