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尾声:无穷宝藏

作者:盖瑞·金德

在科学家和工程师眼中,

探测深海和海底工作的挑战性,

不亚于探测外太空。

汤米·汤普森找捞“中美洲”号的行动,

则为海底探测开启了新纪元。

1997年4 月, 《纽约时报》 的科学记者威廉·布罗德(wlliam broad)出版《水下世界: 找寻深海的秘密》 (the universe below: discovering thesecrets of the deep sea )一书,为人类探测深海的努力,提供了深度的透析,并就下列两件事情加以探讨:海洋浩瀚无垠的范围,人类对海洋知识的极端贫乏。19世纪中叶以前,科学家认为超过几百英尺深度的海底,就是光秃秃、贫瘠不毛的世界。到了19世纪末叶,科学家利用深海拖网取得海底样品之后,才发现深海蕴涵着丰富的生命。他们逐渐了解,海底固然有一大片不毛之地,但许多地方——从浅海直到深海海床——都布满种类繁多的生物。随着了解的增加,人们终于认识到占了地球表面71%的海洋,孕育的生物超过整个地球的97%。

根据布罗德的报道,海洋学家估计,截至当时,科学家研究过的海床面积仅介于整个海洋面积的千分之一到万分之一之间。由于海洋面积非常庞大,人类真正探险过的海底黑暗世界,恐怕不到百万分之一,甚至还少得多。

布罗德认为,了解海洋深处秘密的最大障碍,在于缺乏能够承受深海压力的仪器,以及在漆黑环境中的照明设备。整个深海探险史之所以充满挫折,是因为在无限广阔的海底,每次一平方码、一平方码的摸黑工作,其情形就像望远镜发明前的天文学家一样。海洋学者处理问题时,常常苦于没有恰当的装备。

“艾尔文”之类的水下潜艇确实到过海底,可是必须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在水底下操控;这种潜艇工作能力有限,范围狭小,停留时间只有三到四个小时。汤米的水下载具可以在海底连续工作数天,不需要人员冒着生命危险,随着潜艇在几千英尺的寒冷水下工作。他的载具只需要几个不同专长的专家,坐在遥控室中观看荧幕,遥控指挥就行了。

有人问海克曼是否随着载具下海,他回答:“没有,我坐在冷气房里喝咖啡。”再问他:“那么水下的工作都是些什么?观察周围情形,然后挑个东西捞起来?”他说:“当然除了这个之外,我还可以在两海里外指挥打洞、接线路、上螺钉咧。”

跟海克曼谈过的人,都无法了解深海底部的复杂情形。他让海军的海洋工程师们观看载具前部的照片,其中一位坦承,那些东西没有一样是他懂得的。海克曼放映载具工作情形的录影带给一位海军上将和一群舰长观赏,没有人能理解载具是如何运作的。

“载具不如大多数同类的东西复杂,但它的功能,连现在正在设计中的都无法企及。目前还没有任何政府或其他的公司拥有这样的挖掘臂、望远操纵器、水压柜和旋转推进器;他们甚至还没到达设计这些装备的阶段,更勿论制造了。我不是无的放矢,因为长年为他们工作,我了解情况。”海克曼说。

汤米在发现黄金以前,就已计划在现场进行科学研究。从1989年起,他利用新技术,提供150 位科学家资料、标本、照片、底片、现场参观,以及实验操作的机会。这些科学家来自美国、加拿大、德国、摩洛哥、英国和新西兰,包括海底腐蚀专家、水下考古专家、海洋生物学家、海洋化学以及物理学家、材料专家、细菌学家、渔业专家与海洋历史学家。他们也协助汤米确定生物种类,评断资料价值,提供专业意见。 汤米邀请他的良师、俄亥俄州立大学名誉教授贺登道夫(charles e.herdendrof)主持这个联合研究计划。贺登道夫对这件工作的评价是:足堪与发现新大陆相颉颃的现代探险。

哥伦布一美国公司拥有几千个小时的录影带、数千张幻灯片,都是4 年之间在同一海底现场拍摄的。1991年,他们制造了品质优良的光纤电缆,海底的影像可以点滴不漏地传到控制室中的17部监视器,让科学家们亲眼观察和研究实际的环境,不必借助样本或化石。科学家们发现了13种新的生物,其中一种海绵已经获得确认、分类,并且完成命名。

他们拍摄到一条特大的章鱼,触手张开时,两端长达6.5英尺,而一般章鱼很少超过1 英尺。研究发现,它的触手排列和吸管构造不同于所有已知的章鱼,换言之,这是新发现的品种。

还有一次,录影机拍到一条长达22英尺的大鲨鱼,而纪录中最大的只有3.5英尺,两者相较,简直是大巫之于小巫。服务于马里兰大学、有“鲨鱼女士”之称的克拉克博士(eugenie clark),鉴定其为格陵兰鲨鱼(greenand shark )。它的体型庞大,需要大量食物。这证明了深海海底食物链的丰富。

哈佛大学的透纳(ruth turner )博士在现场进行实验,发现了全新品种的深海木头虫,粗如雪茄,长达半公尺;文献中的木头虫只有铅笔大小。这个发现推翻了以前的说法——在此之前,科学家认为专吃木头的海虫只能生存于浅海之中。

以前发现的珊瑚都生长在浅海的沙质海床,细根分散,抓住海底沉淀物,就像地表植物一样。他们新发现的扇形珊瑚,根部像手,能够抓住煤炭、钢铁或黄金,因而适应了生存的环境。

某次一艘潜艇撞到海底的“泰坦尼克号”铁壳残骸时,无意中发现了铁锈中的少数细菌。“中美洲”号沉船现场也发现了同样的细菌。科学家可以利用这种知识,研发防止深海锈蚀的方法。将来制造深海采矿设备或设立深海监听站时,这都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这些深海探险最令人兴奋的一个结果,应该是发现许多生物可以应用于制葯工业。这些新发现的生物,可能是用来制造“肿瘤抑制素”的抗癌葯物;例如科学家在现场发现的“雪梨歌剧院海绵”中,发现了这种抗癌物质。

这些科学家都来自著名的研究机构或大学,他们的研究工作继续不辍。下次汤米再度出海到新地点工作时,他们的工作将再获得加强的机会。

1989年哥伦布一美国公司宣布发现“中美洲”号残骸时,历史学家蒙蒂·康拉德(judy conrad )组织媒体,发起追踪“中美洲”号乘客后裔和亲人的运动。她收集列有生还者居住的市镇名单,然后发函当地报社,附上名单和相关资料,寻求协助。

最初她获得了29个答复,包括了两个孟勒夫的直系后裔;他们提供了孟勒夫横越美洲以及搭乘“中美洲”号旅途中所写的手稿。她又逐渐找到诸如贺登船长、玛丽·史温等人的后代。目前她还和106 位当年搭乘“中美洲”号的乘客后裔或亲戚保持联系。1989年,鲍伯曾经提到在沉船现场发现的两个皮箱:“看起来相当脆弱不堪,其中一个盖子已经掉落,皮箱是打开的。两个箱子里都住了一些深海生物。要点在于把里面物件的原始情形做成永久记录,以供未来研究之用。现场科学研究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翔实记录发现时现场的实际情形。”缺了盖子的皮箱里有一顶帽子,两本书。鲍伯希望捞取它们,相信里面的资料一定可以使整个故事甚至内战时期的历史增添丰富的内容。

其中一个皮箱终于在1990年捞起,里面确实蕴藏了宝藏——一件衬衫用汽船版的《纽约时报》包着,报纸的日期是1857年7 月20日。报上的文字仍然清晰可辨。还有13件亚麻衬衫、长短大衣、裤子、裙子、晨袍、几双袜子、香水、蒸馏水、金表、手枪和一件东方风味的小雕刻。这只皮箱真是考古学的宝藏,它们都是伊士登夫妇的财物,其中一些是亲友赠送的礼物。

缺盖的皮箱属于“艾伦号”最后救起的旅客约翰·迪门特(john dement )所有。当年“艾伦号”的船长应伊士登的请求,多巡回了一圈,结果又救起布朗和约翰。箱中装了64件衣物、一个装着刮脸用具的革囊、三本小说,还有一封介绍信。小说和信件的重要性不在它们的内容,而在浸水130年之后,字迹居然清晰可辨。

他们还寻获了约翰·乌得本(john woodhouse audubon)绘制的鸟类和动物的素描。这两百张图画都是他于1849年到1850年间,在美国西南部和加州研究当地动物时画的。他在1850年返回东部时,拜托友人带回纽约,后来辗转相托,由史蒂芬(john stevens)带着搭上“中美洲”号,不幸遇难沉没。

39家保险公司在“航海家”进港当天,向联邦法院递状控告,当年他们已赔偿了“中美洲”号的损失,因此打捞到的黄金应该归他们。除了一家伦敦保险公司的会议记录,曾经提到董事们讨论提拨5 万英镑分摊保险支付以外,其他公司依据的都是当时的报纸报道,提不出提货单、收据或是合约当作证据。听证会开始以前,凯兰法官先就依据资料剔除了21家保险公司。

1990年8月,凯兰听取其余保险公司的主张。他认为,132年来,这些黄金留在海底,保险公司从未设法打捞,实际上已经放弃这些黄金的所有权。他判决哥伦布一美国公司拥有捞获财物的全部所有权。保险公司上诉第四巡回法庭,合议庭的三位法官意见不一,在1992年8 月26日撤销原判决,发回凯兰法官,要求依据海难援救法,重新审判。巡回法庭认为,所谓“放弃”需有表示放弃的动作才能成立,保险公司确已证明和这些黄金有所牵连。虽然如此,判决文中仍然明示:哥伦布一美国公司理应取得宝藏的绝大部分。

哥伦布一美国公司不服这个判决,上诉到最高法院。很多著名社团都公开支持,最高法院不愿进行审判,案子又发回给凯兰法官。

1993年7 月,凯兰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听取包括打捞的难度、费用、风险以及资金的证词。这是联邦法院的管辖权首次延伸到公海的沉船上,也是海事法庭第一次接受“远处所有权”的观念,承认了法律必须随着科技的进步而扩大疆域,还必须保护文化资产。凯兰认为哥伦布一美国公司对于保护这些资产的努力,无可匹敌。

结果,凯兰法官判定投过保的黄金90%归于哥一美公司;未经投保的,则全数归哥一美公司所有。他还保留了那10%已投保黄金的决定权。此外对于任何乘机要求分享黄金的请求,他一概予以驳回。哥一美公司和保险公司均不服判决,又再上诉第四巡回法庭。第四巡回法庭于1995年6 月14日宣判,维持凯兰法官原判决。判决书开头就表示:

本庭对于从事史无前例的勇敢尝试的打捞者,获判取得捞获宝藏的绝大部分,觉得并无不妥之处。

接着判决书陈列公正分配捞获财物的六个考虑因素:(1)花费的劳力;(2)打捞者的技术和精力;(3)用于打捞工作的装备成本;(4)风险;(5 )捞获财物之价值;(6 )财物本身所遭遇的危险。关于第一项因素,法院调查发现,从1986年到1992年,哥一美公司在海上工作487 天,工作人员分成两班,每班工作12小时,累计多达40万工时,成本几达850 万美元。而据法院调查所得,此前有关打捞海底沉宝的案例,只有两例工作时间超过一个月,“哥一美公司的努力,规模空前庞大”。

关于第二个因素,法院一改平时稳健保守的看法,对于哥一美公司和汤米的成就,大为赞扬:“哥一美公司表现的勤奋、技术和毅力无人能望其项背。它的努力树立了今后的评判标准。”

第三点,水下载具——已命名为“尼摩”——和“北极发现者号”,加上其余打捞装备,光是材料成本就超过600 万美元,如果加计技术成本,更是远超此数。此外租用设备、支付相关事项的费用,也超过百万美元。就法院所知,没有其他打捞工程的成本堪与哥一美公司相比。至于工作的风险,法院认为:“发现者”在离岸160海里的外海使用笨重的打捞设备(“尼摩”重达6吨),如果发生意外,送医急救需数个小时……船只出海,船只和人员都暴露于危险之中。

第五个因素探讨的是捞获财物的价值问题。专家做证时的估计虽有差异,但黄金总值约有10亿美元之多,为数颇巨,为史上所仅见。法院完全同意一位专家的意见:黄金的高价值,加上杰出的努力,理应获得优厚的酬劳。

法官们认为,海洋对于黄金的性质固然不至于构成伤害,但黄金一旦沉入深海,捞获的机会不大,作为财产的价值以及继续存在的机会,都面临重大危机。哥一美公司的作为,就是把这些财物从极端的危险中完整拯救出来。

审判期间,哥一美公司要求海事法庭决定捞获物分配时,应该考虑第七个因素:发现者对于残骸或货物的历史价值、考古价值及其资料价值的保存所做的努力。巡回法庭认为凯兰法官听取了专家的证词,承认哥一美公司对此已经尽了全力,成果斐然。他们对此极表同意,做出如下的结论:捞获物的分配问题,极少出现如此有利于打捞者的判决……然而本案事属例外,地方法院所做90%的决定,虽然优厚,本庭却认为完全恰当,并不过分。巡回法院还授予哥一美公司全权处理宝藏的行销事宜。保险公司要求立即取回应得的黄金,但法院裁定:黄金数量太大,以交由一家公司单独处置为宜。1857年“中美洲”号沉没时,黄金的损失严重影响当年的财经情势。此次捞获,显然亦将有重大影响。本庭接受专家意见,认为统一的处理计划,有助于从贩售本批黄金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从1989年秋天诉讼程序开始以来,还有一件事情悬而未决:“保险公司是否能够证明当年确已付出赔偿金?哥一美公司认为保险公司所提的恐怕只是表面证据,他们应该证明当年接受保险的部分和付出的赔偿金额。法院接受这个抗辩。”哥一美公司取得90%,并不等于保险公司可以平白获得其余的10%。巡回法庭又要求凯兰仔细斟酌证据,以确定保险公司确能证明全部或部分的主张。裁定文中还指出,保险公司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证明,哥一美公司可以取得其余部分。巡回法庭对于整个案件的结语如下:汤米·汤普森和哥伦布一美国公司的成就非凡,整个故事充分显示了美国的创意、才智和决心。

这种赞扬,在一向严峻保守的司法界空前罕见;法官们也幸运地在19和20世纪的重大历史故事中,占了一席之地。

从年底直到1996年初春,两方各把理由呈庭。这时医师诊断凯兰法官罹患胰脏癌, 只剩下两、三个月的寿命。但他还是带病从公,在春天完成裁定书,然后在6月去世。

凯兰利用当年的报纸作为取证的主要来源,发现两家保险公司确曾支付赔偿金;另外两家则通查不到任何证据。所以,哥一美公司应得增加为92.22%,而保险公司应得的部分,则为哥一美公司扣除打捞、储存和行销等一切费用之后的7 .78%。其实保险公司根本无法呈交提货单、保险契约或收据。行家认为,凯兰此举意在消除以后的纠缠。事实上,“中美洲”号装运的21吨黄金中,只有3 吨是正式托运并且投了保险,其中92.22%和淘金客私自携带的全归哥一美公司所有。如果捞起陆军托运的15吨黄金,也将全部归属哥一美公司。同时法院还指定哥一美公司全权处理捞获财物的销售事宜,并授与未来的继续打捞权。这是美国海事法庭史上最大的一宗案例。

汤米继续探讨这批宝藏的处理方法。整个故事将会激起人们拥有一块这种金币的兴趣和慾望。这种珍贵美丽的金币,不是买自钱币商,也不是家传的珍藏;它来自加州的淘金热潮、来自一艘汽船、一次飓风、一群无私的勇者、一位英勇的船长,以及俄亥俄州一位年轻工程师的梦想、冒险、挫折和突破;它和新疆域的开发并肩而来。这个宝藏的价值超过黄金,它结合了两个世纪、两位拓荒先驱的精神,还代表了新开发的两个边区(指加州和深海)。

宝藏的价值将取决于汤米决定的处置方法。1998年2 月,他还在思考可能的方法。他原本持有的比例是全部的四成,后来缩减到三成左右。无论如何他终将成为巨富,可是亲友、伙伴和同事都觉得他没有什么改变:他仍然穿着不协调的衣服和t 恤,以摩托车代步;仍然以一些奇怪的问题搞得旁人莫名其妙。但是庞大的财富,确定会让他做规模更大的美梦。有关汤米的成就,仍有一点值得一提:肯尼迪总统于1961年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宣布,美国将在10年之内送人类登上月球。其后8 年,动员了40万人、耗用1000亿美元的经费,总算让阿姆斯壮登上月球。在科学家和工程师眼中,探测深海和海底工作的挑战性,不亚于探测外太空。但海底的探测史无前例,一般认为除非政府竭尽全力,不计成本,难望有所成就。1985年,汤米和十几位伙伴在三年内,以1200万美元的经费,结合30人的努力,成功地搜寻了大西洋的海底,改进技术,发现“中美洲”号的木壳残骸,打捞宝藏。

他们无视专家的预言,证明人类能够在海底工作,经费也不一定是天文数目, 但必须勇于舍弃老旧的想法,检验老旧的假设。遇到瓶颈,更要勇往直前,坚持不 辍。这就是汤米的态度,他也以此感召旁人。困难克服之后,世界将呈现全新的面 貌。在他们的计划阶段,捞取海底沉船确实是大胆的想法、冒险的行为;找到宝藏 只是目标,并非目的。真正的目的在于揭露深海宝藏的真面目,增进对历史的了解, 促进海洋考古工作, 发展深海工作技术。 追逐宝藏就像耕田;这个观念汤米早在 1985年的圆桌会议上提出:“含泪耕种,一切都会开花结果。”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寻找黄金船》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盖瑞·金德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盖瑞·金德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