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贝父子》

第三十六章 庆祝新屋落成的宴会

作者:狄更斯

接连许多天都在相似的情况下过去了。所不同的是:他们在这段时间里曾接待了很多来访的客人,也出外访问了很多人;斯丘顿夫人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举行小小的接见,白格斯托克少校是经常的参加者;弗洛伦斯虽然每天都看到父亲,但却没有再遇见他投来的眼光。她跟她的新妈妈也没有交谈得很多,新妈妈除了对她一人之外,对屋子里所有其他的人都威严、傲慢(弗洛伦斯不能不注意到这一点);虽然她从外面访问回来以后经常派人来请弗洛伦斯或到弗洛伦斯那里去;在她睡觉之前,不论时间多么晚,她总经常跑到弗洛伦斯房间里去,不放过跟她在一起的任何机会;可是当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经常是长时间地坐在那里,默默无言,在沉思着。

对这次结婚曾经抱有很多希望的弗洛伦斯有时情不自禁地把这座富丽堂皇的公馆跟它的前身——过去那座暗淡、凄凉的老房屋加以比较。心中纳闷:不论房屋的形式如何,究竟到什么时候它才开始可以称为一个家呢?因为她经常暗自忧虑:虽然一切都安排得奢华、舒适,进行得井井有条,可是没有一个人感到这是一个家。弗洛伦斯日日夜夜悲伤地思考了许多小时,并由于希望破灭而流出了许多眼泪;她时常研究着她的新妈妈对她所做出的有力的断言: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比她更没有能力教她怎样去赢得父亲的欢心。不久,弗洛伦斯开始想——更正确地说,是打定主意去想——,她的新妈妈比任何人都清楚,要使她父亲减轻或改变对她的冷淡是多么没有希望,所以才出于怜悯向她提出了那个警告:禁止谈到这个问题。弗洛伦斯就像她每个行动和思想中所表现的那样,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她这时宁肯忍受这个新创伤的痛苦,也不愿意把关于她父亲的真情的微弱的预感更深一层地想下去;甚至在她浮思漫想中想到他的时候,她对他也还是怀着亲切的感情。至于他的家,她希望当一切安排就绪,新生活走上轨道以后,它将会变得好起来;至于她自己,她想得很少,悲伤得更少。

如果说新家庭的成员中没有一个人私下里感到真正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的话,那么有一点已经作出了决定:董贝夫人至少应当毫不迟延地在家里举行招待会,在众人面前表现为真正在自己家里一样①。为了庆贺新婚和加强社会联系,主要由董贝先生和斯丘顿夫人安排了一系列款待项目;决定庆贺活动首先由董贝夫人在一个晚上在家里举行招待会,接见客人,并由董贝先生和夫人在同一天晚上举行宴会,邀请许多各种各样的人们参加。

①英文athome这个短语有几个意义。一个意义是: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毫无拘束;另一个意义是在家里举行招待会。狄更斯在这里一语双关地使用了这个短语。

因此,董贝先生开列了一份坐在宴席东边的豪富们的名单,并以他的名义邀请他们光临这次宴会;由于伊迪丝傲慢地对这事毫不关心,所以由斯丘顿夫人代表她的最亲爱的女儿补充了一份坐在宴席西边的宾客的名单,其中包括菲尼克斯表哥(他还没有回到巴登—巴登,但动产已遭到了很大的损失);还有其他各种等级和年龄的人们,他们曾经像飞蛾一样在不同的时间中在她漂亮的女儿或她本人的亮光周围振翼飞舞,而没有严重损坏翅膀。根据伊迪丝的嘱咐,弗洛伦斯被列为参加这次宴会的一位成员,斯丘顿夫人对此曾疑惑或犹豫了片刻;弗洛伦斯对刺激她父亲的任何事情有着本能的敏感,所以怀着奇妙的心情,默默无言地参加了这天的庆宴。

董贝先生佩了一条非常长、浆得非常硬的领带,在庆祝活动开始的时候,在客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直到举行宴会的预定时间到来为止。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准时来到,董贝先生只一个人迎接了他;他是一位大富豪,他的背心表面上看去好像是由普通木匠用耐用的松木板做成的,但实际上是由缝纫师用一种叫做南京本色棉布的材料缝制成的。庆祝活动的下一步是董贝先生派人去向董贝夫人致意,准确地指明现在的时间;在这之后,从谈话的角度来说,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可说已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了,一直注视着炉火的董贝先生不能使他起死回生,直到斯丘顿夫人前来搭救,他的生命才有了转机;这位董事把她误会为董贝夫人,热情地向她问候,这是他在这天晚上复活过来的愉快的起点。

第二位到达的是银行董事;他以具有全部收买任何东西的能力而闻名——如果他认为能影响金融市场的话,那么他通常就收买人性——,但是他是言语非常谦逊的人,谦逊得几乎到了夸张的程度;他谈到他在泰晤士河①旁金斯敦那里的“寒舍”,如果董贝先生肯去访问的话,那么它可以勉强地为他提供一张床和一盘排骨。至于夫人们,他说,像他这样一个过着平静生活的人向她们发出邀请是不合适的,但是如果斯丘顿夫人和她的女儿董贝夫人将来什么时候顺便去到那一带地方,肯赏光去看一看那里一点点灌木丛、一个可怜的小花坛、一个滥竽充数的菠萝温室和两、三种诸如此类、没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尝试的话,那么他将感到不胜荣幸之至。这位先生衣着十分简朴,充分体现出他谦逊的性格:他用一段纤细的麻纱白葛充当领饰,他的鞋子很大,外套太肥大,裤子又太窄小;当斯丘顿夫人谈到歌剧的时候,他说他很少上剧院去,因为他出不起买票的钱。这个回答似乎使他感到极大的高兴和兴奋,后来他把手放在衣袋里,笑逐颜开地看着他的听众,眼睛闪着亮光,流露出极大满足的神气。

①泰晤士河:英国南部最重要的河流,全长336公里,经牛津、伦敦等重要城市,东流注入北海。

这时董贝夫人来到了,姿容美丽,神态高傲;她目空一切,蔑视他们所有的人,仿佛她头上新娘的花冠是钢针穿成的圆环,戴在她头上的目的是为了要逼迫她让步,而她却宁肯死去也不肯屈服。和她在一起的是弗洛伦斯。当她们一道走进来的时候,董贝先生脸上又笼罩上一层跟他回家来那天晚上同样的阴影,但是没有被人察觉,因为弗洛伦斯不敢抬起眼睛去看他,伊迪丝则冷淡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根本就不会去注意他。

来到的客人很快地增加了好多。又有一些公司的董事、总经理,还有穿着盛装、头上戴着沉甸甸的节庆饰物的老夫人们,菲尼克斯表哥,白格斯托克少校,以及斯丘顿夫人的朋友们。斯丘顿夫人的朋友们跟她一样,脸上涂得鲜红、十分枯瘦的脖子上戴着贵重的项链。在这当中,有一位六十五岁,但打扮得十分年轻的夫人,衣服穿得惊人的单薄,背和肩膀大部分躶露在外面;她说话的时候,吐字不清,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她的眼皮需要她费很大的劲才能支撑起来;她的举止中具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魅力,那是在轻浮的年轻人身上才时常可以看到的。由于董贝先生名单上的大部分客人沉默寡言,董贝夫人名单上的大部分客人则喜爱说话,他们相互之间不存在相同的地方,所以董贝夫人名单上的客人由于磁性一致的作用,就结成同盟,反对董贝先生名单上的客人。董贝先生名单上的客人们孤孤单单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或者为了躲藏在角落里,就跟新进来的人相互碰撞,或者隐蔽在沙发后面,成了行路的障碍,当门猛地一下从外面向里推开的时候,他们的头就被门碰上,并遭受种种不快。

当仆人前来通报宴席已经摆好了的时候,董贝先生搀扶着一位老夫人下餐厅去,这位老夫人很像是一个塞满了钞票的、深红色的丝绒的针插,她可能真的就是针线街的老太太①,因为她是那么有钱,看上去又那么不肯通融;菲尼克斯表哥搀扶着董贝夫人;白格斯托克少校搀扶着斯丘顿夫人;袒露着肩膀、打扮得十分年轻的夫人,作为使其他女士们相形见绌的佼佼者,赏给了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其余的夫人们留在客厅里被其余的先生们观赏,直到一些敢于冒险的勇士们自告奋勇,把她们护送下去为止;这些勇士们和他们的俘虏们把餐厅的门口堵塞得水泄不通,有位懦怯的男子就被阻留在冷酷无情的门厅中。当所有的人都已进去就座的时候,这些懦怯的客人当中还有一位发窘地露着笑容,依旧束手无策,没有得到安排,直到后来,在男管家的陪同下,绕着桌子整整转了两圈,才找到了他的座位;最后发现,他的座位是在董贝夫人的左手;这位懦怯的客人入座之后,就再也没有抬起头来过。

①针线街的老太太:英格兰银行的谑称。英格兰银行位于伦敦针线街;17世纪时有一家缝纫商行建在这条街上,因此这条街就得到了这个名称。

客人们围坐在闪闪发光的餐桌四周,忙碌不停地使用着闪闪发光的匙子、刀叉、盘子。这时候,这宽阔的餐厅可以看作是孩子们捡拾金银的汤姆·蒂德勒地段①的放大的场景。董贝先生美满地扮演了蒂德勒的角色。把他跟董贝夫人隔开的贵金属雕花托盘,上面画着有着霜状表面的丘比德向他们两人递送去没有香气的花朵,使人看了觉得含有讽喻的意味。

①汤姆·蒂德勒地段:指不属于任何人的地段,特别指两个国家之间的中立地区;在这一地带找到的一切,归找得者私有。据此,有一种同名的儿童游戏,内容是到汤姆·蒂德勒地段的宝山去捡金银,捡到的金银就归自己所有。

菲尼克斯表哥精神饱满,情绪活跃,看上去惊人的年轻。可是他在兴高采烈的时候,有时说话缺乏考虑——他的脑子跟他的腿一样,有时不听指挥,偏离了正道——,这天晚上他竟使得参加宴会的人们打了个冷战。情况是这样发生的:那位后背袒露、打扮得很年轻的夫人对菲尼克斯表哥脉脉含情,于是耍了个圈套,让东印度公司的董事陪送她到挨近菲尼克斯表哥的座位上;她一入座之后,立即把董事撇在一旁,作为对他忠诚效劳的报答。董事的另一旁是一位皮包骨头、默默无言、拿着一把扇子的女士,她戴的一顶阴沉的黑丝绒的帽子挡着他的荫,他就只好垂头丧气,孤零零地坐在那里。菲尼克斯表哥和打扮得很年轻的夫人兴致勃勃,谈笑风生;打扮得很年轻的夫人听了菲尼克斯表哥跟她讲的一个什么故事,扬声大笑,白格斯托克少校就代表斯丘顿夫人(他们在挨近桌子的另一端,对面坐着)请求允许他问一下,是不是可以把这故事讲出来,让大家都来欣赏欣赏。

“啊,以我的生命发誓,”菲尼克斯表哥说道,“这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它确实不值得再说一遍,事实上这只不过是杰克·亚当斯的一段轶事。我想,我的朋友董贝(因为这时在座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菲尼克斯表哥身上)可能记得杰克·亚当斯,是杰克·亚当斯,不是乔——乔是他的哥哥。杰克——小杰克——眼睛有点斜视,说话有点结巴——,他是代表一个有议员选举权的城市的。我当下院议员的时候,我们都管他叫暖床器亚当斯,因为他曾经当过一个年轻人未成年前的就职代理人①,也许我的朋友董贝知道这个人吧。”

①英文warmingpan有两个意义,一为暖床器,一为年轻人未成年前的就职代理人。这里是诙谐地使用了双关语。

董贝先生只可能知道盖伊·福克斯①,所以作了否定的答复。可是出人意料之外,那七个懦怯的客人当中的一位引人注目地说道,他认识他,还补充说,“他经常穿黑森士兵的长靴!②”

①盖伊·福克斯(guyfawkes):英国历史中1605年11月5日火葯阴谋案中的主犯,企图炸死议员及英王詹姆士一世。

②黑森士兵的长靴:黑森是德国西南部的一个州。黑森士兵穿的长靴,膝前有精致、优美的饰穗。

“一点不错,”菲尼克斯表哥说道,一边向前探出身子去看看这位懦怯的人,对坐在桌子最下端的他笑嘻嘻地表示鼓励,“这是杰克。乔穿的是——”

“长筒靴!”那位懦怯的人喊道;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每一秒钟都在提高。

“当然,”菲尼克斯表哥说道,“您跟他们很熟吧?”

“我认识他们两人,”那位懦怯的人说道。董贝先生立刻和他碰了杯。

“这杰克真是个非常好的人”,菲尼克斯表哥又笑嘻嘻地向前探出身子,说道。

“好极了,”那位懦怯的人回答道,他由于取得成功,因而胆子大起来了,“他是我所认识的最好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六章 庆祝新屋落成的宴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董贝父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