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间谍》

22·例行调查

作者:费里·多尔

这就是她的样子!有无数的花园、菜园,窄窄的浑浊的小河,一大群吸血虫和一大群乌鸦。灰色的曙光使那简陋小房的昏暗的窗子透了点儿亮光。随晴朗温暖的黑夜而至的低沉的云朵,向地面挤压着别墅的沥青油毡屋顶和稀疏而弯曲的松树树冠。小镇的生活对凉爽的新的一天置若罔闻,只有十几个自愿去采蘑菇的人带着大筐于匆忙走向小树林,希望在一大堆罐头盒和废弃的锈迹斑斑的车身中间找到几个生虫的红菇。

彼得躺在汽车后座椅上睡得很沉,由于噩梦的折磨。他嘴里不时地哼叽着。他的朋友昨天过得却远不是他想的那样,他倒也愿意在清晨前挤出两三个小时睡上一觉。但时间在催促基里尔,于是他想尽快行动起来。

“到了,起来吧,彼特鲁哈!”

“我们在哪儿?”彼得问道,一边还在哼哼,呻吟声似乎可以使卵石路面都很可怜他。

“在我们要去的地方。”

“阿夫杰伊那儿吗?”

一个带花园的小房,总共只有一层,几块萝卜地和其他一些绿色植物。醋栗丛中,停着一辆蓝色的四十一号“莫斯科人”,窗下扔着几个白兰地的空酒瓶。

“是的,妻子好像是对的,小伙子这几天自己付钱……”彼得半闭着眼睛像个梦游者跟着基里尔走上台阶。门开了,他们走进外廊,发现阿夫杰伊在简易木床上睡大觉,搂着一只不知什么品种的狗。一端套在狗的项圈上的狗链子被裹在一堆曾被叫做是被子的破布里。基里尔从阿夫杰伊身上扯下破被子,狗链子的那一端死死地捆在睡觉人的脚踝上。

“我总算找到了自己的巴谢特狗!”彼得冷漠地说,想在外廊里找什么东西坐坐,让他那累坏了的屁股休息一下。

“如果说这是巴谢特狗,那它的长腿也太长了!”

“腿长长了,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阿夫杰伊!”基里尔摇了摇睡觉人的肩膀,“公鸡早都叫过了!”阿夫杰伊从被他当做枕头用的棉袄上抬起头来,用不清醒的眼神扫了一下周围。“伏特加在冰箱里,小菜在畦上,鸡我前天就吃光了……”含含糊糊地说完这些,他把鼻子埋在棉袄里,打起呼嗜来。

“别佳!”基里尔招呼着在外廊角落里安静下来的朋友,可别佳很舒服地躲在装啤酒的塑料箱里,在给阿夫杰伊那呼哧呼哧的声音伴奏。只有狗——它胖乎乎的,懒洋洋地摇了摇尾巴。

“朋友,让我来改变对你的强制措施。”基里尔从阿夫杰伊的胜脚上解开狗链子,和拘一起走进院子。“你会挖萝卜吗?”

拘一直把基里尔领到主人的车跟前,抬起腿,幸灾乐祸地在前轮上开始自己的杰作。

上完厕所之后,他们去了菜园,不管朝哪个方向,到处都看得到主人身体各部位留下的痕迹,看来很难和地心引力抗争。基里尔环绕着被毁坏的菜园,即使是一群牛也未必能使自己种植的东西受到这么大的损失。两把莴苣,一点儿剩下的绿葱和几根洋萝卜——这就是如果不用铲子能够从地里弄出的所有东西。

在基里尔做采集工作的时候,狗在园子里跑了两圈,在某处给土壤施肥,然后很幸福地跑到放它出来的那人跟前。

“你不吃萝卜吗?”

狗摇了摇尾巴作为回答,似乎想让基里尔跟着它,朝房子跑去。

那里一片乱七八糟,电视机在咝咝地响,屏幕上颤动不止,桌子旁边是两把翻了的椅子,到处都是昨天“竖起小公牛尾巴”

的节日酒宴。基里尔与生俱来一种管理家务的才干,他用抹布把脏东西包起来,走出门,扔进垃圾箱。

“干什么,基里尔?我老婆会因为我洗餐具而打死我!”阿夫杰伊在台阶上冲基里尔喊叫,全身都是泥土块,戴着那副镜片有裂纹的眼镜,右手拿着半瓶白兰地。

“我们这儿是什么节日?”

“我们在准备伞兵节!”

“昨天你学会挖战壕了?”基里尔指着被毁坏的菜园问,“离节日还有两个多星期呢!”

“那儿……就是海军日!你是海军吗?”

“我是个部队建设人员,我认为这不会影响你少先队员的激情吧?”

“从来不会!”阿夫杰伊下了一层台阶,刚刚被截肢的缅列西耶西可能会羡慕他的动作。

“别弄地了,我来了!”

但谁也不会急于接受他的请求,于是阿夫杰伊碰上了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像没有别人的帮助搬家一样。他坐在台阶上,把瓶子放在光着的脚掌上,把胳膊肘放在受过伤的膝盖上,用手掌托着自己那独立存在的脑袋。

“早上好,同志们!什么风把您……”安德烈用食指指了指基里尔,“和您?”指了指狗……“还有您?”用大拇指指了指后背,是别佳正做着自己的脏事的方向。“大概又干出什么事来了吧?我希望你们到来的原因又是因为加勒比海危机,我的伏特加还够两天左右,到星期一之前我都有空,就像国会议员那样……”

基里尔走到准备喝酒的阿夫杰伊跟前,用两手把他抱起,朝淋浴室方向拖了几步。“早操之后去洗澡,这已不是什么秘密!”

“早操”一词比句子的开头高八度,如此响亮,使得远处的狗吠叫起来。但事儿还是办了,经过一夜早已冷了的水流喷向可怜的阿夫杰伊的脑袋,过了几分钟,从淋浴室薄薄的墙那边传来令人振奋的歌声:“如果你想健康……”

基里尔在别墅里费了好大劲儿找到~条相对干净的手巾和一双新经济政策开始时期的凉鞋,把它们扔进了醒酒的地方后回到了屋里。没费特别的力气,基里尔就用十个鸡蛋,一块猪油,菜园种的剩下的一点地东西搞出来一顿有点儿像样的早餐。当受刑之后身体有些发紫的主人回到房间里的时候,剩下的餐具已经整齐地摆在了桌子上,眼前的情景使阿夫杰伊想起烹调书里的彩色插图,名字是“春天的色拉”。

“这里只缺一样东西,”阿夫杰伊用两个早上经常代替装茶的容器装饰了餐桌,他不像其他人,没有用啤酒透一透,他更喜欢在这之前喝的饮料。“不要用啤酒使头脑糊涂!”他喜欢对不幸的酒友重复这句话,而在喝了醒酒饮料一个小时后,他又回到了对他来说很少,但却是主要的狂饮状态。

“我喝一杯酒,而你应该戒酒!应该描绘出这样的情景,如果你认为没有什么可以帮我们的,就继续迅速地喝得大醉。”

阿夫杰伊皱了皱眉头,鼻子哼了一声,扶了扶歪了的眼镜,盯着基里尔:“基里尔,干嘛像印第安人那样光盯着我看,说话呀!”

“你把那些小男孩儿放哪儿了?”

“装在汽车里,然后锁进别佳的车库。”

“他们不会逃出来吗?”

“应该不会。”

“别把他们一个一个压着肚子摞起来,那样他们会憋死的!”

“肩靠肩,脸冲脸,省得寂寞……”

“你想让我做点儿什么?”

“你知道西夫获维卡那的豪华别墅吗?”

“谁不知道!”

“我需要安全信号系统图和锁的密码,如果可能的话,躲藏几天。”

“安全信号系统图我能帮忙,密码是专业人员的事儿,但这个问题也可以解决。下面是什么?如果你把这些小男孩儿放出来的话,躲几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这是委员会机构,那本必能赏识你高贵的手势,如果你把土兵扔倒在地,就朝他们脸上吐。”

“让捷列霍夫决定怎么对付这些笨蛋,他是在编人员,上班拿工资。不过,不管怎样,应该保护。也许,你可以安排我和你的头儿会面?”

“你也太幼稚了吧,他没有命令什么事也不能做,你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

“要是我有什么东西让他感兴趣呢?”

‘什么?钱吗?他会打你脸,然后狠狠教训我一顿!“

“干吗这么粗俗!也许他对西方部队中我们可敬的同胞获取资金的机制感兴趣。这方面在掌握的材料中谈得很少。”

“鬼知道他……也许能做成。可你干嘛不把这些材料给新闻界呢?我认为这是最理想的出路。”

“我糊涂的朋友,乍看上去是这样的!但从刊登到开始研究的过程太长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早已被类似你找这样无名的士兵坟墓中的蛆给吃光了。”

“但你应该清醒地估计形势!对你,他一点儿也不了解,凭什么相信你呢了”

“让他对我个人调查嘛,我还被编在后备队。”

“那我试一试吧……你想以什么名义做?”

“让我加入现在行动计划的分队,哪怕是和你一组,在你的直接领导下。”

“做这样困难的事,还得……”

“完成自己的活儿。”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行。”

“那不喝点儿吗7 ”

“头儿怎么办呢?”

“他怎么,不是人吗?况且我喝酒得到他的赞许,他亲自给了我五天的假期。”

“你做出了什么功绩吗?”

“去高加索出了一趟差。”

“是夫纳西切万吗?”

“不,去第比利斯,现在亚洲部分的民族正进行阴谋活动。基督教踉我们更近一些。”

“给你的主教打电话,说等着……”‘“一百马力的拖拉机?”

“一百马力的拖拉机。”

阿夫杰伊拉紧家里穿的仿锻面短裤,拨了交换台的号码:“小鸟儿,7 -50-2 -5 -8 ,请报告中校,阿夫杰伊,我等着……”

过了两分钟左右,话筒里响起了一个遥远的声音,如果可以把将军十五秒的谈话称作是交谈的话,那就是指定了见面的地点和时间。阿夫杰伊放下听筒令人安心地笑了一下。

“晚上九点以后,在他的别墅,在叶尔绍夫。”

“这是在兹韦尼格罗德郊区?”

“是的,他说如果他耽搁了,请咱们等一会儿。”

“很好!现在六点半,我们来得及收拾一下自己,飞一趟斯捷潘那儿和捷列霍夫见面。”

“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想喝点儿酒,睡两个小时。”

“我也是!彼得也赞成一天有这样一个好的开头。昨天我就跟这个笨蛋要酒喝,可他这个寄生虫,却把很多满满的酒瓶子扔到用我的血汗钱买的汽车上!”

“你的血汗钱不是最后的,阿夫杰伊的酒,看样子够你喝个够的!但在十九点之前必须准备好,不能有一点儿醉意!”

“你去哪儿?”

“去古德金山,你妈的!我不在的时候,想想‘达伊姆勒尔’怎么办?还是你想把他送给警察?”

彼得朝阿夫杰伊点了点头,邀请他也参加辩论,然后手一挥,大嗓门地开始说:“基里尔,你不认为对一辆车来说,两具尸体太多了吗?我不需要让自己的东西毁灭!”

“别生气,别说丧气话!首先,暂时没有两具尸体,而只有一具……”

“什么都是一个!我不需要这样的汽车,你想放哪儿就放哪儿吧。你愿意,可以给警察,也可以卖给下一个该死的家伙。”

“呸!你这个笨蛋!”基里尔愤怒地扯电话听筒,“阿夫杰伊,这么好的车你也不需要吗?”

阿夫杰伊摇了摇头,“不,基里尔,我们没有必要暴露自己,我在开车的时候很少喝酒。我的车没什么,撞坏了我也不心疼。

可是买好车得排队等,不,我坐‘莫斯科人’就挺好。“

“那就随你的便吧。”基里尔拨了内务局问讯处的号码,得到了希姆基内务局的电话号码,“应该去……”

“你疯了吗?”

“你们都去,我怎么会在自己的地方东倒西歪的呢?”

“你自己去吧!”彼得想逃避这冒险的一步,坐在桌旁,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酒,“我需要歇一下,抽支烟,就是到傍晚也好!”

“奔驰的证件在哪儿?”

“在车里,”彼得咬了一口萝卜,“去吧,让你的屁股去挨打吧!”

阿夫杰伊穿着浅色的夏装和轻便的鞋,匆忙剃干净的脸上戴着一副时髦的眼镜,样子看起来是令人倾倒的。但是,他走路和谈话的特点在一百依里之外就暴露出走私劫匪的本性。

“达伊姆勒尔办的证件是你的?还是这个笨蛋的?”

彼得不清醒的心认为自己受到侮辱了,他看都没看自己的朋友,重新把杯子倒得满满的。

“怎么样,走吧?”阿夫杰伊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正了正挎在肩上的手枪套,然后朝出口走去。经过彼得的时候,他停住了,把剩下的酒倒进他的杯子,同时说:“你这个坏蛋,看护好菜园,别忘了喂狗,等我回来问你!”

彼得甚至没出来送伙伴们,忧郁地看着不时闪现的汽车盖儿,车朝岔道口方向远去了,他进了外廊,坐在简易木床上,摸到阿夫杰伊没喝完的一瓶白兰地,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不能这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2·例行调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级间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