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间谍》

04·谈判成功

作者:费里·多尔

“到星期六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你还是得干活!”基里尔冲奥尔杰斯喊道,喊声盖过了浴室的流水声。

奥尔杰斯洗着快长满整个脸的大胡子,不满地皱着眉头说:“我正忙着呢……”

“忙什么呢?能告诉我吗?”

“忙着给我鼻子下方和下巴上面长出的幼苗施肥。如果你想提议我做与此无关的事,那么就请你慷慨解囊,发我加班费吧。”

“这是干什么?讹诈吗?”

“完全正确。”奥哈拉迈着佛佛般懒散的步子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并将自己硕大的鼻子伸到他所看到的缝隙中。

“如果是这样,那么请到这儿来。我给你刮脸,然后我们叫一位跑腿的,这里有一个机灵的小伙子,他十分钟就能给我们送来与你的脸型相配的假胡须,我们再给你穿上红茄克和蓝裤子,把你送到柯尼阿连特去吸引各种肤色的小孩子。你觉得前景如何?”

“你能保证按小时付工资吗?”奥尔杰斯饶有兴趣地问,往自己的高脚杯里倒了点杜松子酒。

“那是当然……仍旧是每小时两百美元.一天工作二十个小时。”

“嗯,嗯……公园可是几点就关门呀!”美国人喝了点酒,吧嗒了一下嘴。

“那就是你的事了。两周时间你可以恢复自己的财政地位,当我和史文森带他的儿子杰尼去玩旋转水马时,你也一起疯狂吧。你要知道,著名演员演丑角一小时就是两百美元!”

“是呀……”奥尔杰斯含糊不清地嘟哝了一句,把酒喝完了。

“我没听清。你是想去刮脸吗?”

“不,不!!!”

“你要继续工作吗?”

“是的!!!”

“很好。”基里尔自言自语地嘟哝着什么,就像海象一样在浴盆里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顺便问一句,你家里有电脑吗?”

奥哈拉跷起了二郎腿,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支雪茄,用锐利的牙齿咬断了诱人的烟头。

“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听到了。”他用打火机点着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

“你可别浪费我的杜松子酒了,尤其是我那好烟,它可是我随身必备的。”

“我也喜欢吸这烟……”

“它能帮你溜进马克纳季兄弟的计算机房吗?”

“什么意思?”

“关于什么意思得以后……”浴室的哗啦哗啦的响声停止了,响起吹风机的声音。“真见鬼!”

“怎么了?”

“又得染染头发!头发根变得暗淡无光了……”

“你的头发是染的?”

“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

“这是你的事。”

有人轻轻地敲门。

“格陵兰人!是谁把门抓得咯吱咯吱响……”

“你去看看是谁。如果是打扫房间的女服务员,就让她过一个小时再来。把烟掐灭!”

“掐灭了你再给呀,白种人。”奥尔杰斯低声说道,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

打开门,他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中等身材的中年人,秃顶。那人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小心谨慎地盯着黑人。“请问,您是谁?”

“我就是我呀。你是谁?”

“我是宾馆的领班。我想见伦德克维斯特先生。”

“请等一下!”奥尔杰斯关上门,回到了客厅,“是一个男子,说他是你下榻之处的领班……让他进来吗?”

“让他进来吧,大概是理查德。”

奥哈拉又回到门口,彬彬有礼地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等得有些烦闷的领班。

“请您进来。殿下很快就出浴,马上出来见你。”‘“也许,我等会儿再过来更合适吧?”领班怯懦地探问道。

“不用!说让你现在进来就是现在!”奥尔杰斯非常不客气地猛然一拉那可怜人的袖子,把他给拽进了房间,“进来吧!”

理查德刚走进客厅,基里尔也出来了。他头上包着毛巾,身穿浴衣。

“是理查德吧?”

“是的,先生……”

“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先生……”理查德离老远就开始说,“宾馆的经理让我来问您,是否打算在这里长住?”

“还有吗?”

“还有就是,如果打算长住,住到什么时间?”

“换而言之,您,理查德,想询问我的支付能力吧?”

“看您说的,先生!”

“别隐瞒了,理查德。”基里尔转向奥尔杰斯,“本斯,到卧室把我抽屉里的钱夹儿拿来。”

黑人赶忙后退,快步直奔卧室。

“这位先生是谁?”

“这位?这位不是先生。这是我的奴隶……”

“什么?”理查德瞪大了双眼。

“还是在十六世纪,他的祖先就属于我们的家族……”

“但是……”

“您是想说,奴隶制度已经被废除了吧?”伦德克维斯特先生微微一笑,并向随声附和的奥尔杰斯递了一个眼色,“不是所有的地方,理查德。例如,在格陵兰就没有被废除。在那里居住的只有格陵兰人,而他们,唉,根本就不识字。是呀,从哪儿能学到呀……”基里尔疲倦地叹了口气,好像在怜措格陵兰人的苦难命运,“他们从出生到死就不分昼夜地锯冰,就这样生活一辈子。”

“对不起!”

“没什么,你不了解这些嘛!”伦德克维斯特先生难过地摇摇头,“那也没什么奇怪的,因为你们的民族一直忙着做自己的事情。又怎么会了解到那些可怜的格陵兰人日日夜夜地锯冰.就是为了一家老小呢!”

“是的,先生……可是,锯冰干什么呢?”

“为了不冻死。你要知道,那里有多可怜!阿拉斯加和格陵兰相比,简直就是非洲了!是不是,本斯?在未结冰的水下面捕鱼或者锯冰……”

“是的,主人,是的!”

“也许,您该坐一会儿?”基里尔问理查德,“您的脸色很不好!”

“真的吗?”领班摸了摸自己的脸,确信自己的耳朵、鼻子都还好好的,就坐在沙发上。

“这是我的信用卡,理查德,您可以拿去清偿我的账。”他把卡递了过去。领班拿到手里,马上又扔了回去,好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一样。

“不,先生,对不起。下一次等您方便时给我打电话,我们再带来所有必须的……那么现在,对不起,我要向你告别了……”

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弯着腰后退着向门口挪动,嘴里不停地叽哩咕噜地说着什么。他的动作相当的灵活,一点都没碰到摆着的物品,也没撞到墙角。等退到了敞开的门口,他直起身子又例行公事地点头行了个礼并大声说道:“很抱歉,打扰了,就这样吧……”在最后要关门时,脸一红,很快地说了句:“殿下!”就把门关上了。房间里的两个人深深地吸了口气,无声地对视片刻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奥尔杰斯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头儿。

“格陵兰人,你塞给他的是什么?”

“白金的信用卡……”

“那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吓成那个样子。两百万美金让他握了一会儿……可怜的人……”

“可怜?他未必比你可怜!好了,我们该继续谈我们的问题了!请坐。”基里尔先坐到软椅上,跷起了二郎腿,点着了一支烟。

奥尔杰斯不失时机地从烟灰缸里拿出没吸完的那支烟,在基里尔异样的目光下又点燃了。

“说吧!”

“如果我们打算潜入联邦调查局的电脑网,为此该做些什么?”

“应该知道密码才有权进入。”

“你肯定自己没有这个权力了?”

“史文森知道一切!”

“史文森是知道……但他未必会拿自己美丽的祖国做交易!

你的电脑还有别的途径吗?“

“我的电脑恐怕办不到了。为此目的得使用更大容量的机器,通过因特网或电话站……”

“更大容量的机器是什么意思?”

“因为进入联邦调查局网络的路径是由‘杰克—阿尔法一500 ’控制,我们应该弄到‘阿波罗一德恩一1000’或‘斯帕克一75’型的机器,至少需要三台这样的计算机。”

“类似的设备得多少钱?”

“在我们地区每台两万元……”

“我们可以用现金买这些设备,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应当往布朗克斯跑一趟,拜访一下我的兄弟……”

“好,去跑一趟吧。想在城郊租个小房,如果不是纯白人区也可以的。租半年,我们将自己的计算机中心设在那儿。”

“有了设备,事情就好办多了。破坏防护装置,虽然不是主要的,但是也不是小事。不然没过五分钟就测定到了我们的装置。

不出十分钟就给我们戴上了手铐。“

“好了。我们过一会儿再戴手铐吧。”基里尔从写字台里取出钱,扔到奥尔杰斯面前几沓,“这是买设备和租房子的……”

“喂,格陵兰人,那我的酬金呢?”

“先预付给你百分之十。事成之后再给你所有的酬金,一分不会少。小心点,别让流氓给你洗劫一空!”

“这你不用担心,我会搞定的!”奥哈拉把钱分装进口袋里,站起来问:“没事了?”

“没了。你同格林贝格联系一下,请他帮助安排一下与彼得连柯的同伙见面。这次见面是我的第三号计划。”

“那么第一号计划是什么?”

“强姦丰满的黑女人。最好她怀孕七个月。”

“你心理变态呀!”

“每个人都有不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第二任妻子是白人,对吗?”

“对。”奥尔杰斯不明白基里尔的用意何在。

“你在她怀孕七个月时强暴了她,说实话,是不是?”

“是的。”

“你喜欢这样,是吗?”

“就算是吧。”

“那么我打算为所有受你凌辱过的白人妇女向你讨回公道。”

“真弄不明白,我们俩谁是丑角,格陵兰人。”

奥尔杰斯捏着还没熄灭的烟头走出了房间。

“……如果你有什么事不成功,那就该找到你失败中的过错,那么心里会轻松一些。如果你害怕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承担责任,那就该找一找自己不尽职的适当原因……很容易想出不存在的原因,总之,也很容易替自己的软弱辩护,可以推托是天气条件不好,也可以说是膝盖痛。或者推托是因为那位按下的邻居。没有事情做可真惬意……把履行的义务都转托给不幸的受过人可真好。然后,让自己相信,如果不是上帝保佑,那么自己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那时你就无法忍受类似的耻辱了,而在你心目中,社会也不再是有能力、精力充沛、品质纯洁的化身了。在发生这些事后,坐在镜子前,你多次确信你还像以前一样是一个活生生的、年轻有为的好人。经过一段时间仍然会有空虚的感觉。

这种空虚充满了你生活的空间。虽然镜子还像从前一样,向你报告使人振奋的消息:“你一切正常‘。你环视四周,看到的只是一个破灭的希望和末实现的计划,把你同现实世界联系起来的一段段思路,冷漠的人际关系……下一步怎样?众人的指责和整个人充满了嫉妒及惟利是图的心态?好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也没人想起我了。甚至那位楼下的邻居喝完订婚喜酒回来在楼门口遇见你也匆匆擦肩而过,好像你是一个垃圾桶。你又跑到不知为什么已变得令人厌恶的镜子前,试图弄明白,你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忧伤总是压在你心头。你又重新想起一位位早已忘怀的亲人和朋友,寻找那些代你受过的人。你的心中充满了仇恨。在你的圈子里早已经没有合适的候选人了。你从家里跑出来,在酒精和女人中寻找片刻的慰藉与忘却。喝了很多却没醉,试图吃饱却仍是饥饿,愤恨已达到了顶点,并且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你成了可怜的人。你打的电话声音就好像是临终前的呐喊,而在电话线的那一端,早已将你从生活中抹去的人们疲惫地问道:”怎么?

足你吗?‘莫名其妙地摇摇头就挂断了电话。你觉得电话线绕着你的脖子系得好紧。窗外的雨夜和那位楼下的邻居——一切都折磨替你……我不知道为什么找给你写这些,但是,请相信我,彼得,我不能再忍受你每日的电话铃声及你醉酒后的哀号和因生活失意痛楚的呻吟。爱情和友情是用金钱买不到的。它们也许可以出售。与怜惜的感情并存的不是参与和理解的感觉,而是厌恶的感情。但是我不能评判你,彼得。如果什么地方说得不对,请原谅我,你过去的朋友基里尔。“

打上个句号,他又重新读了一遍信。好像听到通风装置呼呼作响,电视屏幕上无声地闪现着一幅幅画面,不知在说明什么,也不知为什么要说明。基里尔吸了口气,倒了点葡萄酒喝光了。

“如果突然弄清楚这座被称为地球的乱糟糟的房子,那么我无疑从调查者变成了患者……杂技场!但是在这个杂技场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4·谈判成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级间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