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十一节

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

韦拉·巴夫洛夫娜结婚初期,基尔萨诺夫常来洛普霍夫家,几乎隔天来一次,说得更贴切些,差不多天天来,并且神速——几乎是从第一天起——就跟韦拉·巴夫洛夫娜特别要好了,好得就像眼洛普霍夫本人一样了。这样持续了有半年光景。有一次,三人都在座:他和他们夫妇俩。谈话像往常一样进行着,毫不客气。基尔萨诺夫讲得最多,可是他突然沉默起来。

“你怎么啦,亚历山大?”

“您干吗停下不说了,亚历山大·马特韦伊奇?”

“不知为什么,觉得烦。”

“您还很少这样的,亚历山大·马特韦伊奇。”韦拉·巴夫洛夫娜说。

“要是没原因,我甚至永远不会烦的。”基尔萨诺夫用一种不自然的声调说道。

过了一会儿,他起身走了,比往常走得早些,跟往常一样,随随便便地道了声再见。

过了两天左右,洛普霍夫对韦拉·巴夫洛夫娜说,他顺便去看过基尔萨诺夫,他觉得见面的情况相当怪异。基尔萨诺夫仿佛要对他客气起来,这在他们之间完全是多余的。洛普霍夫瞧了瞧他,直截了当地说:

“亚历山大,你在生气。生谁的气?是生我的气吗?”

“不”

“是韦罗奇卡?”

“不”

“那么你到底是怎么了?”

“不,没什么。你干吗这样看?”

“你今天对我不好,你不自然,太客气了,看得出来,你是在生气。”

基尔萨诺夫开始极力地担保说,他一点也没有生气,而这恰恰确凿地表明他是在生气呐。后来他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他的态度才变得好些、自然些,正常起来了。洛普霍夫趁着他恢复了理智的时候,重又问道:

“喂,亚历山大,你说说,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我没有想要生气。”他又令人厌恶的装模作样起来。

多么叫人费解啊?洛普霍夫实在想不起有什么地方会得罪他,而且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一向互相尊重,彼此友情甚笃。韦拉·巴夫洛夫娜也极力回想,是不是她有什么不检点,得罪了他,可她同样也想不出来,与丈夫的理由一样,她知道从她那方面也是不可能的。

又过了两天,已经连续四天没上洛普霍夫家了,在基尔萨诺夫可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韦拉·巴夫洛夫娜甚至想到:他是不是病了?洛普霍夫去了一趟,看看他是否确实得了病。哪有什么病!他还在生气呐。洛普霍夫死乞白赖地盘问他。他支支吾吾了好半天,才开始胡扯起来,扯到自己对洛普霍夫和韦拉·巴夫洛夫娜的感情,说他十分敬爱他俩。他按理应得出结论说:他们对他并不关心,可糟糕的是他没说,在他那番咬文嚼字的谈话里竞连这样的一点暗示也没有。这位先生显然是有委屈要发泄。在洛普霍夫心目中的优秀人物基尔萨诺夫身上的这种种表现,未免太不尽情理了,因此客人对主人说道:“听我说,你我本是朋友,你这样做,难道不觉得难为情吗!”基尔萨诺夫装得很有涵养的样子回答道,这从他那方面讲也许确实是计较小事,不过假如他受了许多的委屈,他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么到底是什么委屈?”他开始列举最近使他受辱的许多事例,全是诸如此类的:“你说一个人头发颜色越钱就越近乎平庸。韦拉·巴夫洛夫娜说现在茶叶涨价了。这是针对我的头发颜色说的讽刺话。这也是在暗示我把你们吃穷了。”洛普霍夫无可奈柯;此人的自尊心强得有悖于情理了,或者说得确切些,他简直成了一个胡涂的庸人。

洛普霍夫回家的时候甚至挺伤心:他看到自己所挚爱的人身上的这一面,感到很痛苦。当韦拉·巴夫洛夫娜问起他了解的情况时,他伤感地回答说,这件事最好别再提了、基尔萨诺夫讲了些叫人不快的蠢话,他恐怕是病了。

过了三四天,基尔萨诺夫大概回过味了,知道他的怪话是多么庸俗不堪了。他来到洛普霍夫家,态度挺好,后来竟还谈论起了自己的庸俗。他在韦拉·巴夫洛夫娜的言谈中发现,她并未从丈夫那儿听到他的那些蠢话,他衷心感激洛普霍夫能大事化小,便自动地把一切都告诉了韦拉·巴夫洛夫娜,以此对自己进行惩罚,他感动得道了歉,还说当时他病了。然而结果又搞得一团糟。韦拉·巴夫洛夫娜试着劝他不要再谈这些,说这是小事。他却紧抠住“小事”这字眼,又像跟洛普霍夫交谈时那样俗里俗气,扯起小事没完:他很委婉、很巧妙地加以发挥,说这当然是‘小事”,因为他深知自己在洛普霍夫夫妇心目中的地位是无关紧要的,不过他也不配得到他们的更多的注意,等等。所有这些话都说得很隐晦,很巧妙,是用最客气的充满敬意和忠诚的词句暗示出来的。韦拉·巴夫洛夫娜听见他说这样的话,也跟先前她丈夫一样无可奈何了。他离开之后,他们才记起在他明显地变俗气以前好几天,他就有些怪异了。当时他们没有察觉,也不理解,现在,早先的这些怪话总算弄明白了,其实与现在的味道一个样,不过不那么明显罢了。

此后基尔萨诺夫倒也常来,但是原先那种单纯的关系已难以维持了。从一个正派人的面具后边伸出了那么长的一只驴耳朵,而且为时好几天,洛普霍夫夫妇对这位往昔的朋友的敬意几乎丧失殆尽了,即使这只耳朵能永远藏匿起来也无济于事,何况它时不时地还要露出来。虽然露得不那么多,并且急急忙忙就缩回去了,但毕竟是猥琐的、丑陋的、庸俗的。

不久,他们对基尔萨诺夫果然冷淡下来,而他确实也有错误,无法叫洛普霍夫夫妇欢迎他了,于是他不再上他们家了。

可是他在一些熟人家中碰到过洛普霍夫。过了些时候洛普霍夫对他的厌恶淡薄了:他还不错,还算正常。洛普霍夫开始去看望他。过了一年,他甚至重又来洛普霍夫家串门了,他依旧是原先那个出色的基尔萨诺夫了,还是那么单纯正直。但是他来得次数很少,显然是因为他不堪回首自己那段愚蠢的往事。洛普霍夫几乎忘记了这段故事,韦拉·巴夫洛夫娜也忘了。可是一度破裂的关系并没有恢复。表面上他和洛普霍夫仍然是朋友,而且洛普霍夫确实一如既往地敬重他,时常去他家里。韦拉·巴夫洛夫娜原先对他的好感也有所恢复,不过她很少碰到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怎么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