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贝父子》

第十七章 卡特尔船长为年轻人做了一点事情

作者:狄更斯

卡特尔船长运用他那惊人的、他真心自信是天赋的才能(就一个无比纯朴的人来说,这倒并非异乎寻常),制订出那个深奥莫测的计划,在那个多事的星期天,前往董贝先生的公馆;他一路上一直眨巴着眼睛,让他那横溢的才智有一个排泄的孔道;他脚上穿着那双光耀夺目的短靴,就这样出现在托林森的眼前。卡特尔船长从那人那里听到了那即将来临的灾难,十分忧虑;由于他一向处事审慎,所以就惊慌失色地急忙“改变航向”,离开那里,而只递进那个花束,表示他关怀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托林森向全家人转达他的敬意和问候,希望他们在当前的情况下坚强地顶住风,最后友好地暗示,他明天将“再来看看”。

船长的问候再也没有被人听到。船长的花束在前厅里搁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就被扫进了垃圾箱;船长神机妙算的安排,连同那更为伟大的希望和更为崇高的计划一道卷进了这场奇灾大祸,如今已被彻底粉碎。因此,当雪崩冲毁山间的森林时,细枝和灌木也随同大树遭殃,全都荡然无存。

沃尔特经过长距离的游逛和最后随着发生的那些难忘的事情之后,星期天晚上回到家里时,最初一心一意想着他必须告诉他们的消息,并彻底沉浸在刚才经历的情景在他心中自然唤起的情感之中,所以既没有注意到他舅舅显然还不知道船长答应通知的信息,也没有注意到船长用钩子向他打了个信号,提醒他不要提起这个话题。不过,不论如何聚精会神地观察,船长的信号也不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就像中国的圣人据说在开会时曾经写过一些完全不能发音的艰涩高深的词语一样,船长那些龙飞凤舞般的指指划划,谁要是事先不了解他的秘密,那是根本不可能看懂的。

可是船长在知道所发生的事情之后,放弃了这些打算,因为他看到,在沃尔特出发之前,现在很少有机会能跟董贝先生无拘无束地随意交谈。不过,船长尽管带着灰心失望、垂头丧气的神色暗自承认,所尔·吉尔斯一定得知道这件事情,沃尔特一定得走——情况暂且只能听凭和他当初接触到的时候一样,并没有因为有朋友明智地进行调停,而使事实真相得以澄清或使境遇有所改善——,但他仍毫不动摇地相信,他内德·卡特尔是与董贝先生磋商的合适人物,只要他们两人走到一起,就可以十分妥善地安排沃尔特的命运。因为船长永远不能忘记,他与董贝先生在布赖顿相处得很好,他们每人都在合适的时候恰如其分地说出了需要说的话;他们曾经准确地判断了彼此的为人;他也不会忘记他内德·卡特尔怎样在陷于绝境时指出这条出路并使会晤导向合乎要求的结局。船长根据这些理由安慰自己:内德·卡特尔目前虽然由于情势所逼,暂且只好无所事事地袖手旁观,但有朝一日,时机一到,他内德总能扬起船帆,胜利地向前航行的。

在这种出自善意的误解的影响下,卡特尔船长坐在那里,看着沃尔特,听着他叙述,同时在衬衫领子上掉下一颗眼泪的时候,心中甚至在转悠着这样的念头:不论哪一天他遇见董贝先生时,他就口头邀请他,在他指定的任何一天,到布里格广场来品尝品尝羊肉,然后在碰杯祝酒时再谈谈他年轻朋友的前途问题——这样做是不是既符合礼仪而又富于策略?但是麦克斯适杰太太的脾气难以捉摸,在他举行宴请时她可能伸开四肢,躺卧在走廊里,含沙带刺地说起教来;这些顾虑在船长好客的想法上泼上一瓢冷水,使他胆怯心灰。

当沃尔特沉思地坐在餐桌前面没有吃饭,心中一直细想着所发生的一切时,在船长看来,有一个事实是很清楚的,就是:尽管沃尔特本人由于谦虚,还认识不到这一点,但他却可以说是董贝先生家庭中的一员了。他本人曾亲自跟他十分感伤地叙述的事件联系在一起;就在这一个事件发生的过程当中,他们记起了他的名字,并赞扬他;他的老板对他一定会另眼相看,对他的前途一定会格外关心的。如果说船长对他自己的结论暗中还有什么怀疑的话,那么他毫不怀疑,这些结论对安定仪器制造商的心情是十分有利的。因此他就利用了这样一个大好时机,把去西印度群岛的消息作为一件破格提升的待遇,透露给他的老朋友;声称如果他有钱的话,那么他就将慷慨解囊,为沃尔持的长远利益拿出十万英镑;他相信这一笔投资一定会产生可观的赢利。

所罗门·吉尔斯听到这个消息,起初晕头转向,目瞪口呆;它像晴天霹雳般地打进了小小的后客厅,粗暴地破坏了炉边安宁的气氛。可是船长在他昏花的眼睛前面展示出一幅黄金般灿烂的前景,十分神秘地暗示惠廷顿式的前程;对沃尔特刚刚告诉他们的事情大事宣扬它的重要意义,满怀信心地把它用来说明他的预言已开始得到证实,在实现可爱的佩格姑娘的传说方面已迈出了重大的一步。——所有这一切把老人弄得心迷意乱,糊里糊涂。沃尔特也假装充满了希望和热忱,确信他不久就会回来,同时为了支持船长,他富于表情地摇晃着脑袋,搓着手,因此所罗门起初望望他,然后又望望卡特尔船长,开始想到,他该欣喜若狂才好呢。

“可是,你们知道,我已经落在时代后面了,”他辩解地说道,一边紧张不安地用手从上到下摸着他外衣上一排发亮的钮扣,然后又从下到上摸回去,仿佛它们是念珠似的,他正把它们连数两遍;“我宁愿让我亲爱的孩子留在这里。这肯定是过时的想法了。他过去总是喜爱海,他——”他闷闷不乐地望着沃尔特说,“他高兴去。”

“所尔舅舅!”沃尔特迅速地喊道,“如果你这样说的话,那么我就·不·想去了。是的,卡特尔船长,我不想去了。如果舅舅以为我能高高兴兴地离开他的话(即使我就要走马上任,去当西印度群岛的总督),那么这句话就足够了。我将寸步不离地守在这里。”

“沃尔,我的孩子,”船长说,“别着急!所尔·吉尔斯,请看看您的外甥吧!”

船长的钩子威严地移动着,老人的眼睛跟随着它,看到了沃尔特。

“有一条船就要出航,”船长文思大发,举了一个动人的比喻,“要在这条船上不可磨灭地写上一个什么名字呢?是写盖伊号呢?还是,”船长提高了声音,提醒大家注意,“还是写吉尔斯号呢?”

“内德,”老人把沃尔特拉到他的身旁,亲切地挽着他的胳膊,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沃尔特总是更多地考虑我,而很少考虑他自己。这一点我心里是明白的。我说他高兴去,我的意思是说,我希望他高兴去。嗯,内德,你听着,还有沃利,亲爱的,你也听着,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新消息;我怕我落在时代的后面,而且贫穷可怜;这就是根本的原因。现在,请你们告诉我,这对他是不是真的是个好运气?”老人忧虑不安地从这一位望到另一位,说道,“千真万确是那样吗?如果这对沃利的前程真是有利的话,那么我自己几乎什么都能迁就,但是我不愿意沃利为我而牺牲自己或者对我隐瞒什么。你,内德·卡特尔”!老人眼睛直瞪着船长,瞪得这位外交家局促不安,“你对你的老朋友老实吗?说出来,内德·卡特尔背后有什么瞒着我?他该不该去?你怎么先知道的,为什么能先知道?”

由于这是一场骨肉情谊与自我牺牲的竞赛,船长感到宽慰的是,沃尔特这时进来插话,取得了无限的效果。他们两人一刻不停地交谈着,使老所尔·吉尔斯多少安下心来;或者说得确切些,把他弄得稀里糊涂,一切都不明白,甚至连离别的痛苦他也不能清楚地感觉到了。

他没有多少时间来衡量这件事情,因为第二天,沃尔特就从经理卡克先生那里接到有关出发和服装用品的必要指令,同时还得悉,“儿子和继承人”号将在两星期或最迟晚一、两天内开航。沃尔特故意把准备工作搞得匆匆忙忙,在这匆忙的过程中,老人仅有的一点冷静也失去了,因此启程的日期迅速地就临近了。

船长每天都向沃尔特打听,所以知道发生的一切情形;他觉得时间一天天接近沃尔特动身的日子,却没有出现或看来可能出现任何情况可以更好地了解沃尔特的处境。船长对这个事情进行了反复的考虑,对不幸凑合在一起的一些情况进行了许多思索之后,心中忽然出现一个巧妙的主意。不妨去拜访一下卡克先生,设法从他那里了解一下,海岸究竟是在哪个方向?

卡特尔船长很喜欢这个主意,它是他在布里格广场吃过早饭以后抽第一斗烟时灵机一动的一刹那中突然来到他的头脑中的;抽这斗烟很值得。他的良心是诚实的,沃尔特向他吐露的内情以及所尔·吉尔斯所说的话曾使他稍感不安,这次访问将会使他的良心安宁下来;而且这将是一个寓意深长,精明高超的友好行动。他将谨慎小心地试探卡克先生,当他看清这位先生的性格,认定他们是否能融洽相处之后再决定多谈或少谈。

因此,不怕遇见沃尔特(他知道他在家里忙着收拾行李),卡特尔船长重新穿上短靴,别上哀悼友人的胸针,走上他的第二次征途。这次他没有买送礼的花束,因为他是到一个办公的地方去;但是他在钮扣孔里插了一朵小小的向日葵花,身上发出了令人愉快的乡村的清香,他就这样拿着那根多节的手杖,戴着上了光的帽子,动身到董贝父子公司去了。

船长在附近的小酒店喝了一杯温暖的、搀水的朗姆酒,定神想想,然后快步跑过庭院,唯恐酒的良好效果就要蒸发掉似的,最后突然出现在珀奇先生的面前。

“老弟,”船长用诱导性的语气说道,“您们公司的头头里有一位是姓卡克的。”

珀奇先生承认这一点,但他有责任让他了解,公司的头头们都很忙,别指望他们能抽出时间来。

“老弟,告诉您,”船长凑着他的耳朵说道,“我是卡特尔船长。”

船长本想用钩子把珀奇先生轻轻地拉到身旁,但是珀奇先生避开了;他倒不是故意逃避,而主要是他突然想到,这样一种武器出乎意外地出现在珀奇太太眼前,在她当时的情况下,是很可能会断送掉她的美好希望的。①

①指珀奇太太见了可能受惊流产。

“劳驾您有机会进去通报一声,卡特尔船长来了,”卡特尔船长说道,“我在这里等。”

船长说完话,就坐在珀奇先生的托架上,从那顶上了光的帽子(他把它夹在两个膝盖中间,并没有损坏它的形状,因为不论什么人类的东西都不能使它弯曲)顶端掏出一块手绢,把头好好地擦了一遍,看上去神清气爽。然后他用钩子梳梳头发,安祥沉着地坐在那里,环视办公室四处,并看着那些职员们。

船长泰然自若的态度令人高深莫测,而他本人又是那么一位神秘的人物,因此信差珀奇被吓唬住了。

“您刚才说您姓什么?”珀奇先生向坐在托架上的船长欠身问道。

“我是船长,”他用低沉、嘶哑的低声说道。

“是,”珀奇先生急忙点头道。

“姓卡特尔。”

“哦!”珀奇先生用同样的声调说道,因为他听到了,也不能不听到;船长的外交风度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去看看他现在是不是有空,我不知道。也许他可以抽出一分钟。”

“行,行,老弟,我耽误他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分钟,”船长怀着极大的自尊心,点点头,说道。珀奇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说道,“请卡特尔船长往这边走好吗?”

经理卡克先生站在没有生火的、用牛皮纸城形图案装饰着的壁炉前面的地毯上,以不特别欢迎的眼光看着走进的船长。

“是卡克先生吗?”船长问道。

“我想是的,”卡克先生露出所有的牙齿,说道。

船长对他微笑着回答感到高兴,这看来是令人愉快的。

“您知道,”船长开始说道,一边慢慢地转着眼睛环视着这间小房间,把他衬衫领子没有挡住的地方都看在眼里。“我本人是个航海人员,卡克先生,列在你们职员名册上的沃尔可以说是我的儿子。”

“是指沃尔特·盖伊吗?”卡克先生又露出所有的牙齿说道。

“是沃尔·盖伊,”船长回答,“完全正确!”船长在神态中对卡克先生灵敏的理解力表示热烈赞扬。“我是他和他舅舅的亲密朋友。也许,”船长说,“您曾听到你们公司老板提起过我的名字吧?——卡特尔船长。”

“没有,”卡克先生比先前更宽阔地露出他的牙齿说。“唔,”船长继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卡特尔船长为年轻人做了一点事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董贝父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