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裂变的姑娘》

28·融合的历程

作者:f·r·施赖勃

--------------------------------------------------------------------------------

1959年秋,威尔伯医生面临的事实是:多塞特的心理分析愈发坎坷。西碧尔有了时间长短不等的显著好转后,就有一个化身陷入抑郁、恐惧、内心冲突、心理创伤和自我毁灭的境地。治疗成果全都受到影响,有些成果甚至毁于一旦。其中包括西碧尔的辍学——她病得无法念书了。

必须加速治疗进程。心须采取新的措施。这一点,威尔伯医生愈来愈深信不疑。

她把莫顿·普林斯医生对克里斯廷·比彻姆所施行的催眠术的全过程又阅读了一便,并征求她的同事们对多塞特这一病例的意见。他们的意见几乎千篇一律:“就这样继续下去,你治疗得不错嘛。”但她明白:开拓者不是吹捧出来的。

威尔伯医生推敲着自己和西碧尔所面临的无法乐观的问题,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已遇到了医生的“职业危机”。

她始终深信心理分析是多塞特这一病例的首选治疗。这一点,她至今仍坚定不移。但她还想试一试其它方法,只要这对患者无害。医生还察觉自己对西碧尔怀着强烈的感情。不仅把她当作病人,而且把她当作亲人。

西碧尔的多重人格和肉体病痛,其根源来自幼年时代的骇人经历,而这,可以通过心理分析彻底地加以改变。对此,威尔伯医生仍深信不疑。

眼前的问题是:我能不能找到一种方法,加速整合的进程?威尔伯医生不敢再用硫喷妥钠,因为它成瘾的危险太大了。她必须另辟蹊径。

西碧尔是一个癔病患者,在弗洛伊德和夏科特①生前,人们已知癔病患者很易被催眠。威尔伯医生决心试一试这种方法。她在做一个心理分析家之前就曾用催眠术,成功地治愈了一些病人。现在她想把催眠术同心理分析结合起来使用。她又一次下定决心去做开路先锋。

在一小时不很成功的心理分析将近结束之际,威尔伯医生柔声说:“西碧尔,你到纽约后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你要我答应不对你施行催眠术。我当时答应了。但此后出现了大量的、意料不到的问题。现在,我认为催眠术对你有好处。”

西碧尔平静地回答:“我不反对。”

融合为单一人格的历程,从此进入一个崭新的强化阶段。西碧尔每次都按时来诊所。那些化身的年龄似乎都在逐渐增长。威尔伯医生知道:如果所有的化身都与西碧尔同岁,“整合”就会简单得多了。他们之所以顽强地存在,是因为他们同过去的精神创伤和不成熟的总体人格牢固地结合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整合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项治疗,自然而然地从幼小的鲁西开始。

“你好吗?”医生问她。

“是啊。”

“你记得我吗?”

“记得。”

“你上次见我是什么时候?”

“棕色的椅子。”

“不错。你到这里来过吗?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天,还有一天。”

“不错。现在这间屋子什么样?”

“椅子。”

“不错。这儿的墙是什么颜色啊?”

“绿的。”

“对极了。鲁西,你现在两岁,对吧?你想不想变三岁呢?”

“想。”

“再过十分钟,就是七点十分了。从现在起,到七点十分为止,你就长一岁。没有事儿,鲁西。你要长大了,不久,另外几个人也要长大的。你想长大吗?”

“想。我长大以后就能上颜色了。”

“到那时,你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你也可以帮西碧尔画油画。”

“我能吗?”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画油画,你就可以帮忙。”

“好啊。”

“你还喜欢做什么?”

“什么都喜欢。”

“那么,你将帮助任何人做任何事。而且你在长大,长大,长大,再也不会那么幼小了。你长到三岁的时候,稍为停一停,然后再长。我要你挑个好日子长到三岁——一个你喜欢的日子。”

“费姨妈。”

“好啊,你挑了一个你以前在夏天见你费姨妈的日子。”

“那时她是我妈妈。”

“其实她不是。你总想把她当作你妈妈,这是因为你妈妈不太好。我们都知道。我们要帮你长大,这样,你就不用再担心你妈妈啦。亲爱的,你明白吗?”

“明白。”

鲁西变成三岁了。医生很清楚:这不仅是简单的提示而已;只有解决了精神创伤和内心冲突以后,年龄才会增长。增长年龄,可以用作治疗的手段。

两个月以后,医生告诉鲁西:“再过十分钟,你就变六岁了,就将是春天了。我要帮助你长大,赶上别人。十分钟以后,你就六岁啦。你永远不会比这岁数小啦。这样进行下去,你就会长成大人。你就能愈来愈多地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愈来愈少的做别人吩咐你做的事。你将长一岁,长两岁,长三岁,你自己选一个好日子来长岁数。”

“爸爸能帮我在干草堆里做个杂货店吗?”

“那是夏天罗?”医生道。

“冬天,”鲁西道。

“冬天的干草堆?”

“唔。顶上还有雪哩。你在干草堆里挖个窟窿,把燕麦片盒和空罐头放进去,做一个杂货店。”

“行啊。现在你六岁啦。”

“我们现在在农场。正是冬天。”

这是海蒂·多塞特患紧张症的冬天,是两碧尔同她父亲两人亲密无间的冬天。鲁西喜欢这农场。她摆脱了母亲,亲近了父亲。

“你已经六岁,不会再比这小了。我要帮助你长得跟别人一样大,最后还要赶上西碧尔。你喜欢这样吗?”

“喜欢。”

“现在我一碰你的右胳膊肘,我就要跟迈克和锡德一起说话。锡德,迈克。”

“嗨。”

“嗨。你们俩想不想长大?”

“当然啦。我不想当一个女里女气的男孩,”迈克热心地回答。“我想长得跟爸爸一样,做他所能做的事。”

“行。你们俩都要开始长大了。在长大以前,你们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迈克提出一个惊人的问题:“你想她们那些女孩儿会杀我们么?”

“你以为女孩儿们会杀你们?”医生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啊。”

“女孩儿们?哪些女孩呀?”医生不明白他真正的意思。

“马西娅和瓦妮莎呗,”迈克神秘的答道。

“如果她们杀了马西娅和瓦妮莎,我们也会死吗?”锡德关切地问。

“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她们’指的是谁,”医生非要问个明白不可。

“有一种说法,”锡德解释道,“说那些女孩儿们要自相残杀,还说这个时间已快到了。她们有些人活不长了。”

“时间一到,你们谁也活不了啦,”医生强调说,“我回到你们的问题上来。迈克,锡德,你们听着。我要你们清楚地明白我现在要说的话。马西娅和瓦妮莎一死,你们也要死。所以,你们必须帮助她们活下去并跟西碧尔并肩努力,使她们不想去死。”

“可是她们心情那么坏,”锡德说。

“是的,我知道,”医生柔声回答。她又郑重地说:“可是你们俩能帮助她们感到心情好些。你们能使她俩高兴起来,谁也不要杀谁。而现在你们俩愈长愈大,愈长愈大了。”

威尔伯医生对年龄增长的做法更有信心了,尤其是因为真正的心理分析开始了。那两个男孩刚刚讲出了其他几个化身的自杀倾向,也讲出了他俩自身的恐惧,生怕“整合”会导致他们的死亡。

到1960年4月,所有的化身都在18岁以上了。但西碧尔已经37岁零3个月。由于年龄相等是整合的重要步骤,威尔伯医生在4月21日同维基谈到这一步骤。

“想到我岁数变得那么大,实在受不了,”维基说。

“那么,我们还进行下去吗,维基?”

沉默。

心理分析家考虑了一会儿,又从另一个角度来谈。“维基,你对所有的人无所不知,你是‘记忆痕’,是西碧尔心理情结中的正面力量。你已经具有了西碧尔生活过来的全部记忆,难道还不该有她那样的岁数吗?这不公道吗?”

“我看差不多,”维基对于年龄增加到三十七岁并不热心。她用手指轻轻在桌上弹击着,说:“我不是告诉过你:西碧尔希望成为我,而不知如何才能成为我吗?”

“对她来说,使你达到她的年龄,可要容易得多,”医生解释道。“怎么样?”

维基柔声说:“你是大夫,你作主吧。”

当病人被催眠以后,威尔们医生问道:“所有的人都在这儿吗?”

有人说:“是。”

“鲁西,”医生唤她。

“是,”鲁西应声。她现在十八岁。

“迈克,”医生问道,“你愿不愿意变成三十七岁?”

“那当然,”迈克说。

“锡德呢?”

“那当然,”锡德回答。

医生以同样的问题问佩吉·卢,回答是:“如果有此必要,我愿意。”

“喔,你不必勉强,”医生说。“你顾虑什么呢?”

“嗯,”佩吉·卢吞吞吐吐起来。“我会错过电视节目的。”

“三十七岁的人看电视,”医生笑了起来。

“我不愿老是学习个没完,”佩吉·卢担心地说。

“老学习个没完,对任何人都无好处,”医生答道。“你也不必如此嘛。”

佩吉·卢表示同意了。

于是,医生问佩吉·安。回答是,“我想我愿意的。”

“你的话好象还有疑虑呀,”医生评论道。

“嗯,我非得去做礼拜不可么?”佩吉·安想弄个明白。

“不,你不必这样做。”

“可是大人都做礼拜的呀。”

“西碧尔已是大人了,她并不去做礼拜。你现在十八岁,你也没有去嘛。”

“行啊,行啊,”佩吉·安同意了。

医生挨个儿问南希·卢·安、马西娅、瓦妮莎、克拉拉、玛乔里、海伦和西碧尔·安,他们都没有异议。

只有玛丽说:“我觉得累极了。”

“如果你跟西碧尔同岁,你就下会那么累了。你还会觉得更好一些,因为别人会帮助你。你愿意吗?”

“你还会是我的朋友?”玛丽担心地问。

“当然,”医生的口气很郑重。

“你不会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医生答应。

“那很好,”玛丽终于同意。

“维基,你考虑好了吗?”医生问她。

“我冒险试试吧,”维基回答。

“大家都准备就绪了吗?”医生问道。

“是的,”维基回答,“全都准备好了。”

“我们现在就要开始了,”医生宣布道。“你们全都要长大了,全都要一直长下去。从现在起,十五分钟以后,你们就长到三十七岁零三个月,就是西碧尔的岁数了。”

“三十七岁太老啦,”南希·卢·安表示异议。“干什么都太老了。”

“不,一点也不老,”医生寸步不让。“我比这岁数还要大,但我还干好多事哩。”于是,威尔伯医生开始提示,并一再重申。她的嗓音抑扬顿挫,犹如催眠的咒语。“你们在长大,长大,长大;岁数在增长,增长,增长:25岁,28岁,31岁,33岁。六分钟之内,你们全都长到三十七岁零三个月。”

时间在一秒、一秒、一分、一分地流逝。威尔伯医生在等候着,但她不可能知道有一种突如其来的狂喜和销魂的感觉一下子流经十五个化身的感官。在西碧尔的每一根血管和每一根组织纤维中,都有一种活跃的变化。她和她的化身移到一个崭新的痊愈阶段。他们仍在催眠状态之中,却能感到一阵起伏的波,以新的力量来支持他们。

病人显得十分松弛。最后,医生宣称:“你们全都是三十七岁零三个月,永远不可能比这岁数小了。你们醒来以后,就会知道自己全都是三十七岁零三个月。你们的年龄彼此相同了。”

这时,患得患失的恐惧又出现了。“我们年岁大了,你还爱我们吗?”佩吉·卢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永远爱你们大家。”这是答复。

“跟过去一样,仍是我们的朋友?”马西娅问道。

“跟过去完全一样。”

“情况会大不相同了,”瓦妮莎担心地说。

“一旦你们意见有分歧,”医生指出,“你们可以在内部互相商量。你们不必再为此争吵了。”

“也不必溜掉了,”佩吉·卢补充道。

“你们会有更多的共同之处,能共享你们所喜爱的东西,”医生解释道。“过去的内心冲突和缺少交流,其原因之一就是你们年龄的巨大差异。如果马西娅抑郁起来,你们其余的人可以使她变得快活。如果西碧尔·安无精打采,你们将给她能量。”

马西娅问道:“你意思是在我们觉得不适时就不能再找你了?”

“不,”医生诚恳地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她知道马西娅代表他们全体所提的问题实际上是这样一种恐惧:如果我康复的话,我会不会被你拒之门外?治疗的结果意味着失去这位已成为好友的医生。

“现在你们要醒过来了,”医生又以那种抑扬顿挫的催眠语气说话:“一——伸懒腰。你们要清醒了。二——伸懒腰,再伸,再伸。现在你可以清醒了。三。”

西碧尔睁开眼睛。她和医生彼此热切地对望着。她们的眼睛都看到对方的热切的希望。医生终于开口问道:“亲爱的,你觉得怎么样?”

“平静多了,”西碧尔喃喃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将有更多的时光来利用,每个人都能利用这宝贵的时光了。”

“对极啦,”医生殷切地答道,“现在你回家吧,这一天你会过得非常美好的。我明天早晨再在这儿见你。”她又再次让西碧尔放心:“现在不会有小姑娘们围着你,不让你按时到这儿来了。”

通过年龄增长的步骤,威尔伯医生把那些固定于往昔的人格变成了现今的人格。一切希望在于把这当作基石,由此建立起“整合”的上部建筑,在于把这当作一条通向彻底痊愈的光明大道。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格裂变的姑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