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间谍》

12·引 子

作者:费里·多尔

“钱的用处,连白痴都知道,目录上是什么?”

“按照字母表的顺序读,你看行吗?‘阿夫杰伊坐得更舒服一些,用单调而低沉的声音按顺序读起来:”铝,企业名册,按照步骤首先要提供铝土矿,然后是加工、推销……你感兴趣吗?“

“当然!请读下去!”

“签合同,法律经纪人,按部长会议变更计划……最高苏维埃……那儿有令人难以忘怀的列奥尼特。伊利奇和其他一些已故的同志,核算图表……”

“你看,那边有个男人,板着脸,目光中透出狂热,看到了吗?”

“还没看到……对外贸易部和财政部负责这些工作……”阿夫杰伊又接着读目录,“军事工业委员会,开采金矿……他们已经私分了一切!基里尔。谢苗诺夫你则一无所获。”

“那么,你是为此而感到伤心了?”

“我和你不同……我向来不占别人的便宜!”

“不过你还是有些不高兴,阿夫杰尤伊,是吧?”

“是因为家里的事,狗丢了。”

“巴谢特丢了?”

“对。也许是碰到了一只发情的母狗,也许是被人偷走了……”

“到底是怎么搞的?”

“我一出楼门,就看见狗尾巴一闪而过,随后我在整个街区走了四个多小时,简直要喊破了嗓子……”

“大概能找到吧?”

阿夫杰伊沉默了片刻,看看表说道:“彼得和你的人在哪里?”

“鬼知道……大概被加尔金的头头儿缠住了。你也明白,一天出现了两具尸体:西利尼茨基和一名新闻记者。胖子又在现场失踪了。”基里尔向竭力屏住呼吸的茹科夫方向点点头。“你瞧,基里尔!人单势薄是不行的!你的人只会胡说八道,不懂得动脑子!”阿夫杰伊又看了看表,“就这样吧,我该回家了。拿到这些好东西你想怎么办?”

“卖掉!”斯捷潘插了一句。

基里尔走到斯捷潘身边,拍了拍他那开始谢顶的头,说道:“怎么,合你回味了,鬈毛?”

“你说呢?”

“原则上,你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斯捷潘,你正面临这样一个问题:脱发的过程往往就是智慧减退的过程。这样吧,当你想发表自己观点的时候,请戴上假发,你就会被当做聪明人了!”

“你他妈想自找麻烦吗?”

“真是小孩子!”阿夫杰伊笑着说,“好吧,我去找我的狗,而你,基里尔,搞定后给我个信儿。”

“再见,我得等彼得。我们要~起商量一下以后的事情该怎么办。”

彼得比预计来得要晚,并且只带来了加尔金的朋友格里布曼。谢尔盖,因此没谈什么。晚会像往常一样,喝酒、打扑克,只有茹科夫因没完成对基里尔的许诺而心神不定。在睡觉前基里尔走到茹科夫跟前,说道:“你有些魂不守舍,什么事这么苦恼?”

茹科夫哆哆嗦嗦地用手擦了一下脸,说:“当然是因为钱了。”

“怎么,没钱你睡不着觉?”

“噢不……是你没提钱的事!”

“你会得到十万,如果需要的话,明天你就能得到。不过我提醒你,到时要是打退堂鼓,一分钱也别想拿到。你去买些随身衣物、票……其余的东西在那儿会得到。为什么过海关你要拖这么大个包?”

“为了明天能快点走,我已经花两倍的价钱买了张黑票,不用再买了。”

“你自己定吧。”

“那其他事怎么办?还有机会吗?”

“会有的。我认为斯捷潘毫无主见,问题是彼得怎么想?”

“别说没用的!赶快问问他吧!”

“彼得!”基里不叫住正在上楼的朋友,“到我们这儿来,有个小问题需要解决。”

彼得疲倦地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他们跟前:“什么事?”

“安德烈问,他是否可以从菲什金那地拿一份钱,你知道这事吗?”

“知道。斯捷潘说过这事……是你的阿富汗朋友吗?”

“是的。也是菲什金的手下。”

“光盘我们还得另外付钱吗?”

“是的”

“他想分多少?”

“我也不清楚。”安德烈显得有些慌乱。

彼得把目光转向基里尔,问道:“一共有多少?”

“你不知道吗?八千多。”

“那么算一下吧:给斯捷潘百分之十……”

“还有七千六。”

“我们得六百。工资、奖金……”

“滚!想得倒美!”

“那也得坐上什么滚!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分!”

“扣除斯捷潘的,六百分给大家。”

“还剩七千。什托利茨,不管别人高不高兴,你和我分一份。”

“而你,安德烈,该给你一杯柠檬汁。你觉得怎么样?”

“我可以喝光它吗?”

“彼得,给小伙子一杯柠檬汁,不然他会睡不安稳的。”

“没问题。不过要让他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中头彩的,要是那样的话,赚钱也就太容易了!”

“我只要有吃有喝就够了……”

“你买的去哪儿的票?”

“去匈牙利的,想去看看巴拉顿湖。我们当强盗的先辈在巴拉顿湖畔,从马扎尔人那儿买下了大片土地,周围都是俄罗斯人。”

“我的房后就是巴拉顿湖。那儿虽然不大,却总出一些离奇的事,让人感到厌烦,甚至青蛙都大批死亡。去看看吧!”

“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不过在莫斯科混饭吃也不错。”

“要是找到我怎么办?不,亲爱的先生们,我最好还是去匈牙利,在那儿能喝点托考伊葡萄酒,如果寂寞无聊就到塞尔维亚人那儿去。”

“别忘了留份遗嘱,写上我们的名字……”

“毫无疑问,基里尔,在遗嘱里你列第一位。”

“好吧,具体细节留到明天早上再说,小事我们躺着唠。”

“我未必能睡着,胸口有些痛。”

“客厅的书架上有录像带,厨房的柜子里有酒,下酒菜到冰箱里找。电视声音别太大,你知道家电怎么用吗?”

“我可是从喀布尔来的!使用家电我是行家。”

“那么你就消遣吧,我们去睡了。”基里尔拍拍彼得的肩,“顺便问一句,梦见女朋友了吗?可别瞒找。”

“得了吧,她是个固执的女孩儿,怎么哄也不上床。”

“是吗?你真太没本事了,彼得。”

很快,屋子里静了下来,只有客厅里电视开着,不时传来安德烈自得其乐喝酒的声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级间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