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第三节

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

这样,洛普霍夫走进了屋里,看见了包括韦罗奇卡在内、正坐在茶桌旁喝茶的这一家子人;而包括韦罗奇卡在内的这一家子人当然也看到教师进屋来了。

“请坐,”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说,“玛特辽娜,再拿一只杯子来。”

“要是给我的,那我谢谢您啦,我不喝。”

“玛特辽娜,不要拿啦。(是个有教养的年轻人!)为什么不喝呢?喝吧。”

他看着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但是同时,好像有意地又瞧了韦罗奇卡一眼,也许真是有意的吧?也许他发现她微微地耸了耸肩吧?“他看出我的脸红了。”她想。

“谢谢您,我只在家里才喝茶。”

“他可完全不是那么一个孤僻的人,他一进来就微微地、潇洒自如地鞠了个躬。”她在桌子的这一边暗自思量。——“不过即使她是个学坏了的姑娘,至少也会为她母亲的俗不可耐害羞的。”他在桌子的另一边思量。

但是费佳很快就喝完茶,学习去了。所以这个晚上最重要的收获,就是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知道她那缸白糖大概不会由于上课时间从早晨改为晚上而蒙受重大损失,便对教师产生了好印象。

过了两天,教师又碰到那一家人在喝茶,而且又谢绝了喝茶,这就使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完全放了心。可是这一次,他看见桌旁多了一张新面孔——一位军官,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尽向那人献殷勤。“哦,是求婚的!”

求婚人认为不仅要看教师,还要在看过以后用上流社会里人们习惯的那种漫不经心的怠惰目光,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这才符合自己的身份和门第。可是他刚开始打量,就发觉教师并未也来打量他本人,而是更不礼貌:用目光直视着他,并且目光那么专注,求婚人打量不下去了,才开口道:

“洛普霍夫先生,干您这行可不易啊——我是说干医生这行。”

“是的,不容易。”他仍旧直视着他。

求婚人感觉自己的左手不知何故从上往下地摆弄起制服上第二和第三只纽扣来。唔,如果他都求救于纽扣了,那就表明他除了赶快喝完这一杯茶,请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再给一杯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来掩饰自己的慌乱了。

“假如我没有搞错的话,您身上穿的是什么团队的制服吧?”

“对,我在一个团里服役。”米哈伊尔·伊凡内奇答道。

“服役很久了吗?”

“九年了。”

“一开始服役就在这个团里吗?”

“对”

“您当上连长没有?”

“不,还没有。”(“他这样盘问我,仿佛我是他的传令兵似的。”)

“快有希望当上了吧?”

“还没有。”

“哦。”教师认为盘问够了,于是又朝那假想的传令兵看了看,也就不再盘问了。

“不过……不过,”韦罗奇卡想道,“这‘不过’是什么意思呢?”她终于想出来“不过”是什么了:“不过他的行为举止,就像那次带着好心的朱丽来这儿的谢尔日。他哪是什么孤僻的人?可他对姑娘们为什么又持以种种奇谈怪论呢,说什么只有没头脑的人才爱美人呢?还有……还有……什么‘还有’?”她想起来“还有”什么了:“还有他为什么一点不愿听关于我的事,说是不感兴趣呢?”

“韦罗奇卡,你弹弹钢琴吧,随便弹点什么都成。我和米哈伊尔·伊凡内奇想听听!”当韦罗奇卡把第二杯茶放到桌上的时候,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说。

“好吧。”

“您若能再唱点儿什么就更好啦,韦拉·巴夫洛夫娜。”米哈伊尔·伊凡内奇用奉承的口吻补充说。

“好吧。”

“不过这个‘好吧’听起来就像是说:‘成,只要我能脱身,’”教师想到,因为他已经在那儿坐了四五分钟,虽然没看她,却知道她除了刚才回答求婚人时,没有瞧过对方一眼,而她刚才瞧他这一眼,就像看着母亲和父亲一个样:冷冷地、毫不客气。这儿总有那么一点跟费佳说的不一样。不过她倒很可能真是一个傲慢冷漠的姑娘,她一心想进入上流社会去当女皇和明星,她现在心里所以不痛快,是因为没有找到更好的求婚人。可是尽管她看不起这个求婚的,却还是答应了他,因为再没有别的人能把她带到她所向往的地方。不过这件事倒挺有意思的。

“费佳,你尽快喝完。”母亲说。

“别催他,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如果韦拉·巴夫洛夫娜允许,我也想听一听。”

韦罗奇卡随手抓起了一本乐谱,甚至连是什么乐谱都没看,就又随手翻开一页,机械地弹奏了起来,反正弹什么也无所谓,只要能够尽快解脱。说也凑巧她翻到的是一支有意思的乐曲,是从一部不错的歌剧中挑出来的。姑娘的弹奏很快显得生机勃勃。弹罢,她想站起来。

“可是您答应唱歌的,韦拉·巴夫洛夫娜。我不嫌冒昧,想请您唱唱《弄臣》选段。”(那年冬天,“la donna e mobile”是一支流行的咏叹调。)

“好的。”韦罗奇卡唱完“la donna e mobile”便起身回自己房里去了。

“不,她不是一个无动于衷的冷漠的姑娘。这倒很有趣。”教师想道。

“唱得好,是吧?”米哈伊尔·伊凡内奇已经是用平常的声调和教师说话了,并且也不再打量他。没必要和这种人搞坏关系,虽然他曾像盘问传令兵似的盘问过自己。为什么不可以随和点跟教师谈一谈,免得他生气呢?

“嗯,唱得好。”

“您懂音乐吧?”

“马马虎虎。”

“您本人就是音乐家吧?”

“算不上,只是懂一点。”

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听完这段对话,计上心头。

“您玩什么乐器吗,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她问。

“钢琴。”

“可以请您来给我们助助兴吗?”

“很乐意。”

他弹了一支曲子。他弹得不怎么样,很一般,也许还算是不坏。

等他上完课,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走到他面前,说明天他们家有个小小的晚会,是给她女儿过生日,她请他光临。

显然是男舞伴不够,这种晚会一般都是这样。不过没有关系,他可以从近处来观察这姑娘,她自己本身或者与之相关的事情中定会有些令人感兴趣的东西。“多谢您,一定来。”但是教师错了: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的意图对她自己来说,要远比对那些跳舞的女郎重要。

读者,你当然会预料到,要交代在这次晚会上韦罗奇卡和洛普霍夫相爱了吧?自然是相爱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怎么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