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危机者的调查书》

第九章 “转换”的一对儿分析将来

作者:大江健三郎

那天晚上,森演讲时,把我的肉体当做扩音器,反馈和扩大了森的精神发出的静电。那些人的“没有反对意见”、“开玩笑!”的吼声像地声似的沉闷地滚进来,袭击着我和森。我们用全身的力量抵挡着,森虽然在几乎是沉默的状态之下,向我送来微弱的电流,但是,森仍然以现实的演讲者姿态,让你记录,而具体记述的人却是始终沉默的你。后来,那天晚上,孤零零的、浑身关节疼痛的我一直叫喊到喉咙也疼得钻心,才随着因喊叫而失去的热能的总量一同消逝了。

唉,那些事就由它去吧,因为这采用代笔作家的方法是我发明的呀。但是,只要是那晚演讲的事,即便是出自十八岁的自我表现的慾望,我也希望我的原声再响起来。因此,我才将演讲重新录音,把录音带送给你啊。请你把它记录下来,是按照我们过去的基本程序啊。

代笔作家忠实地把森的父亲邮来的录音带用文字记述下来了,对含义不清的感叹词、以及类似克服人类单独面对录音机说话的羞涩而造成的重复、改口、说错等等,都用剪辑修正。在剪辑的过程当中,也许对代笔作家的文风产生了一些影响;但是,如果坚持要听那天晚上的原声的森的父亲挑剔,认为录音的演说的风格和这个记录的整体的风格过于一致而显得不自然的话,我想这样回答:那是因为森的父亲过去一直是接受代笔作家记录的每一章的复印,阅读以后再重新讲述,就在这样的作业当中,森的父亲本身就受到代笔作家的文风的影响了。如果要说有影响的话,那么在这个录音的演说里也会有所表现吧。反之,从我本身也能看出我在记述森的父亲的讲述时与记录的手相关联的精神和肉体上也受到了森的父亲的影响。

录音带播放出来的声音的确是森的父亲“转换”后的声音,而且稚嫩得像不到十岁的孩子的唧唧喳喳的声音了。我简直怀疑“转换”是否还在进行,他已经回到变声期前后的年龄了。不过,那大概是由于录音时使用的机器的转速出现了异常所致吧。但是,身为技术人员的森的父亲,会犯如此粗浅的过失么?也许他想利用这唧唧喳喳的声音首先给代笔作者一个冲击吧?而且,那唧唧喳喳的声音本身在录音里就变化成两种声音了。为了准确地表达他表演的两种声音的演讲,代笔作家采用了楷体字和草体字①分别记述。

①即平假名和片假名,本译文采用普通仿宋体和楷体加以区别。

向革命党派的、特别能战斗的所有的各位致敬!依类,除去特别能战斗的人以外,都是躯壳。我能向死了的躯壳致敬么?我们不希望对‘无’致敬,我们只对生命体致以诚挚的敬意。希望得到敬意的要求从宇宙的各个角落集中到这颗行星上来,这是必然的。因为,只有这里才有战斗着的生命体。salute!(致敬)但是,我们还不可能向宇宙致敬,因为我们尚未认识在那发出问候的宇宙的某处的战斗着的生命体。不能对诚挚的致敬还以同样诚挚的敬意,是多么不幸的事啊!

我也向与你们对立的党派的特别能战斗的诸位致勒,salute!我们致敬的根据,刚才已经说过了。

胡闹!为什么?如果对你们的党派的致敬不是胡闹的话,那么向你们的反对党派致敬的根据也不是胡闹吧?作为根据的逻辑标准是共通的呀。如果对你们的敬意是胡闹,那么,把同样胡闹的敬意送给敌对党派又何必担心?像现在这样没有意义地起哄,这才是胡闹!是“志愿调解人”的调和主义的胡闹!我赞成批判调和主义,因为战斗是以最终的尖锐化为唯一的出路的!不过,把“志愿调解人”归结为调和主义,也有点不公平呢。他也有值得你们学习的地方啊!

诸位,战斗吧!互相残杀吧!使用以宇宙的观点来看是非常有人性的武器——棍棒、钢管、铁棍!为了表现诸位和诸位的反对党派的真正的革命形象,你们会以内讧来象征;随着你们的相对接近,你们将更加彻底地相互残杀!如果屠杀了父母之后只能屠杀兄弟的话,改变一下顺序,在屠杀父母之前屠杀兄弟不是效率更高么?以宇宙的观点来看,这一点是明了的。兄弟残杀之后,幸存者必须留有进而屠杀父母的余力,因为如果被父母杀个回马枪,那就再也不会有什么革命了。在兄弟残杀之中,被屠杀者的革命意志转移到了幸存者的身上,这也是幸存者对被自己击倒的人的义务!

兄弟残杀和反革命流氓歼灭战有何不同?你们说兄弟残杀和杀敌不同?怎么不同?森所说的不是党派内部的审查啦、私刑啦、官僚主义的小里小气的暴行和杀人,而是以宇宙的观点透视人类生存方式的概括性的、典型性的分析。因为卓越的兄弟比任何人都卓越,所以,面向人类的未来差不多会执行相同的路线。但是,那兄弟既然是不同的两个人,生存在完全相同的路线之下又有何意义?为了改进典型,如果两者能够统一,那就只有将其肉体和精神各切一半,然后将各自的一半粘在一起。当克服了医学和生物学上的拒绝反应而手术成功时,“兄+弟”和“弟+兄”就各自成活。然而,假使他们真的要重新生活时,那就是新组成的兄弟残杀的继续了。这不是莫奈何么?如果他们是以人类终极的革命为目标的、能够经受刚才所说的手术的、真正被精选出来的兄弟的话。像那重新发生的兄弟残杀那样明确地表达了人类未来的象征行为,以宇宙的观点来看也不多见啊。而且,它既然是象征行为,那么,在古代也有同样的典型啊。各位,请你们想起出生在大火燃烧的产房里的兄弟①吧。然后,再请你们想起来火照命、火须照命和火远理命,他们兄弟当中真正革命的两个作为海佐知昆古和山佐知昆古而斗争的故事吧。他俩为什么互换了命运,是因为反对调和主义么?为什么弟弟必须丢失借来的鱼钩而迷失在海神的宫殿里大为兴叹?为什么海神赋予这位弟弟宇宙范围的力量啊?他的哥哥因为弟弟的强大而困于窘境,虽然心怀叵测进行了袭击,但是为什么又必须惨遭灭顶之灾呢?而其兄的子孙,也就是那些被称为隼人的人们,为什么又要永无休止地沿袭同样被溺的故事作为从古至今以至将来的象征行为呢!

①日本传说中的天神琼琼杵尊有妻名木花之开耶姬,临产时故火照亮产房,生出三个皇子、即火照命、火须照命、火远理命。海佐知昆古俗称海幸彦、山佐知昆古俗称山幸彦,弟弟山幸彦探海得宝、降服其兄。

要使本来是兄弟残杀,而名正言顺了的革命成为人类的最终的革命,也就是杀了亲兄弟又杀了父亲的革命家要想不沦为天下一个被杀的父亲,现在不得不对整个宇宙来一次现况分析了。对于我们地球人来说,没有永远运动的革命时间了,也就是没有永远了!就连新斯大林主义和超越它的更新的革命,也没有时间了!曾经有过为了迎接革命的新阶段而等待斯大林之死的漫长的岁月啊!但是,各位在那场革命之后,就连文化大革命的时间也没有了。为了在短时间内,达到最终的革命,你们必须从地球范围的革命观中解放出来了。你们必须着眼宇宙范围的革命观了!因为我们是根据宇宙的精神“转换”了的人,我有义务宣传宇宙的革命观啊!

假如各位再仔细想想,难道没接收过来自宇宙的震撼人心的启示么?譬如美国人乘登月火箭在月球上降落的时候?当卑鄙而又滑稽的离开总统席位的尼克松暝想世界和平与安宁、顺口说出这是开天辟地以来世界史上最伟大的一周时,你没感受到一种疯狂么?如果登上月球的人们在月球表面上搭起圆形塑料帐篷,用氧气瓶中的氧气点燃篝火……,当篝火燃起时,到处的陨石坑没有点燃小小的火焰么?像病菌那样微小的月球生物似的火焰,作为他们向月球投掷了全部技术的答谢?趁着那大大小小的篝火交欢时,人类没有开始彻悟宇宙的一切么?地球人不是为了寻找到达宇宙范围的秩序的终极革命的机会而发射登月卫星的么?当卫星终于徒劳地降落在月球上那天,你们各位不曾有过这种预感么?因为你们是对真正的革命最敏感的人呀!关于月球……

不要再讲月球的故事了?诸位那种震撼大地的胡闹和赞成的喊叫,虽能相互助威,却对我不能传达任何信息。不过,在诸位之中确有一个人,他的尖声尖气的喊叫是我开始演讲以来最重要的反应呢。不要再讲月球的故事了!这句话确实表达了发出这一言论的人的内心!森难道不是为了唤起诸位的这般叫喊才讲述月球的故事么?因为诸位的肉体和精神如果永远停滞在胡闹、赞成的吼叫上,让那喊声震撼大地,森说的话就永远也不能渗进诸位的内心啊!然而,只要诸位的肉体和精神能以微小的不安朝着宇宙上的东西打开,就会像从地面上凝冻出霜柱似地使蕴含在宇宙生物之中的诸位的内心的宇宙性的东西表露出来。所以,诸位没有忘记么?地球这颗行星也是宇宙的一部分啊。仰起头来!眼望中天!那不是局促不安的、想要抬眼仰望的人的不要再讲月球的故事了!叫喊么?我希望最少也要有一两个人再喊一遍,不要再讲月球的故事了!如果那里没有宇宙性的交感现象,也就架不起来传达森的语言的含义的桥梁。不论和作为调解人如何奋斗,也不起作用。不要再讲月球的故事了!虽然这次你一边笑一边喊出来了,但是,你自己没看见你羞涩的笑容里带着对来自宇宙的事物的忧虑么?

袭击“大人物a”是怎么回事?那次袭击是总体的第一阶段,仅仅是向“大人物a”表示了问题的存在。第一阶段的工作就是给“大人物a”一击,使他认识到死之将至而提出问题。由于死亡将近而慌了手脚,他大概要加快完成已经为之付出了毕生精力的“大人物a”的计划吧。于是,进入第二阶段。如果我们斗争顺利,“大人物a”的问题更可排除。什么是“大人物a”问题?那就是妄想统治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的人的人给全人类提出来的问题。一切“大人物a”问题都必须排除。

你们说不要说得太简单啦?那么,诸位以为复杂的语言仅仅因其复杂就胜过简单的语言么?就连革命的诸位也如此认为么!?只有逾越了复杂,才能表现出简单的语言的力量啊。诸位能够嘲笑列宁和毛泽东的语言简单么?……难道在这人类世界,还有比人统治别人的关系更重大的问题么?粉碎人被人统治的体制不就是革命么?你们在自己的革命这个字眼儿里装进复杂的思想,就能避免不安么?莫非你们实际上惧怕革命这个简单的名词么?森摒弃了一切烦琐,只说最简单的话,而那简单的语言的直截了当的思想就是宇宙精神的感应的一种表现!

“大人物a先生”以什么样的具体方法奠定了统治人的权柄啊?他是用原子弹。是用由两个少数人集团制造并且打算隐匿起来的两颗原子弹!“大人物a”分配给各位的党派的任务就是制造那些原子弹当中的一颗。在制造原子弹的期间两个党派最为烦恼的内讧,也是包含在“大人物a”的计划之内的行动啊。

不,那不是内讧!在“大人物a”的计划里,要求诸位完成的任务,不论是制造原子弹、或是消灭对立党派,确实都已超越了内讧的界限了。你们党派里的秘密战斗队,自己规定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称呼,采用单独的情报网、单独的行动方法,寻找袭击的对象,盯梢,然后穷追不舍,直至杀害。你们已经杀了几十个人,重伤了几百人了。因为那是根据革命原理的兄弟残杀,对这事不作自我批评,请你们大大的促进杀伤技术的尖端化吧!而且你们和反对党正在大肆杀人之时,不但不想隐瞒,而且还要使劲儿宣传呢。大众传播的报道将它更加扩大了。就在诸位宣传杀害的合法性和缜密的计划、果敢的行动时,反对党却揭发了杀人的悲惨和残酷。vice versa①因为不管是哪一个党派,都会把袭击的报告传达得天衣无缝啊。而且,透露给市民的也只有悲惨和残酷的程度的侧面而已!它在我们的社会上已经扩散和稳固下来了,直至成为大众歇斯底里的主要原因。我虽然不知道制造原子弹工程进行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至少诸位的党派和反对党派已经完成了原子弹的恐怖的社会教育了!

①拉丁文“反过来也是一样!”

于是,“大人物a”便对你们完成了的工作给了最高的评价!然后,就在东京的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转换”的一对儿分析将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摆脱危机者的调查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