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第五节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 1987年秋天

作者:盖瑞·金德

1987年5 月,汤米丝毫没有出海工作的打算。他原本计划等穆尔跟海克曼完成了他心目中的载具,拥有执行一切工作的能力之后,才在8 月出海。如果需要,先测试几个星期,再到“侧轮汽船”现场。如果证明“侧轮汽船”的残骸不是“中美洲”号,他也已经拟定探测其他地点的计划。等到证实是“中美洲”号之后,他先要拍照。研究,再打捞黄金。可是天不从人愿,谣言满天,竞争者不断出现,使他不得不匆促完成准备,带着应急的载具出海。期间还遭遇种种法律问题。结果资金耗用殆尽,左右支绌。

这段期间,第二阶段的资金360 万美元几乎告馨;第一阶段的资金虽有结余,但加上股东们同意追加的应急基金100万美元,全部花费已达450万美元。对股东而言,迄今捞起的物品一无价值。有的股东戏称捞起的无烟煤是历史上最贵的煤炭;还有人补上一句:“那些煤炭能够燃烧吗?”

股东们无法体谅,但汤米自认他们创下两项记录:第一,他们在史无前例的深度——8000英尺的海底,凭藉他们的技术,完成了一些工作。其次,法官接受他们对于司法管辖权的解释,授予他们独家探测的权利;当旁人违反裁定时,科以蔑视法庭的刑责。但股东们要的是黄金,而黄金的芳踪依然缥缈。

“我们的表现、我们的胜利、我们的坚忍、全体人员的合作努力,构成了所能想象的英勇行为。然而股东不一定了解,”汤米有点感慨地说,“股东的典型反应是:‘没有想到还有这些法律问题,好像还会更棘手。’9 月份工作暂停时,我们都已筋疲力竭,可是更棘手的问题才刚开始:募集足够的资金,制造完整的载具。”

汤米只能以措词谨慎的书信和股东沟通。在海上工作时,由于工作忙碌和保密需要,汤米所发的通知都很简略,无法获得股东的体谅和认同。他要说明海上的奋斗,让他们了解难题所在,希望他们同意增资,让工作得以顺利进行。他不能让股东感到无望,也不能对股东提出保证,唯一能做的,只是说明下一季的工作计划。

他必须说明,选择“侧轮汽船”固然错误,但是行家都能了解这种空前尝试的困难所在,何况声纳工作人员都是最佳人选。他还要说明,为什么需要更多的资金,制造全能的载具深入煤堆底部,以证明“银河”确实是“中美洲”号残骸所在。然而难题就取决于股东的想法:既然深海工作如此困难,连专家都会判断错误,投资风险岂不太大?

10月间,汤米撰写了长达10页的说明书,分寄股东。信中写了被迫采取紧急计划以来,所遭遇的挫折以及重大的成就。原先由于声纳图片的近似,误以为“侧轮汽船”就是“中美洲”号的沉没地点;接着虽在“银河”捞获一些物件,但由于应急载具功能不足,无法挖穿煤层以证实那艘沉船就是“中美洲”号。

他接着说明,受制于载具的工作能力,无法挖掘到宝藏所在的位置,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扩充载具的功能,以便明年春天开始全面的探测和打捞。

11月,汤米召开股东大会,会中展示了捞获的物件。物件的布置颇费心思,相当别致。彩色照片挂满墙壁;录影机不停播放伸展臂抓取物件的画面,其中包括抓取船锚的画面。终场时,汤米说:“夏季搜集的大量资料,都已经仔细分析。影响正式打捞工作、取回黄金的唯一因素,就是能否及时募得足够资金,订购新一代的系统。”汤米估计所需资金约为350万美元,立即签约的股东不多。

这时股东大受震撼,议论纷纷:有的语带讥讽,有的悲观忧虑,有的谅解支持。8 月底,八位股东自行开会。他们担忧汤米大权独揽,不肯授权,打算劝服汤米把法律、公关、账目、税赋等事务交由旁人负责。可是汤米筹组这家公司,酝酿时间久远,没有临时收入项目,没有贩售货物,没有交易行为,一切制度都未建立。要使组织系统化,建立经营团队,充分授权分工,还要假以时日。

亚瑟认为汤米已经遭遇信心危机,建议分散风险,利用现有装备打捞几艘比较简单的沉船,然后让股票上市买卖。亚瑟的建议在探勘油矿方面经常奏效,但违反了汤米的理念和方法。加列几条沉船固然可以增加吸引力,却无法分散风险,反而因为浪费经费在没有把握的目标而增加风险。汤米早就了解,专注于一艘有文献可征、宝物可观的沉船最为有利,而且不会重蹈一般寻宝客的覆辙。

汤米承认亚瑟才智过人,他的办法或许可以化解财务危机,但目前不是恰当时机。汤米不肯为了解决目前的危机而典当未来,他要另想解套的办法。

汤米心中担忧,但他也喜欢担忧。他说:“越担忧,就越会思考;越思考,就越了解;越了解,就越有处理事务的能力。我越担忧,精力就越充沛。”

汤米担忧的事情不少:资金、股东、技术,还有人员问题。设计全能的水下载具不但前所未有,迄今为止,根本还没有人敢于尝试。工程人员遭遇的难题,他没向股东报告。年前他曾经绘制了设计图,后来因为制造紧急应变的载具而中断。如今他对于现场已有更深的了解,所以和海克曼以及其他工程师正在进行实验工作。

水下载具最恼人的难题,就是工作范围过分狭小,伸展臂的接头不够灵活。伸展臂最多只能伸出3英寸,工作范围只有4 英寸乘6英寸的大小。有时无法接近目标,只好拉起载具,移动船只,等候淤泥沉淀,然后重新放下载具。因此,常常不到10分钟,就必须拉起重放。

汤米对于这个问题早已思考多年,他认为解决之道在于使用装有旋转轴的机器人。海克曼认为装上球形轴承,机器人沉重笨拙,一定会陷入淤泥之中;而且他们已有漂浮载具,可以旋转,捞取物件。但汤米认为使用漂浮载具耗时过长,坚持重新设计。海克曼初次估计,这种装置旋转轴的机器人,重量将达5o00磅。海克曼虽然认为这个想法匪夷所思,但也知道如果设计成功,工作效率将可增加1000倍左右。汤米和海克曼一再研商讨论,决定不用坚牢笨重的轴柄,改采机翼的设计概念。海克曼又改良了一些机件的设计,但重量仍然超过原先估计的一半。汤米还不满意,要求不能超过十分之一。最后完成的设计,旋转基座重450磅,旋转角度360度。

传统的伸展臂是模仿人类的手臂设计的,工作范围只有5至7度,而人的手臂却可转动27度。人类的手臂只有上臂、前臂和手掌;汤米希望加以改进,他要把上臂分成三段,前臂分成五段,工作范围至少必须超过27度,伸展的程度也必须加长。不但如此,为了视线清晰,他还要把机器人的眼球装在伸展臂上,随着伸展臂进退,提供清晰的视线和不同角度的光源。

为了解决资金没有募足的问题,有的股东介绍银行,有的股东愿意出资,制造水下载具,然后租给公司,可是汤米都加以拒绝。最后决定,还是采取老方法,由汤米和老股东以及有意投资的新股东当面恳谈,争取投资。雅士比建议以打捞阶段为名义,进行募股。问题是这一阶段的股份已经全部售出,增加新股所占的比例应该如何决定大有争议。雅士比提议,拨出足够股数,募足750 万美元,所占比例为打捞阶段全部股数的25%。此议遭到旧股东反对,最后以150股、每股资金5万美元、占第三阶段15%定案。

雅士比对股东的说明,重点在于法院裁定的禁令,以及深海载具在海底的表现。但是从1987年秋天一直到翌年冬天,认股人寥寥无几。汤米只好预计何时可有股款入账,再按优先次序订购所需装备以及雇用人手。

汤米一面仔细运用有限的资金,一面敦促工程人员努力赶制深海载具。他刻意隐瞒财务窘境,以免他们分心。不时有股东电话询问进展落后的原因,或指责他随便丢弃已有的装备。对于股东,他隐瞒制造载具遭遇的难题;对于工程人员,他隐瞒财务困难的窘境,这些令汤米焦头烂额,疲于应付。亦凡公益图书馆(shuku.net)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找黄金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