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

第十三章

作者:德莱塞

假如不是因为一种暗藏着的希望,想跟另一个女人有一次富于刺激的新经历的话,他就会不自觉地万分孤独。事实上,这种想头纠缠着他--就象威士忌对酒鬼那样--使他振作起来,不让他完全绝望,使他那经常给失败的念头萦绕着的心里有了一种排遣。如果他碰巧遇着一个真正美貌的姑娘,愉快、迷人,钟情于他,那该多么快乐!只是安琪拉这些日子经常注意着他。再说,姑娘们越多,那就是说他的情形就会更糟。可是慾念的幻想、美色的纯肉慾的吸引力,是那样强烈,因此当它成为一个合乎他性情的可爱的姑娘的形状,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抗拒不了。他一望见一只迷人的眼睛,一瞥到一张温柔、雅淡的脸庞--充满了处女时期所特有的那种青春和健康的微妙的撩拨性--就被迷惑住了。就仿佛那张脸的模样,不管她本人的意志,催眠了看着它的人一样。阿拉伯人相信abracadabra①这个字的魅力能够迷人。对尤金说来,女人的脸庞和身个儿差不多就跟那一样有力。

①abracadabra,把字母排列成三角形的符咒。

②就是指她的姑母。

当他和安琪拉从二月到五月呆在亚历山大的时候,他有天晚上在姐姐家遇见一个姑娘。从他崇拜的、并且那样容易受到撩拨的那种美的观点上看来,这个姑娘是极有魅力的,而就挑逗上讲,也是很方便的。她是一个名叫乔治·罗斯的旅行家的女儿。乔治·罗斯的妻子,这姑娘的母亲,已经去世了,乔治和他的妹妹住在绿湖边上一所树木荫覆的老屋子里,离开尤金一度企图和他的第一个情人丝泰拉·阿柏尔顿温存的那个地点没有多远。这个姑娘名叫佛黎妲。她还不到十八岁,非常迷人,生着大大的、明澈的蓝眼睛,一大簇浓密的黄褐色头发和一个丰满婀娜的身材。她是当地中学的毕业生,就年龄讲,已经发育得很好了,她聪明伶俐,面颊红润,活泼愉快,还具有不少生来的智力,这立刻吸住了尤金的注意。通常,他极喜欢自然的、活泼的、愉快的性情。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更是异乎寻常地如此。这个姑娘和她的养母②跟尤金的父母和姐姐全很熟悉,常常来看他们,早就从他们那儿听说到尤金了。乔治·罗斯是在尤金初上芝加哥去后搬到这儿来的,因为他时常上外边去,所以他一直没见到过尤金。他前几次回来探望的时候,佛黎妲年纪还太小,对男人不感兴趣,可是现在到了这年龄,她正发育成人,她的心就钉在男人身上了。她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对尤金感觉兴趣,因为她知道他是结过婚的人,可是由于他的艺术家名声,她对他觉得很好奇。人人都知道他是谁。当地报纸曾经详细记载过他的成功,刊登过他的照片。佛黎妲料想会看见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人,严肃、稳重。相反地,她遇见一个二十九岁的笑嘻嘻的青年,相当瘦削、眼睛下凹,可是依然非常动人。尤金取得安琪拉的同意,仍旧喜欢打一条松松的、飘拂的领带,戴一个柔软向下翻的衣领,通常总穿着一身褐色灯芯绒布衣服,上衣束着一条带子,猎装式样,手上戴着一只式样古怪的黑铁戒指,还有一顶柔软的帽子。他的手很细、很白,皮肤苍白。佛黎妲是玫瑰般的,象蝴蝶一样无忧无虑,穿着一件漂亮的蓝亚麻布衣服,含着笑,因为他的名声又有点儿怕他,这立刻吸引住了他。她象所有他认识的年轻、健康、愉快的姑娘一样,非常讨人欢喜。他希望自己又独身了,可以跟她说说笑笑。她也似乎一开始就希望跟他亲切友好。

可是安琪拉呆在一旁,还有佛黎妲的养母,因此他必须小心、淡漠。她的养母、茜尔薇亚和安琪拉正在谈着艺术,听安琪拉叙说尤金的癖好、特性和经历。这对于他们遇见的一般人,永远是一件勾起兴趣的事情。尤金总坐在旁边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脸上随着当时的心情,显出疲倦、和蔼或是淡漠的神色。那天晚上,他感到厌烦,态度有点儿冷淡。这儿没有人使他感觉兴趣,只有这个姑娘,她的秀美的脸庞,滋养着他内心的幻想。他渴望永远有一个这样年轻的人在他身旁。女人为什么不能青春常在呢?

当她们谈笑风生的时候,尤金拿起一本霍华德·派尔①的《圆桌骑士》②,里面附有亚瑟王男女英雄的有情趣的、色彩浓艳的插图。他开始琢磨各个人物的庄严而过分夸张的特色。茜尔薇亚把这本书买来给她那七岁的儿子贾克(那会儿在楼上睡觉),可是几年以前,佛黎妲在小时候也看过这本书。她不安地走来走去,心里对尤金很感兴趣,可是又不知该怎样找个机会来跟他聊天。他有时向着她微笑,这使她意乱神迷。

“哦,我看过这本书,”她看见他望着这本书的时候,说。她随意地走到他椅子后边靠近一扇窗子的地方。起先,她装着朝外边望,这时开始跟他谈起来。“我以前对每一个骑士和夫人、小姐都非常喜欢--兰斯洛爵士、格拉海德爵士、特立斯特兰姆爵士、格魏茵爵士、吉尼薇亚王后③。”

“你听说过布勒夫爵士吗?”他戏谑地问,“还有斯塔夫爵士?德布爵士④?”他眼睛里带着一丝幽默戏谑的光彩望着她。

“哦,没有这些人,”佛黎妲笑着说。她对这些头衔感到惊讶,可是仔细一想,又觉得怪有意思。

①霍华德·派尔(1853-1911),美国油画家、插画家兼作家。

②《圆桌骑士》,一部叙说亚瑟王朝轶事的书。

③这些都是亚瑟王朝轶事中的主要人物。

④布勒夫爵士、斯塔夫爵士和德布爵士,都是尤金杜撰的人物。

“别让他拿你开心,佛黎妲,”安琪拉插嘴说,她很喜欢这姑娘的活泼,并且觉得高兴,尤金找到一个可以感觉兴趣的人了。她可不怕象佛黎妲和她妹妹玛丽亚塔这种朴实的西部典型的姑娘。她们比东部那种工作室典型人物要坦白些、亲切些、心地好些。再说,她们并不认为自己优越。在这儿,她扮演了一个谦和的领袖人物。

“的确有,”尤金郑重地回答佛黎妲。“他们是新圆桌骑士。

你没有听说过这样一本书吗?”

“没有,我没有,”佛黎妲愉快地回答,“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你只是拿我开心。”

“拿你开心?嗨,我哪会想到做这样的事。真有这样一本书。它是由哈柏兄弟图书公司出版的,叫作《新圆桌骑士》。

你只是没有听说过罢啦,就是这么回事。”

佛黎妲给他打动了。她不知道相信他好呢还是不相信他好。她好奇而孩子气地大睁着眼睛,很使尤金动心。他希望自己可以毫不拘束地去吻一下她那美丽的、鲜红的、随意张着的嘴。安琪拉自己也有点儿怀疑,不知他说的这本书是否真有。

“斯塔夫爵士是个挺出名的骑士,”他说下去,“布勒夫爵士也是这样。在书里,他们是分不开的伙伴。至于德布爵士,哈克爵士和多普夫人--”

“嗳,嘘,尤金,”安琪拉愉快地喊着说。“听听他在向佛黎妲说些什么,”她向罗斯小姐说。“不过你甭睬他。他老拿人开心。你干吗小时候不把他管教得好点,茜尔薇亚?”她问尤金的姐姐。

“哦,别问我。我们从来就拿金尼没有办法。在他这次回来之前,我从不知道他也会开玩笑。”

“他们都挺妙,”她们听见他告诉佛黎妲,“都是挺好的达观的绅士和夫人。”

佛黎妲对这个漂亮、和蔼的男人获得深刻的印象。他的精神显然和她自己一样年轻、活泼。她坐在他面前,盯着他那双含笑的眼睛,而他却说着青年人的这种、那种和另一种缺点。谁是她的情人?她怎样调情?星期日有多少小伙子排起队来看她走出教堂?他全都知道。“我可以打赌,他们看起来就象一行兵士在接受检阅似的,”他信口说下去,“全打着挺好的新领带,口袋里插着洁净的手绢,鞋子全刷得闪亮,而且--”

“嗳,哈!哈!”佛黎妲大笑。这种想法非常合她的心意。她开始吃吃地笑着跟他逗趣,于是他们的交情就确切地奠定了。她认为他很有意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