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十五节

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

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看见女儿跟洛普霍夫一块进来,非常惊讶。她用最专注的目光打量起他们来。

“我顺便来告诉您一下,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后天晚上我有事,改到明天来上课。让我坐一会,我很累,心里又很乱。想休息一下。”

“您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瞧您脸色很难看。”

他们刚才是谈情说爱去了,还是偶然碰上的。要是谈情说爱去了,他应该很快活的。如果她不依他,幽会的时候两人吵过嘴,他准会不高兴的,要是他们吵过嘴,他就不会送她回来了。再说,她直接回自己的房里去了,连瞧他都没瞧,可又看不出来吵过嘴。不,他们大概是偶然碰上的。可是谁知道他们呢?应当留神提防着点儿。

“我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不过韦拉·巴夫洛夫娜的脸色好像很苍白。也许只是我的感觉?”

“韦罗奇卡么?她常这样的。”

“也许只是我的感觉吧。不瞒您说,我心里边思绪万千,脑袋都晕了。”

“到底怎么了,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该不是跟未婚妻吵架了吧?”

“不,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我对未婚妻还满意。我倒是要跟我父母吵一架呐。”

“您这是怎么啦,小老弟?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怎么可以跟父母吵呢?我真没想到您是这样的人,小老弟。”

“不能不吵,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是那样的一个家庭啊。非要人去办力所不能及的事。”

“这是另外一回事啦,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不能人人都给赏钱,总得有个轻重缓急,这话很对。要是这样,要是为了钱吵架,我就不能责怪您啦。”

“恕我莽撞,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我心烦意乱,需要在可亲可敬的人们中间休息一下,可除了在您家里,这样的人哪儿也找不到。请允许我不客气地要求今天在您这儿吃午饭,还请允许我托您的玛特辽娜办点儿事情。这附近好像有家邓凯酒店,虽说那里的酒不怎么好,不过还行吧。”

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听说要吃午饭,顿时满脸不快,等到他提到玛特辽娜,那分明的怒容才消失,流露出一种企盼的神情来:“亲爱的,我们看你能添点儿什么吃的?邓凯那儿,大概会有好食品的!”可是亲爱的根本没有看她的脸,却掏出了烟盒,从里面放着的一封信上撕下了一小块纸,又拿出铅笔,写了起来。

“斗胆问您一句,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您喝什么酒?”

“我的小老弟,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说实话,喝酒我可不行,我几乎不会喝。喝酒本不是妇道人家的事。”

“从你那张脸上,一眼就看得出你不会喝!”他心中想,口上却说:

“当然是这样,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不过连姑娘们都喝酸樱桃酒呢。能让我写上吗?”

“这是什么酒,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

“可以说根本就算不上是酒,而是糖浆。”他掏出一张红钞票①。“大概够了吧?”他看了看字条,“再拿去五个卢布备用吧。”

①面额十卢布的钞票。

这是他三个星期的收入,一个月的费用。但是又非得这样不可,他必须好好贿赂贿赂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

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的眼睛湿润了,脸上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甜腻腻的笑容。

“你们这儿附近还有糕点铺吗?不知能不能买到现成的核桃馅饼,这是最合我的口味的好吃的馅饼,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要是没有这种,那么有什么就买什么。将就吃吧。”

然后他到厨房派玛特辽娜上街去采购。

“今天咱们要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我要喝得把跟父母吵架的愁事忘得一干二净。干吗不喝呢,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我和未婚妻的事情进行得很顺利。往后就不会像这样生活了,要无忧无虑地过,对吗,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

“对,我的老弟,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怪不得我看您这样大手大脚地花钱,真没想到您这样稳重可靠的人也居然会这样。您大概是收到未婚妻的陪嫁钱了吧?”

“没有收到陪嫁钱,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可要是有了钱,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喝上几杯,陪嫁钱算什么,这里的问题与陪嫁钱无关。为什么要指望陪嫁钱呢?做事情应当开诚布公,不然的话会引起猜疑,况且那也太粗俗了,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

“太粗俗,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实在太粗俗。依我看,做什么都得体体面面的才是。”

“您说得对,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

这类关于体面的种种话题构成了饭前最为亲切愉快的谈话内容,这谈话延续了半小时至三刻钟左右。这时节,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在一种袒露胸臆的冲动之下,顺口说出了他的婚期临近的消息。他问:“韦拉·巴夫洛夫娜的婚礼准备得怎么样?”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不能回答,因为她不能强迫女儿。--那当然。可是,根据他的观察,韦拉·巴夫洛夫娜很快就会拿定主意出嫁的。她对他什么都没说过,可是他也有眼睛啊。“本来么,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您我都是老麻雀啦,轻易是不会受骗上当的。我虽年轻,也是个老麻雀、老滑头,对不对,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

“对呀,小老弟,是老滑头,老滑头!”

总之,跟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愉快的谈心使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兴奋起来,把忧愁都抛置脑后了!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从未见过他如此快活过。他是个狡猾的骗子、十足的滑头!他从未婚妻身上捞到的钱决不止一千卢布,可是当他父母听说他腰包已经塞得鼓鼓的,要求他出点钱时,他却对他们说:不,爹,娘,我这做儿子的是愿意孝敬你们的,不过,你们要钱,我可没有。瞧这滑头!跟这号人谈谈天也挺愉快的,而使她特别感到愉快的还是,她听见玛特辽娜回来时,借口说上自己的卧室去拿手绢,却跑进了厨房,看到买来了十二个半卢布的酒--午饭时只能喝掉三分之---还看到从糕点铺买回来的一个半卢布的馅饼--这买饼的钱可以说是白扔了!好在馅饼也还能剩下,可以用它代替果酱来招待干亲家了。她还是没吃亏,而是省下了一笔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怎么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