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都孤儿》

第36章

作者:狄更斯

    本章很短,单独看起来似乎无关紧要,可是作为上一章的续

    篇,以及到时候读者自会读到的一章的伏笔,还是应该读一下。

“这么说,你决定今天早上跟我一块儿走了,嗯?”大夫问道,哈利·梅莱这时走到餐桌前,跟他和奥立弗一起吃早点。“怎么,你的心情或者说打算,前半个小时和后半个小时都不一样。”

“好歹有一天,你会改变看法的。”哈利无缘无故地红了脸,说道。

“但愿我会,”罗斯伯力先生答道,“不过我承认,我恐怕做不到。可昨天早晨,你还匆匆忙忙决定留下来,像一个孝顺儿子,陪你妈妈到海边去。还没到中午,你又宣布,你要顺道陪我去伦敦,给我这么大面子。晚上,你又神秘兮兮地鼓动我在女士们起床之前就动身。结果呢,小奥立弗到现在还给钉在这儿吃早点,他本来早该去牧场寻找各样奇花异草了。太糟糕了,不是吗,奥立弗?”

“要是你跟梅莱先生上路的时候我不在家,我会非常难过的,先生。”奥立弗答道。

“那才够交情,”大夫说道,“你回来的时候可得来找我。不过,说正经的,哈利,你这么急着要走,是不是大人物那边有什么消息?”

“大人物,”哈利回答,“在这个称谓下边,你恐怕把我那位非常体面的老前辈也包括进去了。自从我来到这里,大人物根本就没和我联系过,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好像不大可能有什么事,要我务必赶到他们那儿去。”

“好啊,”大夫说道,“你这家伙真怪。可话说回来,他们可能在圣诞节前的选举中把你送进议会,你这套一会儿一个花样的作风对于准备从政倒没有什么坏处。这其中自有一定道理。不管是为了角逐地位,锦标,还是赌赛马,训练有素总是需要的。”

哈利·梅莱的样子似乎无意将这一番简短的对话继续下去,否则他只消用一两句话就能把大夫给噎住,他只说了一句“我们走着瞧”,没有继续发挥下去。不一会儿,驿车驶到了门口,凯尔司进来取行李,好心的大夫奔到外边,看行李捆扎得是否牢靠。

“奥立弗,”哈利压低声音说道,“我跟你说句话。”

奥立弗走到站在窗前向自己打招呼的梅莱先生面前,见他整个神态显示出悲哀与激动交织在一起的心情,不由得大吃一惊。

“你现在学会写字了,是吗?”哈利把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恐怕是这样,先生。”奥立弗回答。

“我又要出门了,也许要走一段时间。我希望你给我写信——就算半个月一次吧。每隔一个礼拜的礼拜一,交伦敦邮政总局。可以吗?”

“噢。那还用说,先生,我很高兴做这件事。”奥立弗大声说道,对这项使命非常满意。

“我想要知道——知道我母亲和露丝小姐身体好不好,”青年绅士说,“你可以写上满满的一张纸,告诉我,你们怎样散步,你们谈了些什么——她是不是——我说的是她们——看上去是不是非常快乐,非常健康。你懂我的意思?”

“噢,懂,先生,完全懂。”奥立弗答道。

“你不要向她们提起这件事,”哈利紧赶着把话带了过去,“因为这样一来我母亲会急于更勤地给我写信,这对于她可是一件麻烦和操心的事。这就算是你我之间的一个秘密,别忘了把每件事都告诉我。全靠你了。”

奥立弗意识到了自己的重要性,很有几分得意,感到很荣幸,他诚心诚意地保证守口如瓶,实话实说。梅莱先生向他告别,并一再承诺,要多多关心他、保护他。

大夫上了马车。凯尔司手扶着打开的车门站在一旁(已经安排好了,他后一步走)。两个女仆在花园里看着他们。哈利朝那扇格子窗偷偷扫了一眼,跳上马车。

“走!”他嚷着说,“使劲,快,用最快速度!今天只有开飞车才合我的心意。”

“喂喂。”大夫连忙把面前的玻璃放下来,冲着车夫吆喝道,“开什么也别开飞车,这才合我的心意,听见没有?”

铃声叮叮,蹄声得得,驿车顺着大路走远了,声音渐渐听不到了,只看见马车在飞速行驶,几乎隐没在飞扬的尘土之中,时而完全消失,时而重新出现,这取决于视线是否受阻或道路情况是否复杂。直到连那一团烟尘也看不见了,注目相送的人才各自散去。

驿车早就驶出好几英里开外了,却还有一位送行的人依然用眼睛盯着驿车消逝的那个地方。原来当哈利朝着窗子抬眼望去的时候,露丝本人就坐在那道白色窗帘的后边,窗帘挡住了哈利的视线。

“他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她终于开口了,“我一时还担心他会怎么样呢。我估计错了。我真是非常,非常高兴。”

眼泪是悲哀的信号,也是欢乐的信号。但是,当露丝坐在窗前沉思时,眼睛依旧盯着同一个方向,从她脸上滚落下来的泪水中蕴含着的忧伤却似乎多于欢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雾都孤儿》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