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第五节 加州外海 1857年9月12日,星期六,午夜

作者:盖瑞·金德

当天下午6 点左右,一只老鹰从灰像漾的海面飞来,突然下降,掠过船长安德斯·强森(antlers johnsen) 的肩膀,降落在后甲板上。长期以来,海员都迷信在外海遇到鸟类是遭遇危险的预兆,可是强森船长毫不在意。老鹰飞到索具上清理羽毛,然后飞上空中,在强森上方盘旋,又落到甲板上;它停了一下,然后再三冲向强森,这次是朝他的脸部飞过去。飞近时,老鹰张开翅膀,强森一手抓住它的颈部。

强森船长从未见过这种怪鸟:羽毛呈铁灰色,身长1.5英尺,翼展3 英尺,嘴呼8英寸, 牙齿呈锯齿状,性情凶暴,见人就啄。后来强森船长命人砍断它的头,丢进海中。

8月17日,这艘挪威籍的三桅船“艾伦号”(ellen)从贝利兹港出海,船上装载桃花心木,准备越过加勒比海到佛罗里达湾,然后利用墨西哥湾流前往英国的费茅兹港。艾伦号在加勒比海遇到飓风,损失了大部分的牵索,前桅折断,船身进水。这时海浪如排山倒海而来,船头冲得好高。

星期六黄昏,风势稍微减弱,强森本想朝正东方向前进,但风向不对,只好朝北东进。前进不久,就遭到怪鹰騒扰,所以他又改回原来的航向。事后他的说辞是,怪鹰的出现是个预兆,表示他必须改变航线,所以他才折向正东。如果不是因为那只怪鹰,他不会改变航线。

飓风威力减弱,船只扯满风帆,借助风力朝东前进20海里。午夜一时,大家都被突然传来的奇怪叫声吵醒。“我们清楚地听到,好像有几百个人同时发出痛苦的尖叫。我了解我们正在船难现场附近,立刻叫醒所有人员。一瞬间,船只周围都是漂流在水中的人了。天色大暗,看不到他们,但呼救声不停从四面八方传来。”

他们立刻抛出绳索,不到几分钟就救上4 个人,但他们都说不出一句话来。几分钟后,又救起了第5 个,他大声叫唤妻子的名字,还要求食物。强森事后回忆:“我问不出到底是哪一艘船遇难,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黑暗中还是不断传来呼叫声,强森下令绑住3 个救生圈放到海中,同时在船边垂下更多的绳子,并点亮灯火,好让四面八方的遇难者都能看到船只。接着他们又救起了几个人,其中一人告诉强森,总共约有四、五百人遇难落水,相信大多数已经死亡,只有少数在海上漂流。

强森再度下令放下一艘救生艇;救生艇一落水,马上被6 个人挤得翻了船,幸好这6 个人都被救起。他们继续站在舷缘注视,准备救人,但风声、雨声、索具声,再加上获救者的呻吟,压过了微弱的呼叫声。

接着,由于漂流方向和速度的关系,他们又救起了乔治(john geo4e)。在他身边还有6人攀在木板上, 却不幸都在获救之前沉入海中。 17岁的亨利·奥康纳(henry o’connor )疲弱得只能把绳子绕在腰部,再由水手救到船上。和他同时拉住绳子的两个人,由于礼让他先上,也不幸沉入海中。哈维大夫和二副詹姆士看到远处船只灯光时,已经筋疲力竭,但还是猛力划水。詹姆士还有力气抓牢绳子,立刻就被救起。哈维大夫快被拉到甲板时,两手抽筋,接连摔下海中3 次,水手不得已,抛下一个梯子。哈维使尽最后一点力气,挣扎上去,总算在凌晨3 点左右获救。孟勒夫也在1小时后获救。

强森船长继续顶风迂回地搜寻了好几个钟头,并回到“中美洲”号沉没的地点搜寻。到了凌晨4 点,“艾伦号”一共救起44位落水的乘客和水手,其中只有两位还能站立、谈话,并且帮忙救助他人。这两位就是商船船长汤姆士·贝格和安素·伊士登。

“艾伦号”在残余的碎片中来回巡逻,直到破晓时分,又救起3 个人。之后又找了几个小时,毫无所获。强森船长认为所有能救的生还者都已获救,应该开往就近的港口了。安素要求他最后巡逻一次,并站在栏杆旁大喊罗伯·布朗的名字。结果又救起两人,其中之一果真是布朗。

搜救工作继续到正午,这时沉船的碎片都已消失不见,只有微风和小浪,飓风和惨剧都了无痕迹。后来强森说:“午前,我们离开沉船地点已有一段距离。地点在经度76度13分,纬度31度55分。我在上午8 点测量一次,正午又测了一次,也看到了在‘中美洲’号沉没以前到达的‘艾尔多拉多号’,可是我想它大概没救到什么人。发现到的人都已救起,我就直航诺福克港了。”

“中美洲”号上将近600名乘客和船员,有149人获救。“海事号”救了34位妇女、26个小孩和44名男人。“艾伦号”救了49个。伊士登夫妇、贝格夫妇、博区夫妇劫后重逢,真是百感交集。

贺登船长亲口答应要将她平安送达纽约的玛丽·史温,带着不足两岁的幼儿抵达纽约时说:“上岸后真不知何去何从?我在纽约举目无亲,丈夫又已去世,世上再无亲人了。”

17岁的温妮弗瑞德·佛伦在母亲去世之后,在4月间前往加州投靠父亲。4个月后搭乘“中美洲”号东返。她说:“我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之外,一文不名。”

记者访问到的一些生还者都说:“除了捡回一条命之外,身上一无所有。”

受难者的悲惨故事,在12个国家和美国31个州引起热烈的讨论。船难消息传到查尔斯敦不到几个小时,全美各大报都登出头条新闻,连内陆的爱荷华州也不例外。接连3 天,记者蜂拥到萨凡那、诺福克、纽约,登上参与救难的船只采访消息,但仍然无法满足读者的好奇。报道动辄超过万字;60多位生还者接受访问,其中不少人受访超过两次。从消息传出直到官方调查失事原因,总共有212家报纸登出150 0篇以上的船难报道。

《纽约时报》说:“这次船难的恐怖情况在海上不是空前绝后,但这是陆上第一次读到的详尽报道。”舆论对于“海事号”船长帕特和“艾伦号”船长强森,更是一片赞美之声。费城一家报纸说:“柏特船长的行为,崇高伟大,无与伦比。他是高贵的海员、勇敢无畏的斗士,以受了重创的船只,不顾自身安危,投入危险的拯救行动。”

英勇殉职的贺登船长获得的是最高的赞誉和敬仰,全美各地都为他哀悼。《纽约时报》形容他“镇静、深思熟虑,具有真正勇者的忍耐和勇气。”《法兰克画报》说:“在所有驰骋海洋的勇者中,贺登船长毫无疑问的将永远被怀念、被敬爱。”英国的《利物浦邮报》认为贺登船长展现了最高贵的骑士精神;船上所有的男女老幼都表现了美国人的高贵情操,全美国都应该以他们为荣。

贺登船长的妹夫,即现代海洋学之父马修·莫力为此上书美国海军部长,呈献了对贺登船长的颂词。他要世人记得贺登坚守岗位、信守誓词。他这么写道:“海浪吞噬了这位英雄,崇高的景象也已落幕……关怀他人、浑然忘我,他的生命完美无憾,直到永恒。他的牺牲,增添了海洋史上光荣的一页。”

最后这句赞辞,刻在21英尺高的花岗岩纪念碑上。美国海军于1860年在安那波里斯竖立这个纪念碑,用以纪念贺登船长的英勇行为。

------------------

亦凡图书馆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找黄金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