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危机者的调查书》

第六章 我和“大人物a”、也就是我们的“老板”,如此这般地见面了

作者:大江健三郎

且说,我虽然害怕在雨滴、雾滴形成的胶质状的黑影里隐伏着“反面警察”和“山女鱼军团”,但是,我还是登上电车出发了。连列车员也叫我好生怀疑,他是不是私营电车工人革命党员,好像他就要用那把往车票上打洞的剪子咔喳咔喳地弄伤我周身的皮肤!因听说为有一位活跃分子把“转换”后的我当做故意化装为年轻人的了,当然那是错误的判断啊。不过,当那些人们用铁棍和钢管打倒我才发现我是真的年轻了时,恐怕更新了的头盖骨早就被打碎啦。对我来说,那种追认还有什么用?就算我是经过“转换”的,稀有的灵长科动物,也没有头盖骨备品啊。每当我想到说不定在这春天的黄昏里就要发生的乱斗的情景,我就充满了恐惧。因为我一点也没有完成宇宙精神利用“转换”赋予我的使命,我害怕连那使命是什么也没弄明白就被无休止的乱斗给收拾了。而且,我如果因此掉队,不是使命就得由森单独完成了吗?让那个不谙世故的森单独去干!可是,你说在我如此懊丧的外表上看出了好色的兆头?说来也巧,我们从两侧走进那家旅馆围墙的树丛里时相遇了。但是,就在那一刹那,我看见未来电影家疲惫不堪的布满忧伤的脸上闪过一道厌恶的闪电,不用说她和我一同走进门厅了,简直是要用她的肩膀把我顶回马路上了。而且,她连嘴chún也不动就发出声音,摧残我十八岁的灵魂!

“我好不容易阻止了那些孩子们开查问会才到这里的。可是,你怎么像一条发情的狗似的盯着我啊?”

这时,我们都要打开刚刚合上的洋伞。可是,两把伞的伞股一下子搅在一起,麻生野急躁地用力摇撼,胆怯的我把伞股捅在大腿上,不禁叫起痛来。

“疼?”那生气了的女人的颧骨上的肉皮在黑暗中变成涩柿子色,向我发火,好像我感到疼痛是对她新的侮辱!“别慢腾腾的了,我必须单独预审你的问题呢。”

“去哪儿?”

“去哪儿?当然去我俩能讨论的地方了。”

“那,这家旅馆就正好啦。”

“我有地方啦!那里有·大·间·套·小·间,带桑那浴、霓虹灯,就去那里吧。”

“桑那?”我反问道。因为那里没有适合听她解释的氛围,我只好小跑着跟上阔步前进的未来电影家。她刚一进了大间套小间的带桑那浴情侣旅店,在送茶来的侍者面前就急于要脱光,而当我脱裤子时,她已把浴巾围在腰上,走进用白茬木制成的竖棺似的里边了。我稍迟一会儿也进去时,她又胖又结实的纱锭型的身子和大腿已经坐在快要顶着天棚的高台上,向我瞪着眼睛了。哈哈。本来进这家旅馆是为了盘问我,桑那只不过是附带的选择因素;可是,一旦进了桑那小间,就得埋头苦干、利用桑那了。青一块紫一块的皮肤是昨晚乱斗留下的痕迹,像文身似的可怕。我把肉皮的生命力足以抵消碰伤的大腿摆成l字型,和她面对面坐下。但是,就连更新了的**这时也被那个中年女人的强悍劲儿吓得畏缩了。

且说,她称之为讨论的讯问,马上就在那个桑那间里开始了。因为每张一次嘴都有摄氏八十度带奎宁味儿的热气从喉咙往肺里灌,所以麻生野和我都咳嗽着喷出火柱似的气息来。在摄氏八十度的空气里是找不到在媒体上很好的表现的,所以在烘烤之下的个人查问,就扼要地表达吧。显然下面的问答对我来说绝非出自轻率,但是,我不仅囚在密闭的1.2×1.2×1.7米的长方体里,而且要面对压着砖瓦色的石块的热源+坐台高度+我和麻生野的体积以及大量的热气(我如果放屁可就惨了,不过,她要放屁就更惨了……)简直是心烦意乱,坐立不宁了。哈哈。十八岁是多么难熬的年龄啊!?

问:由于举报你在几年之间向“大人物a”提供有关核情况的情报,接受了超出核电站的津贴的金钱援助的匿名人提出,在必要时要通报详细的内情,所以,我想秉公地问你,你对此举报人怀恨否?

答:然也。余相信前天夜里,割伤余的面颊之后(那伤痕现在不能从余之脸上看出,乃余已“转换”之故也),出奔之妻与原内弟乃上述事项之举报人也。

问:然则,举报者可能在判断之中有基于恶意的歪曲之处,但与基本事实有否出入?所谓向“大人物a”提供核情报及定期领取酬金一事,是否事实?

答:那也可以称之为情报吗?余主要由欧美刊物翻译和摘录世界各国核武装状况及有关核电资料,并且每月提出简报。仅此而已。

问:据举报者云,你提交摘要时又用一至两个小时直接面谈补充,可见提交之摘要为另外之情报,你无法否定你有意或无意地提供情报的可能性或偶然性。并且,据举报者称,你称呼“大人物a”为帕特龙①,帕特龙绝非针对工作关系的称呼。”

①pafrom,意为团体的资助人、守护人、恩人。

答:帕特龙首先是老板的意思,并不一定要和译文的守护神、保护可在老板二字旁注上读音为帕特龙,而且,这并非余之发明,仅仅是继承了亡友之称呼而已。我的一位朋友系国际关系之少壮研究家,长期求学于普林斯顿,但与一法国留学归来之女人恋爱,乃赴巴黎成婚。其后,他将专业研究之基础语言改为法语,赴巴黎大学继续研究,担任我国新闻社驻巴黎分社之现地雇员、使团临时翻译等工作以维持收入。他既然中途放弃在美国的研究,便已无法归国回到大学里去,何况在东京亦不可能找到足以维持有法国女人的家庭的收入的职位,于是,处于焦虑之中的他便在从事临时翻译时与“老板”相识。自那以后,他便接受了报告东欧和中东的情报之任务。其实,他仍然是搜集法国新闻、杂志上的政治经济资料,加以翻译、归纳,提出摘要而已。他在编制中东核状况的简报时,有时请曾在加州从事过专门研究的余某协助,继而老板便请我直接向他提交专业简报,因此,余某便习惯于称他为老板了。

问:据举报者称,你的朋友因提供情报怠惰之过而被“大人物a”之机矢处刑、有否此事?

答:称之为处刑,用词未免滑稽。在古巴危险之际,作为欧洲情报中心之巴黎关注着全世界范围的热核战争之可能性,其后,危机解除之后大约一星期,我的朋友自缢而死。在雷诺工厂任秘书之职的夫人回阿帕特曼午餐时,他的遗体已悬在床边。

问:在他缢死的前一天,去奥尔利飞机场迎接“大人物a”,时,曾遭到谴责,说他搜集情报和汇报不力,你为何隐瞒此事?

她如此指责之后,仿佛接到了紧急联络的信号,顾不得大汗淋漓就匆匆忙忙地下了坐台。她那用一只手在肚脐下揪着吸了汗水而沉重的浴巾,弯着腰在熏黑了的白茬木头小屋里前进的样子十分勇武啊。因为弹簧门是密闭的,必须推开,而由于太热,她摘下浴巾,卷在手臂上,连那通红的屁股和大腿都一齐用劲儿,才把门推开。我以为她走了,她却拿了带柄的木勺和木桶进来。我像金鱼似的吸着这当儿从门外交换进来的空气,心中却暗暗感到了危险,但已来不及躲避了。未来电影家舀了满满一勺冷水,朝热源泼去!刹那之间,那水哗地一下蒸发了,变做一团热气,冲我扑来!她把水勺一丢,立刻张开耙子似的大手,挠她的阴阜,挠一阵还跺脚。我以为她的*毛自然发火了呢。哈哈。我在热气里呻吟着,可是,还是把她救出外边去了。但是,这位中年妇女不是不仅鲁莽,而且还颇为勇敢的吗?

然而,她一到外边,就上身趴在浴缸上、跪在地下,垂着头大喘气了。我作为比她年少的崇拜者,不失敬虔地扯过来能移动的橡皮管喷水头,用自己的腿试了试水温,就朝着她那红肿了似的脖子和肩部淋去。她发出了疲惫不堪的、忧伤的啊的一声,身子却一动也没动。似乎表达了她在体力充分恢复以前,只要这阵热晕过去,立刻就继续“查问”的决心吧。

“你还一个劲儿浇冷水吗?你不能控制自己了吧?”她愤愤地说。“设置桑那浴不是为了让皮肤接受这种效果的吧!”

“是的,诚然不错!”我回答时已把无益的喷头拿到自己的**边,但是,她忽然回心转意了似地把刚要反抗的**夹进了胯裆里。哈哈。2

问:总而言之,你是否一直向“大人物a”提供各种情报或者国外资料的简报?

答:如我已经申述那样,是一些载于欧美的一般性或专业性各杂志上的核武器状况以及有关和平利用核能的资料。还有核落后国的潜在核开发能力。而且,近来在我国核问题专业杂志上也有刊载。因此,余某所涉猎之课题,集中为核发电之各种事故、即热公害之环境污染以及核盗窃之领域。并且,那都与我本人之专业有关。

问:确定调查、研究之方向是事前由“大人物a”指定、抑或依你个人之爱好而选定?

答:后者也。余坚信依据余本人之经验而开展该项调查研究,最终与世界核状况的进展是大体上相符的。

问:提出简报时,你和“大人物a”按惯例进行何种性质之交谈?望你具体回答。

答:近年来,余特别搜集了荒唐无稽之谈以为谈话之材料,“老板”也边苦笑边乐闻。然而,“老板”,对任何荒唐无稽之事都十分认真,一旦听到奇谈怪论便要余补充说明,如回答暧昧即显出不快。其例之一:一九六六年夏,搭载四颗氢弹之美机b52于空中加油时坠落。西班牙地中海海边之帕罗马列斯食品店店主霍塞·罗佩斯·弗罗列斯用脚踢开掉在蕃茄地里的冒烟的氢弹。“老板”要求追踪调查该店主现在之健康状态,因而在附属文献上记载为:有关此人脚踢氢弹一事之情报,无可靠性。余本拟在讲述之中取悦“老板”而有所疏忽,“老板”显然不悦。

问:如系根据事实而搜集荒唐无稽之插话以为谈话资料,则不仅限于国外印刷品之情报,你不曾谈及有关与你有关之核电站职务以及反对核发电运动等情况?……对于此项,应特别写明你未作回答。

我一下子沉默了。不过,只是为了要认真地回忆出来。不过,未来电影家这样说过之后,拿出写电影分镜头剧本用的笔记本,就如实地记了上去。我们现在处于能写笔记的地方呀。她把浴巾从胸部裹到大腿,把两个枕头垫在背后,长拖拖地躺着,已经慢慢地进入接受“查问”氛围的我,也下意识地在腰间围上浴巾在她身旁坐下。

麻生野一拿出笔记本,就回忆起刚才的问答详详细细地开始了记录。我看着她那副样子,心里平静得很不舒服,因为我想起确实对“老板”说过核电站发生事故的原始性和反对核发电运动的别具奇态的原始性了。虽然是当作荒唐无稽之谈而谈的,但是,却是根据事实的呀。当我讲到受到核辐射时,和关于“铁皮人儿”袭击的情况时,“老板”好像被极大的滑稽和极大的怜悯交替地震撼着似的。提起此话,是在很早以前的了,我还给他讲过“山女鱼军团”的事,以使他开心呢。

“很可能在你漫不经心地泄露的情况当中,“大人物a”出于特殊的意图,把它用来为其他情报提供者作了旁证啊!然后,他再反过来威胁你,譬如说某件隐秘是你泄露的,他要向核电站或者反对核发电总部举报,于是你就屈服了,一次又一次地给他情报啊。”

“你如果这样臆测的话……”我被内心的不安驱使着,向她进行了反击。“关于核电站,咱们暂且不提;而对于反对核发电运动的内情等等,我没有必要由我来提供情报呀!因为反对核发电市民运动从组织系列上就与非法地下运动重合,它的情报由你们的上层的革命党派或者他们的敌对党派,直接就送到“老板”那里去了啊。两个革命党派、其中有一个是反革命流氓集团?vice·versd①,哈哈。不过,“老板”给那派钱是众所周知的呀!”

①拉丁语,意为“反之亦然”。

“能有那样的事吗?嗯?”

“当然能啦!如果给负责会计的革命党派的成员打开一条路给他资金援助,他就会定期传递情报,君子协定啊!”

“那是你的幻想吧?”

“是根据事实的叙述!”

“你在中伤,这是不可能有的事。”

“当你感到连自己集团的普通分子都在疏远你时,不是也哀叹吗?上层组织就更疏远你了?他们的领导机关很可能正在干你意想不到的事啊。”

这时,麻生野樱麻的脸上失去了所有的圆润,她突然露出四棱四角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我和“大人物a”、也就是我们的“老板”,如此这般地见面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摆脱危机者的调查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