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二十节

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

“今天是四月二十八日。他说他将在七月初毕业--假定是十号,这可已经不算月初了。可以假定为十号,或者,为了保险起见,假定是十五号,最好还是十号,那么还剩下多少天?今天一天没必要算了,只剩五个钟头啦。四月份剩下两天,五月是三十一天,加上两天是三十三天;六月有三十天,加上三十三天是六十三天,再加上七月份的十天,总共只有七十三天。七十三天,日子多吗?到那时我就自由啦!走出这间地下室啦!啊,我有多幸福!我的亲爱的人,他想得多聪明!我有多幸福!”

这是星期日的晚上。星期一他有课,是从星期二挪过来的。

“我的朋友,我亲爱的,我多高兴,又和你在一起了,哪怕只待一小会儿!你知道,我在这间地下室还要待多长时间吗?你什么时候能毕业?七月十号以前能完事吗?”

“能完事,韦罗奇卡。”

“那么现在我在地下室里只要待七十二天,再加今天这一个晚上就行了。我已经划掉了一天,我照中小学生那样制了一张表格,划天数,划掉一天可真高兴!”

“我的亲爱的韦罗奇卡,我亲爱的!是的,你在这里熬不了多久啦,两个半月转眼而过,你很快就自由了。”

“啊,那时该多么快活呀!可是,你,亲爱的,根本不要理我,也别瞧我,我们不要在每回你来时都弹钢琴,我也不要每回都出来看你。不,我忍不住,我总要出来的,只待一小会儿,再冷冷地、毫无表情地看你两眼。现在我要马上回屋去了。再见,我亲爱的,什么时候再来?

“星期四。”

“三天!太久了!可到那时就只剩六十八天了。”

“少算几天:七号左右你就可以逃离这里了。”

“七号?那么现在只有六十九天了?你真叫我高兴!再见,我亲爱的!”星期四

“我亲爱的,只有六十六天待在这里了。”

“是的,韦罗奇卡,时间过得很快。”

“快吗?不,我亲爱的。唉,日子变得多么长啊,这三天抵得上平时整整一个月了。再见吧,我亲爱的,我们不该谈得时间太长,我们不是挺狡猾,是不是?再见。唉,我还得在地下室待六十六天!”

(“唔,唔。我自然不会注意到时间,工作起来,时间过得飞快。况且我又不在地下室里,唔,唔!对。”他想。)星期六

“唉,我亲爱的,还剩六十四天了!唉,在这里真难熬!这两天比那三天还长。唉,多么难熬!这里是多么令人厌恶,你要是知道就好了,我亲爱的。再见,我亲爱的,我的小鸽子,星期二见。往后这三天会比那五天还要长。再见,我亲爱的。”

(“唔,唔!对!唔!她的眼睛不漂亮。她不爱哭。这并不好。唔!是这样!”他想。)星期二

“唉,我亲爱的,我已经不再计算日子了,时间不动了,完全停下来了。”

“韦罗奇卡,我亲爱的朋友,我对你有个要求,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你急切地渴望着自由,那就给自己些许自由吧,咱们不是也需要谈谈了吗?”

“需要,我亲爱的,需要。”

“我请求你做的是:明天,在你方便的时候--随便哪会儿都行,只要你告诉我一声--还是去近卫骑兵林*道,还是那条长凳。去吗?”

“去,我亲爱的,一定去,十一点钟,是吧?”

“好,感谢你,亲爱的朋友。”

“再见,我亲爱的,啊,我有多高兴,你能想出这主意来!我自己就想不出来,真够笨的。再见。咱们谈谈;我也总能呼吸呼吸自由空气了。再见,亲爱的,十一点钟,不见不散。”星期五

“韦罗奇卡,你这是打算到哪儿去?”

“妈,我吗?”韦罗奇卡脸红了,“去涅瓦大街,妈。”

“那我跟你一起走,韦罗奇卡,我要上客商市场。韦罗奇卡,你说是去涅瓦大街,怎么就穿这么件衣服!去涅瓦大街,得穿得漂亮点,那儿净是人。”

“我喜欢这件衣服。稍等一下,妈:我回屋里拿件东西。”

她们出发了,在大街上走着,到了客商市场,然后朝着离涅瓦大街拐弯处不远、沿着花园街的那排店铺走去,一下子就来到了鲁扎诺夫的小铺。

“妈,我有两句话要跟您说。”

“你怎么啦,韦罗奇卡?”

“再见,妈;我不知道能不能很快跟您见面;要是您不生气,那就明天见啦。”

“什么,韦罗奇卡,我有点胡涂了。”

“再见,妈。我现在去丈夫那儿。我跟德米特里·谢尔格伊奇前天就结婚了。车夫,去商队街。

“二十五戈比,小姐。”

“好,要快。他今天晚上来看您,妈。您可不要生我的气,妈。”

这两句话刚刚能让玛丽娅·阿列克谢夫娜听清。

“不去商队街,我刚才只是这么一说,就是要赶快离开这位太太,也免得你多想。往左,沿着涅瓦大街走,我要去的地方可比商队街远得多,是瓦西里耶夫岛第五道街,要过了中街才到,好好地赶,给你加点钱。”

“嘿,小姐,您在糊弄我!得给五十戈比才成。”

“赶得好才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怎么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