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间谍》

10·远走高飞

作者:费里·多尔

“殿下,您的电话……”

奥尔杰斯懒洋洋地从躺椅里坐起来,走到游泳池边的电话旁,当他料到只有一个人能把电话打到他这儿——这座只有两个日渐衰老的娼妓陪伴他的豪华别墅,他的血在胸中沸腾。

“有事吗?”他冲着电话听筒,扯着脖子喊了一句。

“睡得怎么样,先生?”听筒里传来嘲笑的声音。

“你他妈的有什么事吗?”

“我想打听一下,这些姑娘你是否喜欢……”

“这些泻慾的工具吗?你这个xxx !”

“就是说,你对她们不满意,老兄。”基里尔叹了口气,说道,“别生气,请相信,我也很同情你现在的处境……很遗憾,我在离开你之前没能亲一下你那可爱的鼻子。”

“什么时候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

“很快的,我的朋友……我参加完史蒂夫的婚礼,就动身去看我的海象和海豹。而你呢,和以前一样,像一只刚涂上颜色的鹦鹉,穿着自己那件红西服在街上转悠,挥霍自己年轻的生命……尤其是,为了你这个不很高尚的爱好,我在你那儿的运动馆经理——一个笨头笨脑的小伙子那里,留下了一个沉甸甸的纸袋……”

基里尔说的关于纸袋的话让奥尔杰斯身体里沸腾的血液稍稍降了温。

“你,也许……能向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做?”

“首先,我的朋友,是因为你的粗心大意把我的电话号码给泄露出去了,以至于联邦调查局的两个蠢货现在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纠缠不休。其次,到现在你还没熟悉你应该知道的做事原则。”

“有哪些原则?”

“你要永远记住,就算你处于绝对隐蔽状态,也并不意味着你没有留下影子……”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有的是时间去体味这句话的含义,而我现在还要向斯维恩索诺夫夫妇转达你的问候……再见。”基里尔挂上自动收费电话,走到车前,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布鲁克林斯大桥,对司机说道:“开车,去瓦神格顿!”

“先生……”基里尔在昏昏慾睡中听到有人在叫他,他睁开眼睛,发现车停在路中央,夹在其他车辆当中,四周是一片混乱的景象。

“怎么了,车没油了吗?”

“不是的,先生……现在各台都在播有关空难的消息。”

“什么?我们出事了吗?我们现在不是在去瓦神格顿的路上吗?”他气愤愤地打开了电视。“……纽约到巴黎的航班在升空后突然爆炸,机身掉到水里……机上有二百多名乘客。死亡者名单正在进一步核实……”在电视银屏上闪过一个镜头,是大西洋彼岸的~只小船,接下来什么画面也没有了。

“你那么紧张,我还以为这个航班上有你丈母娘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也不用为你的家人担心,一定会赠给你保险费的。而且,一般情况下海面上是看不到失事者的。”基里尔打了个哈欠,对司机说道,“我们走吧,路已通了。”

一座漂亮的房子,带着用风向标来装饰的小小的盼望台。房子前面,是一块一点五公顷的小草地,草地上放着一张小桌,上面已经摆好各式各样的小菜,花瓶里插满鲜花。女士们个个像新鲜的紫罗兰和刚刚睡醒的菊花……男士们穿着丝绸晚礼服,十多个孩子在草地上和一只圆桶般的黑狗互相追逐嬉戏着。基里尔的车在门前刹车减速,一个穿红西服的十分可爱的年轻人把头探出车窗外,向这里的人打听着什么,得到答复后很有礼貌地点头致谢。

林肯车沿着林前路向前开去,小橡树叶擦得车顶沙沙作响,一直开到大门前。基里尔坐在车里,等到仆人把大门敞开,把车开到正门前的小宝地上。

“先生,您贵姓?”

“伦德克维斯特……”

“请您稍等片刻……”

过了大约半分钟,史蒂夫穿着一双黑漆皮鞋从一条两边摆满芍葯花的小道走了出来。“看到你真是太高兴了!”他紧紧地拥抱着基里尔,几乎使基里尔窒息。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史蒂夫……”基里尔声音有些嘶哑地说。

“我们进去吧,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未婚妻……”

“我敢肯定,她一定是克里斯季娜。”

“当然是她了。但她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你事先跟她提到过我吗?”

“她记你的名字记了两周,就怕把你的名字记错了。”

朋友们来到摆满鲜花的前厅,迎面碰到一个又高又瘦但使人感到很威武的人,这个人用冰冷的目光扫了一眼前厅里的人,就把目光停在了基里尔的软木头盔上,眨巴眨巴眼睛,好像在说基里尔的到来很不是时候。

史蒂夫马上介绍道:“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伦德克维斯特先生,从欧洲来的客商。”

伦德克维斯特先生很不自然地点点头,就像木杆子上的一只黑乌鸦。

“这位是我未来的岳父,万哈凌先生……”

“你好!”基里尔很随便地微微一笑,说道,‘集花坛旁边的是你的高级独轮手推车吗?“

万哈凌莫名其妙地把烟灰磕到了自己的皮鞋上,稍停顿了一下,马上肯定地点了点头。

“就是说,你不再过苦日子了?”还没等到万哈凌点头,基里尔拽着史蒂夫的手,把他叫到屋里。“他怎么了,今天早上不顺心吗?”

史蒂夫忍不住“扑哧”一笑,请基里尔到女宾客房。他的未婚妻穿着钩花礼服,像一个高高的洋娃娃站在那里,哼着歌儿。

“史蒂夫!”她温情地说。

“有事吗,亲爱的?”

“什么时候结束?”

“很快,我的小宝贝。为了使你轻松地度过这一天,我请来了伦德克维斯特先生!”

“你好,伦德克维斯特先生!‘浙娘一个一个音节地说,生怕把他的名字说漏了某个音节。

“对不起,我现在要听别人的摆布。”克里斯季娜用手指了指在一旁为她做头型的女人。

“没关系,克里斯季娜,一会儿就过去了。”伦德克维斯特先生向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和史蒂夫向大厅的酒桌走去。

“来,让我们举杯庆祝吧!”史蒂夫以主人的口气倡议道,马上他就拿到了两杯带少许威士忌的冰水。

“先生!”

“怎么回事?”史蒂夫差点儿没呛着,他的身后站着那个迎接基里尔的看门人。

“来了一辆拖车……司机想开进来……”

“说清楚些。”

“还有一辆吊车。”

史蒂夫皱了皱眉头,看得出他的大脑在思考。

“拖车上的集装箱是带条纹的吗?”基里尔打破了沉闷的空气。

“是的,先生,是带蓝色条缎带的……”

“这是怎么回事,伦德克维斯特?”

“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

“那吊车呢?你要吊车干什么?”

“嗯,不知道……我的礼物在集装箱里。”

“让我们去看看吧!它很大吗?”

“不太大,六米吧。”

“六米,这很正常。”史蒂夫飞快地来到外面,差点儿没把正在犯愁的万哈凌撞倒。

拖车周围早已聚满了看热闹的人,他们想提前享受这个免费的快乐。此刻,集装箱已完好无损地被吊车卸到地上,史蒂夫在下人的帮助下解开了花结,打开箱子盖。箱子里汽车的车灯和金属外壳闪闪发光。

人群引起一阵小小的騒动。史蒂夫就像一个急于拆开玩具包装的孩子一样,从前车轮下移开固定车轮的木块,他忠实的狗“嘶巴依克”倔犟地咬住汽车保险杠往外拽。

四周的人激动起来:一辆漂亮豪华的“凯迪拉克”汽车展现在人们面前。史蒂夫向后退了好几步,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早已惊呆的宾客们,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去找基里尔。此时基里尔站在台阶上笑眯眯地看着高兴的史蒂夫,他林里的酒已见底了,几分钟前还在往来穿梭为宾客倒酒的服务生已不知哪里去了。

史蒂夫走到基里尔跟前,默默地拥抱着他,很久很久,然后轻轻地问道:“我难道又出卖了我的祖国吗?”

“没有,史蒂夫。而是你帮助了不很富有的俄罗斯人返回了一部分他们被偷的钱。”

“那我就不担心了……既然是这样,我们应该喝一杯!哎,你们在那儿干什么呢?我建议大家举杯……”

基里尔突然制止了史蒂夫:“我们一会儿再干,现在先不要去打扰客人。”

“先不干了,大家随意喝吧。”史蒂夫背朝站满宾客的小草地,又拉住基里尔,说道:“虽然我发誓在我结婚后不再打架了……但我已木是随意可以让人支使的那个年龄了……”

漂亮的“凯迪拉克”镀金的外表在彩灯下熠熠生辉。它依然停在房子前,总是不由自主地吸引了陶醉在欢乐中的人们的目光……

婚礼结束的场面是很特别的……这是对那些还能自己走动的宾客而言的。而那些嘴还在嚼着,早已醉倒在桌子底下和小灌木丛旁的人,以及在卫生间和游泳池(游泳池的水已不知被哪位明智的人放空了)里睡着的人,则一律把他们抬上车运回家。

史蒂夫和基里水依然紧紧地抓着一棵小偷树的树干,频频为这喜庆的日子举杯。假如有人问,他在参加谁的婚礼,那么他未必能答得对。已很疲倦的长笛停止了演奏,丁当作响的餐具碰撞声也静下来了,史蒂夫和基里尔最后望了一眼空空的酒杯,在穿着簇新制服的仆人的搀扶下,一声不响规规矩矩地去睡觉了。

基里尔衣着不整,但气色相当好。他的脚边放着三个酒瓶,因而他也就找不出抱怨这个婚礼的理由了。

“昨天来参加婚礼的人玩得都很开心,就像过感恩节一样……”

“可现在就要宣布全民族致哀了——你会看到,所有的人都将哀悼,就像……”史蒂夫停了一下,把标题已套上黑框的那张报纸扔到了一边,仇视地看了看手里握着的酒杯。

“你们部门的人员坐在飞机的哪一侧?你也不是联邦飞行保险委员会的成员……”

“大家都非常感谢你!在汉堡起飞后飞得太高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着陆了……”

“这个白痴的理想实现了,当机长了?”

“假如……那么我会取道这个被人遗忘的城市……现在我是国家安全处所属联合委员会的工作人员。”

“就是说,你现在在国家安全处工作?好极了!”

“你从哪儿知道有这么一个国家安全处理处的?”

“目前我手里有个活儿,史蒂夫,需要了解对方所在的领土上所发生的一切。”

史蒂夫拖长了音,问道:“可是……这是什么活儿呀?”

“这么说吧……就是进行无视法律规范、无视民族间协定的一种非传统性的活动。”

“我相信一点,你不是为克格勃工作吧?”

“假如我没在那儿工作过,现在我又从何干起呢?只不过我有一个成立侦探事务所的想法,就是不知道我们的业务范围是否符合这个规定。”

“谁是你们的头儿?”

“我是,史蒂夫。我可不喜欢去听别人的指挥。”

“那我……”史蒂夫朝这个俄罗斯人面前的啤酒瓶子看了一眼,嫉妒地咬紧双chún。

基里尔看出了史蒂夫目光里的深意。

“我记得,我们俩在汉堡已经谈到这个问题,但你依然认定,在你们队中,仍然进行不是按你想出的那些规则进行的游戏。”

“但这个比赛规则的范围现在变得越来越不确定了……”

“这很正常!”基里尔总结性地说道,“但你却闭而木谈最近这一年来你的生活确实发生了变化。”

“唉,变化也不是很大……和以前一样,喝醉酒——再醒酒,斯巴依克破坏东西和别的小动物……”

“那这个房子呢?这是那个高傲的先生送给你的结婚礼物吗?”

“我们是谁也不吃亏。”

“对不起,先生,有人找您。”身后突然有人说道。

“谁呀?”

“专业代理人斯密特和科陵兹,先生……”

“什么他妈的代理人!”史蒂夫看了一眼基里尔,想介绍一下他的朋友这次干出了什么事情。

“这是两个讨厌的家伙,好像是从联邦调查局来的。”

“这我听说过!他们要在我的家里干什么勾当?”

“十多分钟后我们会弄清楚的。”基里尔转身对看门人说:“拖他们一会儿。你,新郎,带我去你的办公室。我们应该单独说两句话。”

“真见鬼!”史蒂夫从桌子底下摸出在家里穿的便鞋,费劲儿地挺直了腰,“带他们去小客厅,告诉他们,我很快就下楼。”他冲着仆人说道。

史蒂夫很难受的样子,步履沉重地向自己办公室走去,而基里尔很快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了衣服,随手带上记事本。

“老爷子,快告诉我这两个人的情况。”

基里水把史蒂夫推到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10·远走高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级间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