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级间谍》

06·电脑黑客

作者:费里·多尔

斯普林格菲尔德。傍晚,所有的房子都是一样的单独住宅,窗户里亮着灯,房子不远处的游泳池里一群快乐的年轻人在戏水。奥尔杰斯和基里尔在闷热的车厢里决要窒息了。两个人也没什么话说了,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车里越来越热,让人很不自在。由于紧张的等待,附近的任何一个动静都会使他们警觉起来。随着车轮声的渐渐远去,他们才又重新感觉到因长时间坐着而湿透的裤子和背心。

“安个空调就好了……”基里尔沮丧地嘟嚷了一句。

“如果他今天不来呢?”

“我和你说空调的事,而你却……”基里尔抹了一把脸上的汗,“今天不来,明天一定来,肯定会来的。就像一条从吸大麻到吸可卡因的路。他不可能只在圣诞节和感恩节干自己的事吧?”

“也许,他经常不起床呢?”奥哈拉伸了一个懒腰。

“他总是按时起床。他可以把自己的优点放一部电影了……”

“你可以确定,谁会完蛋吗?是地吗?”

“我和你说空调的事,而你却总说别人要完蛋。”

“滚一边去吧!”

车厢里又沉默了两分钟。

“我的护卫舰里就有空调!你可以尽情地享受,冰水从蒸发器上往下淌。”

“你就在那儿幻想吧!我对此事可是很严肃!”

“那你讲一讲!”奥尔杰斯又有了精神。

“嗯!简短地说,像你这样的丑角……人们用三周左右领他从一个帐篷走进另一个帐篷……”

“为什么?”

“为了同当地的居民认识,同看家的企鹅认识……”

“你又说谎了!我昨天特意看了百科全书。企鹅只在南极圈有,是在南极洲生活……”

“那你说说,格陵兰在什么地方?”

“什么在什么地方呀?在挪威那个地方呗。”

“你真是糊涂虫!那你告诉我,英格兰在什么地方?”

“在欧洲。这我可知道!”

“那马尔维纳斯群岛呢?”

“什么岛?”

“马尔维纳斯群岛!在那里英格兰和阿根廷曾发生过战争……”

“什么时候发生的?”

“你可真是的!你听说过泰特切尔的故事吗?”

“你讲讲吧!”

“是这样的。她和阿根廷的军队作战,为了保卫大不列颠的领土不受侵犯。”

“一个村妇?和阿根廷的军队作战?你又说谎,兄弟……”

“滚你的吧!”

“你还是自己滚吧……他们那儿有看家的企鹅!我在动物园里看见过那种企鹅,用后腿走路!”

“用两只爪站着,正好他们可以用嘴啄你这混蛋。因为你身上有一股特别的气味……”

“为什么有特别的气味?”

“因为……因为……你,大概每天都换短裤吧?”

“嗯,是的……”奥尔杰斯不好意思地说。

“而在格陵兰,去哪儿弄水洗短裤呀!”

“怎么,总是穿着脏短裤的。”

“也不完全是。那里的人们不穿短裤,用整整一天收集的尿来洗。”

“看来,他们不能经常洗了……他们人多吗?”

“多,许多人都有病。如果不算企鹅有一百个人……噢,看!

他来了!“

的确,一辆“梅尔斯”急速地驶到律师家门口。后面有一辆面包车,车库的大门升了上去,汽车开进了车库。

“有信号吗?”

“你说什么?我正算计着,一个格陵兰人一年中有多少次用自己同胞的尿来洗漱。”

“我在说,捕鼠器已”呼‘地一声合上了,把机器打开吧。“

奥哈拉按了一下键子,监视器上出现一个灰点。

“画面呢?”

“等一等,一会儿就有了。”

过了半个小时,卧室里的灯亮了。所有的人都穿着一样的红色长衫。一个小男孩儿走进了房间,大约有十三岁。

“真见鬼,‘澳尔杰斯震颤了一下,”这是要干什么?“

“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多面手!”

“你这傻瓜!”

“你说我什么?”基里尔摇了摇头,“一个白人女孩可以代替他的位置。他可别完蛋了,可怜的孩子!”

“住嘴!要不然我接你!”

“摸我?那我请问:我们当中谁是种族评论者?”

大约持续了三十分钟。基里尔暗自惊讶少年的能力。完事后,他微笑着,往自己的大嘴里塞了很多草草。

“最好刷干净牙齿。”

奥尔杰斯将目光从监视器上移开,一声不吱了。鼻孔里喘着粗气。基里尔相信,如果给他力量,他就会把这帮败类撕成碎片。

“你也别太难过了。你看,小男孩就是要挣钱呢。”

“是呀!如果要强暴一个白人男孩,整个美国都得站起来!黑人就可以以此为生?”

基里尔心里一直考虑着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他斜眼看了一下奥哈拉,表示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算了,检查一下,录得怎么样,过十分钟左右就关掉它。我有件事不明白。你是干侦探这一行的,你很清楚,用这种方式窥视别人的私生活,结果掉到了粪堆上,你身上散发的臭味远远超过了你监视的那一类人身上发出的气味……而我们在这些狗杂种们消遣开心的时候,还要想一想怎样把这个小男孩藏起来让他远离罪恶……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这样的藏身之地……”

“我们应做什么?”

“第二辆车里就是那位能签署供词和录像材料的陪审代办员。”

“现在找到律师不容易,”奥尔杰斯看了看手表,“他在那儿能呆多久?”

基里尔两手一滩。

“我尽量同代办取得联系,然后再叫一辆出租!”

“那就太好了。该让谁说话,该让谁闭嘴,我想,我俩的钱还是足够用的。”

一天的工作又结束了。表上的分针已指到了数字“12”,西尔伯施泰因先生合上信笺夹打算去做他晚上该做的事。可是他有些记不清了,今天打算做什么。为了帮助他想起,他打开了记事簿。那儿并没有记什么特别的事情。九点钟同一个客户吃晚饭,然后就睡觉。西尔伯施泰因先生珍视自己的睡眠,就像珍视健康食品、昂贵的饮料和衣服,以及所有花钱能买到的东西。一天一支烟,一杯鸡尾酒,清淡的沙拉,一些鱼子……然后就是睡觉。

电话铃声打断了他那令人愉快的想法。

“奇怪,亨利到现在还在工作了”律帅想了想。亨利是一位非常可爱、干净利索的年轻人、他风度翩翩,手指细长。这个孩子不错。但时间是希望和爱好的凶手……

“你有事吗?亨利!”

“有拜访者,先生,是本斯先生。”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是,先生。他是从斯普林格菲尔德那儿来,从监护委员会来的。”

“从斯普林格菲尔德那儿来的吗?他想干什么?”

“他找你有急事,先生。这件事关系到圣巴里克孤儿院的一个受教育者。”最后一句话亨利说得特别突出。

“两个月前就该找人替代他了。”律师心想。

“让他进来吧!”

客人走进办公室,在门旁停住了。

“怎么称呼您,先生?”

“本斯,先生。”

“本斯先生,关于孤儿院的受教育者一事,您没弄错这件事及地址吧?”

“没有!”来者非常自信地说,‘哦来拜访您是和您在斯普林格菲尔德的别墅有直接的关系。如果准确地说,是和您在这个别墅发生的事有关系。“

“那儿发生了什么事?是被盗了,还是着火了?”

采访者向前走了几步,但还是不能看清所有的东西。因为台灯的光只能照亮桌面上的一部分东西,计算器支座的一端和律师发亮的鼻子。

“站着干嘛?请坐……”西尔伯施泰因先生指了指他桌子对面摆放的椅子说道。

客人穿着白领的黑颜色礼服,剃着光头,戴着一副烟色镜片的眼镜。他走到椅子前,动作很优雅地坐了下来,好像他这一生化要在这纽约著名律师楼的办公室里坐下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采访者拿出一摞录像带放到桌子上,”我想请您了解一下内容。“

“如果您想讹诈我,那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要是您不反对的话,我就开始放了。”

来访者拿起一盘带把它放入录放机中。“这是您在斯普林格菲尔德别墅的卧室里。这是您的客人,对吧?这位就是我说过的那个小男孩。”来访者把录像停下来,“西尔伯施泰因先生,您看,您还有什么意见?”

“我不认为,您能证明在录像带上的人就是我和您所想像的我所谓的客人。而那小男孩……又能怎么样?”

“一切都正如我所料。现在我再给你放一盘录像带。这是你所施舍的年青人的供词。”

来访者从兜儿里掏出一盘带。“对于控告你教唆未成年儿童,这些已足够了。更何况这个孩子当着陪审代办人的面已说了实话。我们看看吧!”

“你想干什么?谁派你来的?”

“我想干什么,这个总是嘛……首先你得支付这次私人跟踪的所有费用。把被你监护的沃尔科夫和斯米尔诺夫谈话秘密材料的录音都交给我。以后您还有义务去完成我委托的所有任务。

在各种情况下,如果你遵照我的建议,那么,在一定期限内我可以让您买下这些材料。如果我在晚间的节目中将这些录像转播出去的话,您是否会更惬意呢?“来访者取出录像带向门口走去。

“等一等……”

“本斯,先生,记住我的名字并不是很难吧!”

“我想知道,您对什么最感兴趣?”

“我再重复一遍。我要有关彼得连柯事件的所有机密材料及与银行事件活动有关的所有材料。这些资料上记录着所有银行的名称及公司账号,结算情况。不要让我在这里或在联邦法院的档案室里浪费时间了。”

“我们什么也提供不了,本斯先生。这个公司的所有账户或被提净存款,或被查封。”

“那就不关你的事了。据我所知,那些骗子还在证券交易所进行投机倒把活动。我想知道,他们是同哪一家中介所签订了关于提供服务的协议。你是否明白了我说的意思?”

“当然明白!”

“那就好。那么请问,他们是如何支付你们参与此事的服务费的?”

“国家支付的。”

“这一点我未必会相信。您的公司相当有名气,可以为自己赢得威望。”来访者跷起二郎腿,“大家的时间都很紧张,还是快点说吧。”

“如果联邦调查局了解这一切呢……”

“那也不会让我伤心的。别拖延时间了。”

小房子确实很普通:一个小厨房、客厅和另一个屋在一楼,二楼是两个卧室……房子周围是那种可以挡风的农舍。此外,在附近有~个可以降落和起飞的小型私人飞机。不论是小型飞机,还是老“德斯”飞机,在这样的庞然大物起飞的时候,用胶合板和灰泥盖成的小房就会变成一个破损的音乐盒:于得裂了缝的窗框上的玻璃丁当作响,墙在颤动,抽水马桶里的水也到处流淌。

看样子都是由于恐惧。

实现了自己像所有正常人一样起床的诺言,不到十一点,基里尔就拜访了“多依切”银行。同银行负责人短暂的寒暄后,他从预先开户的账上提走了一大笔钱。所需的花费摆在面前,就应该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已经找到了一家商贸公司,同意出售三个相当不错的“工作站”,如果付现金,当然是打折的。这不是“阿波罗”,但也是非常吸引人的“斯巴尔克一75”。烟盒放在客厅里,它们等着奥哈拉完成自己的责任,做自己习惯做的事情。虽然,也许他开心地踢了一场足球呢。

很难确定,基里尔对自己的冒险行为有多少把握。最近几日他没有去想自己选择得正确与否。这段时间他一直像一台被迫工作的机器一样。或许,当他这台机器发生故障时,他的计划就不能顺利地完成了。他总觉得好像有一种东西一直在妨碍他。无论基里尔怎样努力,他都弄不明白,是什么在影响他集中精力,冷静下来,平静地欣赏夜晚映红的天空,悠闲地喝点啤酒。在头脑中他又重新考虑了一遍要实施的计划,他努力说服自己,一切都是应该去做的,一切都是按政党的轨道进行的。

一辆带篷车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小房子的窗旁,奥尔杰斯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走进屋。他来到客厅,把从超市买来的一堆纸袋扔到了地板上,一脸的兴奋,就像一只刚吃过半斤奶油的猫。在伦德克维斯特先生面前,他规规矩矩地把从西尔伯施泰因那儿得到的文件递了过去,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待着赞赏和惊喜。

“事情搞定了?”

“是的。”私人侦探边说边以自己为轴转了一圈,一屁股坐到了软椅上,“但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6·电脑黑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特级间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