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第七节 加州外海 1857年9月13日,星期天

作者:盖瑞·金德

“中美洲”号沉没时,锅炉工格兰特(alexander grant )在匆忙中跳上一片小筏。小筏上共有10人,紧紧抓住小筏的绳子。海浪滔天,小核上下冲撞,但他们紧抓不放。

这10人当中,有7个是水手、锅炉工或运煤工,另外3人是旅客。由于人数太多,小筏无法负荷,只能浮在水面下两英尺处。他们不得已,都以腹部顶着筏缘,手攀绳子,两脚垂在水中漂流。风浪太大,小筏时而遭受大浪冲击,沉入水中;时而被海浪上抛,他们都喝了不少海水。他们整晚虔诚祷告,希望那两艘帆船就在附近,船上水手会听到呼救声,前来救援。但是距离太远,他们听到的只有同伴的呼号而已。

格兰特可说是身经百劫;在此之前,他已经遭遇了3 次严重海难。有一次在寒冷的北大西洋纽芬兰海面漂浮了三天两夜,手脚都冻僵了,才被其他船只救起。第三次,他在巴哈马群岛附近遇难,和他一起获救的是一位名叫乔治·道森(georgedawson ) 的黑人。这次,道森也是“中美洲”号的乘客。有了这些遭遇,格兰特自认是大难不死。

星期天上午破晓时分,他们看到一个人穿着救生衣坐在木板上。等他漂到小筏旁边,格兰特发现他原来就是道森。于是道森拉着绳子,和他们一起漂流。

不久,他们看到远处的三桅船,但距离实在太远,呼救也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它消失在视线之外。这时他们落水已经12小时了。海面平静,云层消散,太阳高照,大家饥渴难耐。其中有几位已经到了昏睡边缘,但旁边的同伴都自顾不暇,无法不停地叫醒他们,或把他们绑在小筏上面。接著有人陷入妄想状态,出现各种幻觉。

其中4人不支落水之后,道森总算挤上小筏。接着又有4位罹难;到了星期一上午,只剩下格兰特、道森和另一位同伴。当天下午,他们遇到单独漂流的另一个人,把他拉上小筏。可是那人不久就陷入迷幻状态;他说餐厅的服务生答应给他水喝。接着另外一个也陷入同样的状态。两个人都要下去喝水。格兰特和道森苦劝不听,他们两人突然一起下水游开,消失在黑暗之中。

留在小筏上的格兰特和道森已经5天没有进食,4天滴水未进。小鱼在小筏旁边游来游去,但速度太快,徒手根本捕捉不到。星期三,突然有一只几磅重的鱼跳上小筏,道森赶紧抓住鱼尾巴,把它弄死。鱼肉粗硬,虽然已经饿了好几天,仍难以下咽。他们把鱼晒了一天之后,鱼肉稍软,才勉强吃了一点。

星期四他们又救起一位单独浮在木板上的人。这人上了小筏之后,立即陷入狂暴状态,任凭两人安慰、劝说,都置若罔闻,很快就掉进水中,沉没不见了。

“中美洲”号二管轮约翰·泰斯(john tice)在沉船前的最后瞬间跳入海中。他回头看见贺登船长站在最上层甲板,随着船身沉没。泰斯抓住一块木板,腹部趴在木板之上,借助风力划离沉船地点。他用力划向远处的灯光,两小时之后,灯光消失不见;过了两个小时,再度看到灯光,这时距离更近,大概只有半海里,而且船只正朝他的方向开来。然而,不久先是船身消失,接着连灯光也不见了。他就这样漂流了60多个小时,在星期二早上遇到“中美洲”号一艘空荡荡的救生艇。泰斯挣扎爬上小艇,舀干积水。

星期四午前,道森看到了3 海里外有一艘救生艇。于是格兰特下水往救生艇的方向游去。泰斯也看到了,立即朝他们划了过来。

三个人短暂交流了沉船后的遭遇之后,就因为严重脱水、疲惫不堪而陷入沉默。

又过了两天,距离沉船已整整一周了。在滴水未沾。粒米未进的情况下,他们的皮肤长疮,布满水泡;水泡破裂留下许多溃烂的疮。这时他们的饥饿感已经消失,嘴chún干燥破裂,舌头因为缺水干燥而肿胀。星期天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看到东北方有一艘双桅帆船朝南方前进。他们挤命划桨,但仍旧赶不上双桅帆船的速度。

当天晚上,道森心想不如死了省事,不用再受折磨。隔天,他们总算遇上了沉船之后的第一次阵雨。他们张开嘴巴,尽量承接雨水,并猛吸衣服上的雨水。由于脱水太久,这么一点甘霖仍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他们的四肢麻木,无法动作,只能坐以待毙。就在这时,几海里之外正有一艘双桅帆船顺风而来,他们疑真疑幻,唯恐是幻觉所致,但还是充满希望。帆船渐渐靠近,顶帆迎风招展,船头对准他们。

格兰特和道森并排而坐,双手搁在船桨之上,已经无力划桨。双桅船上的水手小心翼翼地把他们三人救上船。原来这是“玛丽号”,水手远远看见道森的白衬衫,才发现他们。

该船船长先给了他们一杯加糖的红葡萄酒。喝完之后,他们要求喝水,但船长明智地拒绝了。稍事休息之后,船长才再给他们清淡的麦片粥。吃完粥,他们又要求喝水,船长再度拒绝。船长逐渐增加食物分量,逐渐供应少量的饮水,他们才渐渐恢复体力。

遇救一周之后,“玛丽号”遇到要开往纽约的“萝拉号”,于是把他们三人送上“萝拉号”。10月5 日他们三抵达纽约,记者们日夜追逐访问,报道的内容和他们三人的身体情况,让读者惊讶万分。他们的脸颊凹陷,四肢萎缩,身上长满虱子。

“玛丽号”在星期一下午4点钟救起他们三人时,他们已经漂流了8天又20小时。当时“玛丽号”的位置在西经76度00分,北纬36度40分,显示他们三人往东北方向几乎漂流了500 海里之远。

鲍伯早就知道了这个故事,除了景仰他们的求生意志之外,对于这个座标的价值更是认识深刻。鲍伯请教专家,答案是根据漂流路线,他们都在墨西哥湾流的范围之内。

虽然墨西哥湾流的路线和宽度时时变化,这个答案却大大缩小了沉船的搜索范围。汤米对这份资料视若珍宝,没有告诉史东博士。由于史东博士的落点地图无法重合,汤米才提出这个座标,加计东北方向每小时3节的湾流速度之后,3张地图果然吻合。这个结果令人兴奋,因为它显示了3份各自独立的资料相互之间和谐一致,没有矛盾冲突的地方。

------------------

亦凡图书馆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找黄金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