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危机者的调查书》

第十章 山女鱼军团奥德赛

作者:大江健三郎

虽然它并不是每时每刻都缠绕着我的肉体和精神,但是,只要一想起来,就发现那山女鱼军团的幻影像死亡的念头一样从深深的冥冥之处一个劲儿向这边偷看。

随着山女鱼军团救我们出来的手续的进行,我好像对刚刚甩开的那个集团更加害怕了。我看森和志愿调解人也是同感吧。而且,就连山女鱼军团的那六个人也是一样的呀!他们像初老的人陷入极大的恐怖之中那样喘息着,也感染了我们。虽说是初老、看上去山女鱼军团的人们也不过四十五、六岁开外,但是,围着我们小跑时上气不接下气,好像被他们正面一吹就会闻到死亡的臭味儿呢。如此异常的老化,难道是他们在东北山区里“长征”的疲劳所致么?

后来,我们也和他们一样,形成了正在逃走的步入老境的九个人,一个劲儿像叹气似地喘息着,从楼房之间穿过,又进了低低的拱门,走进了一座楼房的足有两层楼高的天花板下面。可是,那里忽然变成地道,到了尽头登上四五级台阶就来到夜幕之下的地面了。那里是大学校园的边缘,隔着铁门就看见大马路了。“山女鱼军团”的人们精疲力尽,蹲下来了;我和森以及“志愿调解人”也蹲下来调整一下呼吸。于是,恰如“转换”了的十八岁的肉体所应有的那样,第一个从喘息中恢复过来的我,向关闭着的校门的黑暗的门柱旁走去,从缠绕着长春藤的铁栅栏窥视街上。那些要抓获我们而抢先跑在前面的警察或者参加刚才那个集会的人以及他们的反对党派的人,不是正在那里守望么?

简直是巧上加巧,就在眼前的空荡的马路上,一辆由于速度太快而简直像要瓦解成无数张扁扁的洋铁皮被风刮走似的雪铁龙飞驰过去。我的妻子,也就是前妻,戴着黑色盔帽,坐在车里直盯着前方!手握方向盘的是吸收了巨人族的血统的广告人。就在警察和革命党派以及反革命党派的警戒全都回家之后,我的妻子,也就是前妻,仍在激励她的弟弟警戒大学的周围。当我想到由于对我的敌视而如此穷追不舍地奔波竟夜的妻子,也就是前妻颇为可怜时,我忽然醒悟我和她以及森之间的紊乱不清的性关系,到了“转换”以后的现在,已经没有意义了。在最近两年当中,我们在暗夜里做爱时,我妻子,也就是前妻,总是趾高气扬地问:好么?而我则像非常小的孩子似的回答她。我要完啦,一块儿完吧。哈哈。如果要解所谓紊乱的内容,那就是妻,也就是我的前妻,用森来代替我,要和森去做爱,而我也把自己变为森,而任凭森,也就是原来的我去和妻,也就是我的前妻去做爱了!

且说,趁着我的妻子,也就是前妻的雪铁龙开到大学那边u字形转弯时,我们看准了马路上空荡无人,赶紧跨过了铁栅栏,只把“山女鱼军团”当中的四个人留下。我们横穿马路,立刻快步向一旁的下坡走去。两名“山女鱼军团”的先导,虽然都十分瘦削,但是,经过休息以后,不论是跳栅栏还是走路,都相当敏捷有力,令人感到是经过多年锻炼的了。

那位高个子的,身穿一件特别洁净的登山甲克,漂亮潇洒,但是圆圆的脑袋却谢顶了。他直挺着脖子,像来视察核电站的官僚,也就是“干员式”的人物。另外一名穿着旧风衣,从领口望得见没扎领带的衬衫,没有油性的头发和没有油性的苍白的皮肤,大嘴、鼻子眼睛都像狗,也就是“狗脸儿”呀。

“咱们这样慌慌张张地小跑,想去找什么吗?”我对那个人说。

“嗯?”那个狗脸儿立刻转过脸来了。可是,我问的是那位“干员”啊。在他那半球型的额头上,眉间的肌肉微微抽搐,用中性的目光盯着我的头顶说道:

“并不是想去找什么,而是为了能被人家发现才急急忙忙地小跑啊!”

狗脸儿听了他的回答轻蔑地一笑,不过,笑得很天真,好像在夸耀他的同伴的才干。

“我们在等待那些能给我们饭吃、让我们睡觉的同事们发现啊。”“志愿调解人”解释道。

“恐怕不等他们发现,就被‘大人物a’的手下人发现啦。”

“你好像把‘大人物a’当做噩梦中的魔鬼一样害怕啊。”狗脸儿说道。

“梦?”我叫了起来。“噩梦里的鬼……”

事实上,我们“转换”了一对刚刚被那样严肃地提醒了对“大人物a”的威胁的注意,怎么反倒说那是噩梦和魔鬼呀?我真想牢騒一番。而且,这也是由于脊梁骨都发凉的焦躁,如果连“山女龟军团”的也做出如此反应,谁还能真正抵得住“老板”的超级暴力呀?我茫然了。

这时,森转过来他那在暗夜的街光之下像铜像一般处在阴影里却又在颧骨和下巴上映出虚光的脸,给我发来信息。

“正因为如此,我们的‘转换’才是必要的呀。如果没有‘转换’了的一对儿的识别,‘大人物a’在地球上的任何人的眼里最多也不过是梦中之鬼,而当人们终于看穿他的真面目时就已为时过晚,是在被梦中之鬼吞食之后了。所以,我们才‘转换’呀。作为如此不可缺少的‘转换’的当事人,我们必须尽力奋斗啊!”

“你看,车来啦!”“志愿调解人”发出喜不自胜的呼声。一辆小面包车从背后慢慢驶来,我们一个个地从它那开在正当中的能折叠的窄门跳了上去。车子立刻恢复了速度向大马路的下坡驶去。原来驾驶那辆还在一个劲儿加速的小面包车的正是以善于过分地戏剧性开车著称的未来电影家!坐在她身边的乘务员小圆凳上的是作用子。

“抓住扶手!我们要甩掉森的母亲的车!”

我们来不及坐下,身子到处乱撞,好不容易才紧紧抓住座位的支架。

“那辆飞速的车,现在开上逆行线啦!看它改变方向不?”

“……一直开去啦。雪铁龙开起来也快极啦,趴在地面上像飞一样!”那位女学生仿佛身临任何战场也不畏惧,侧着身子向她报告。

这时,麻生野把小面包车的速度降下一些,我们一直趴在过道上的几个才算爬上了座位。哈哈。

“那么,往哪儿开呀?”

“先随便开吧!”

“ok,”未来电影家表示同意。2

我们的小面包车穿越了沿海工业区,上了东京市外的干线公路,向不远的港湾城市驶去。就在隐蔽在长途卡车的行列之后,每当有一辆车子追上来,或是超越过去,我都提心吊胆,想起戴黑盔帽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前妻,就缩脖子。“志愿调解人”对那车子的性能说了不少老实的恭维话。麻生野自然要反驳他,但是又给大家讲解这部车是为了赴非洲拍外景而加强了引擎,普通的轿车是不能与之比高低的。我再次为麻生野身为电影界人士以及处理事物的得当而赞叹了。虽然是老生常谈,但是,我经过漫长的一天的残酷折腾,当然肚皮是饿瘪的了,却没有食慾,只是一动也不动地任凭车子的震荡来按摩我转换得疲倦了的肉体和精神。我想森的心情和身体的状况也是一样的吧。虽然“志愿调解人”也不落人后地精疲力竭了,但是,他仍然不想放松半点对麻生野的关注。那两名“山女鱼军团”的人并排坐在车后尾,因为现在和对立党派的有名的运动家同乘一车,所以默默地对这边保持着警惕。

我仍然沉默着,我注视开车的未来电影家,然后又眺望漆黑的天空,前面的沥青色的乌云裂开,望见了耸立在云隙里接受了月光的云塔。不过,那云隙立刻又闭合了……虽然那云的裂隙只出现了一刹那,但是我已经感受到了如森所说的,使我们“转换”的宇宙精神经常在看顾我们了。森是否也看见了?我刚要回头去看,只顾面向前方的麻生野却对我搭腔了。

“你如果没睡,我希望你听着,森的父亲,……唉,你知道“义士”被杀了吧……为什么一定要杀死那样正直、温顺而又勤奋的人啊?那些法西斯强盗!即使他们是革命的,但是,杀死“义士”这件事是绝对不能合法化的。虽然他们能把杀死另外的成百上千的人合法化!”

“虽然死了人是令人悲伤的事,可是,你怎么能够以此就把政治问题简单化了啊?怎么能单单把他一个人绝对起来,而把反对党派称之为法西斯呀?”

“讨厌,小丫头!别胡扯!”

“你这样大吼大叫,不正是法西斯作风么?你如果不去掉这臭架子,我可要谴责你,和你斗争了!在这车厢里的,森和我是实践当中的战友、“山女鱼军团”是我的党派的战斗队、“志愿调解人”对一切都会中立……所以,你只好看那两个头脑古怪的年轻伙伴共同战斗啦!”

“讨厌,你这个崽子!又胡扯了!如果你说我们是法西斯的同伙,我就把车子开到逆行线上去,玉石俱焚吧!到那时你再用笨拙的小崽子头脑计算一下,到底谁的损失大!你愿意咣当一声撞上么?小崽子!”

这样一来,刚才还大喊大叫仿佛要把驾驶席的靠背咬一口似的女学生忽然退缩了,只用蚊子似的声音说:

“我也只能骂一声法西斯了。”她大概是被麻生野的驾驶术加上吼叫声吓的,不过,也许是由于义士的死给了她真正的悲哀。

“……我的确听说了‘义士’的事啦。……不过,你怎样得知‘义士’的死讯的呀?你不是被警察拘留与外界的情报隔离了么?”

至此,未来的电影家已不再单单是和我一问一答,而是向车里的每一个人报告她那里发生的事态了。她好像既受到悲哀的冲击、又处在忧郁症的最深部,而且还带几分醉意,简直是她在电视上和集会上表现的态度,和刚才蛮横的吼叫简直判若两人啦。

“森的父亲刚刚跑进大学校园,我就把车开出来了。可是,立刻抛锚了!而且,偏偏摇摇晃晃地来到因为‘义士’等人溜进了校园而急得跺脚的官方的面前不动了。就像顺从探着身子让我停车的警官的指挥似的!结果反倒给官方留下好印象啦。既然已经无法逃脱,我就对抛锚的事只字不提,打开了车门。忽然,从警官的身旁扑过来的皮肤僵硬得像戴了面具的森的母亲。嘴里喊道:“坏女人来啦!”我为了保护自己,关了车门。森的母亲钻进来的头部碰在车门上,昏死过去。警官刚刚抱住她,那个长得酷似森的母亲的瞪着双眼的大汉就把她接过去,抬到警车上,乱成了一团。我和森的母亲的个人对质就此结束了。可是,森的母亲为什么那时摘了黑色盔帽啊?年轻警官不知对这一幕是否可以发笑而不知所措,我却一边重新走下车一边哈哈大笑起来,警官这才放心地也捧腹大笑!那可不仅是一两个警官呀。于是,我佯装不知地讯问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遭到了反问,跑进大学里去的是什么人。所以我就以实相告,“义士”是到反对核发电集会的斗殴当中进行非暴力抗议的,“志愿调解人”和十八岁的男孩是一旁掩护的。不过,我不知他姓氏名谁。因为我那里有形形色色的青年人帮我干不同的工作,我不能一一都打听他们的名字和学校啊。我把名片递给警官,递给在围拢我的警官当中最令我感到纯真的那位警官。不用问,他们是了解“义士”和“志愿调解人”的身分的。而且,我知道他们唯一弄不清来历的就是同情新左翼的那个孩子。因为他们一直在追寻那个第三个人,也就是中年的森的父亲啊。他和孩子没有关系。不仅他们现在看见那孩子跑动不会想到他就是中年男子,而且原来指控他就是森的父亲乔装的年青人的森的母亲也昏死过去不能争辩了。这时,大学校园里派来间谍联络,传来了“义士”和另外两个人都集团遮住惨遭毒打的消息。刚才还半信半疑地以为“义士”们参加了袭击报告会,现在也不必去想了。于是,我就说,只是想听一听作个参考,请喝茶吧,使氛围转为友好的了。不过,听说你们倒了霉,我当然放心不下,所以还是去了。可是,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甚至接受我的名片的青年人还说他是我的电视形象的爱好者呢。这当儿,刚才照的远焦距照片显影了,照片上出现的不是中年人而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人,我留神不与森的母亲相遇,把车开到咖啡店门前,才平安地摆脱出来。”

“因为我们的党派的人对官方的一切都默不作声,所以,你不可能那么轻易就被释放呀。”

“讨厌,小丫头!不要胡扯!”

麻生野一阵阵地表露出粗暴,摇头晃脑、骂骂咧咧。那是她在欧洲陪着长途卡车司机,在奔跑之中学来的表现啊。这时,“志愿调解人”想出了避免驾驶失误造成生命危险的方法。他毕恭毕敬地对女学生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山女鱼军团奥德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摆脱危机者的调查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