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

第八节

作者:车尔尼雪夫斯基

“萨沙,你没让我把事情说完,”约莫过了两个来钟头,他们坐下喝茶的时候,韦拉·巴夫洛夫娜开口说道。

“我没有让你说完?赖我吗?”

“当然赖你。”

“是谁先胡闹的?”

“你这样说不害羞吗?”

“怎样说?”

“说我先胡闹的呀。哼,你自己冷淡漠然,却反倒责怪我做妻子的不庄重。”

“是吗?我还以为你要讲平等呢,如果讲平等,也应表现在主动性方面。”

“哈哈哈!真会咬文嚼字!可是你居然怪我言行不一吗?难道我在主动性方面不是力求能跟你讲平等吗?好,萨沙,现在我就采取主动来继续上一次的严肃谈话,我们都把它忘了。”

“你采取主动吧,我可拒绝听你的,我现在倒要采取主动把它彻底忘掉呢。把手伸过来。”

“萨沙,总得把话说完呀。”

“明天再说也来得及。你要知道,现在我就想仔细瞧瞧你这只手,真是想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怎么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