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序曲:淘金梦

作者:盖瑞·金德

1848年1月24日上午,

詹姆士·马歇尔在旧金山东北100 英里的美洲河边发现了金块。

这个消息迅速地越过丘陵、平原,

远及美国东部。

成千上万的淘金客搭乘邮轮涌入旧金山,

一圆发财美梦。

加州淘金潮

詹姆士·马歇尔(james marshall)和往常一样,清早起床就沿着人工水道旁的碎石路,查看水流是否能够推动锯木厂的水车。到了水流上游,马歇尔关了水闸,再漫步走到下游,站在水边。岸边的浅洼里结了冰;中间深水部分平静无波、晶莹澄澈。当他审视距离水面大约6 英寸深、布满岩石的河床时,瞥见一片平坦的岩石上有一块黄色的东西。于是他挽起袖子,把手伸进水里捞起了这块东西。它的大小和形状约如大拇指的指甲,金黄明亮;除了颜色以外,它看起来像是嚼过的口香糖。

马歇尔站在水边,手指头拨弄着这块东西,呼吸的热气结成了白雾。那东西虽小,但沉甸甸的,跟河中灰色的鹅卵石截然不同。他认为它有点像金子,但不能确定,所以他做了简单的测试:把它摆在石头上,用另一块石头来敲打。它没碎,但变了形。马歇尔把它放进口袋,巡视完水道之后,就回帐篷去了。

当天,锯木厂的一个工人在他的日记里写道:“锯木厂主管詹姆士·马歇尔在水道中发现了一种金属,看起来有点像金子。”为了检验这块东西,他们把它放在铁砧上,用铁锤敲打。如果是黄铁矿,这么一敲打,就会破碎;可它只是变薄、变扁而已。于是厨子把它放进硷液煮了一天,它仍然还是金黄橙亮,没有变色。

马歇尔和工人们沿着美洲河南边的支流挖掘的这条水道,位于荒凉、偏僻的加州北部。马歇尔在1848年1 月24日上午发现了这块东西。当时整个加州隶属于墨西哥,但美、墨两国正在交战,并进入交涉拟定和约的最后阶段,在这个和约中,墨西哥将“上加州”让给美国。

“上加州”从圣地亚哥港南端往北,延伸至奥勒冈。内华达山脉贯穿南北,成为上加州地区的分水岭。山脉西侧平原和山坡地带住有不同种族的居民,但由于地广人稀,彼此难得见面,再加上物产丰富,所以各种族之间也没有摩擦争吵。这里的居民包括散居的墨西哥农夫、一小批美军分遣队、几艘海军舰艇、少数土著部落、零星的天主教传教士、荒凉的牧场、设陷阱诱捕猎物送到山脉东部的人,以及一些摩门教徒。 一年半之前, 238 名摩门教徒乘船抵达此处,定居在约巴布也纳(yerba buena)。约巴布也纳位于太平洋一处大海湾的西陲,只有40 位居民。摩门教徒在1847年重新为它取了一个名字:旧金山。

在整个上加州地区,最成功、最发达的居民大概要数乐观快活、破产过两次、自称“上尉”的约翰·沙特。他是德裔瑞士人,经由夏威夷抵达上加州。约翰·沙特说服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总督,把美洲河和沙克缅多河(sacramellto )交会地带5 万英亩的肥沃土地出让给他。这块土地大约位于旧金山东北100 英里处,沙特取名为“新赫勒威夏”,但其他人都称之为“沙特堡”。1847年秋天,为了扩展领地和取得木材,他指派木匠詹姆士·马歇尔北上50英里,到美洲河边建造了一家锯木厂。

在人工水道中发现那块黄橙橙的东西的4天之后,也就是美、墨签订和约的5天之前,马歇尔在冰天雪地中骑马前往沙特堡。抵达之后,他把沙特叫进密室,锁上门,然后打开布包,拿出那块东西:他认为那是金子,可是没有把握。他只知道几天前捡到这东西之后,又在水道中发现了其他相似的东西,它们就在河床上,根本不必寻找;如果那是金子,此地可真是遍地黄金了。

沙特仔细端详着这块东西,并感觉这小东西惊人的重量。然后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旧的化学书籍,找到另外的两种检验方法。他滴上硝酸,那东西安然无损;把它放到天平上一秤,发现它的密度比银子大得多。沙特确定它就是金块,然而他没有喜悦之感,反而心生忧虑。因为他在这5万英亩的土地上牧养了1.2万头牛,1万只羊,2000匹马和骡子,以及1000头猪;如果这东西真是金子,他可以预见手下的工人会溜进山地,把田中谷物和牧场的牲畜弃之不顾;成千上万的疯狂淘金客将拥进宁静的山谷;而且他还知道,马歇尔发现金块的地点不在他的土地范围之内。

沙特立刻跟科隆马(coloma)部族交涉,以食物和衣服换取了锯木厂周围12平方英里土地的3 年租约。租约到手之后,他立刻告诫马歇尔和其他工人不要透露发现黄金的消息。但是其中一名工人利用下班时间躲进山区,用一把小刀在山谷裂隙中挖取金块,还写信告诉朋友他发财了。另外一个工人用鹿皮袋装着金块,到一家店里大肆吹嘘。还有一位驿车驾驶员在运送货物到锯木厂的路上遇到一个小男孩,那男孩给他看了一把金沙。由于来询问这个消息是否真实的人愈来愈多,沙特终于解除戒心,也开始心满意足地吹嘘在锯木厂附近捡到金块和金沙的种种情形。果然不出沙特所料,到了3 月的第一个星期,他的农地和牧场里只剩下几个因身体衰弱而无法前去淘金的工人。

消息迅速地越过丘陵、平原,终于传到旧金山。1848年3 月15日,《加州人报》用斗大的标题报道发现金矿的消息。几周后,该报的竞争对手《星报》驳斥了这个报道,说它是空穴来风。可是就在同一周,《星报》的老板驱车驶回旧金山,手中挥动着一瓶金沙,大声宣布在美洲河发现了金矿。他这么做,有一点是为他在沙特锯木厂附近新开的一家商店做宣传。两周之间,旧金山的人口从几百人锐减到一打左右。

3月,美国参议院通过美墨和约;墨西哥国会则在5月批准。那年夏天,新任的美国加州州长沿着美洲河巡视金矿矿区,发现约有4000人正在挖掘金矿或淘洗金沙,平均每人一天可以采到两盎司,约值32美元。淘金客像影子一样跟在马歇尔身边,等候分配开采地点。其实开采范围早已越过沙特的租地。虽然黄金大量涌进沙特堡的店铺,但沙特仍收获了140 万升的小麦制成面粉。此时面粉价格已经高达每桶36美元,预计还可能飘涨到50美元。

加州州长在致总统詹姆士·波克(james k.polk )的公文中,附上一个茶叶罐的金块和金沙。公文中说:在未亲自视察金矿区之前,我无法相信关于金矿的报道;现在我确信,沙克缅多河和圣乔根河(san joaquin )流域的金矿蕴藏量,其价值超过对墨之战军费的百倍以上。

美墨战争结束后,美国政府资助私人企业建造并行驶两支侧轮汽船船队,以联系上加州和其他地区。其中一支船队来往于纽约和巴拿马之间;另一支则从巴拿马上行至奥勒冈,途中在圣地亚哥、蒙特利和旧金山靠岸停泊。船队的船长由美国海军军官担任;每两周一个航次,运送情报、邮件、报纸、货物和旅客。

1848年10月6 日,太平洋邮轮公司的第一艘汽船“加州号”从纽约港启航,开往科恩角(cape horn ),连结了巴拿马和奥勒冈之间的航运。“加州号”从纽约港出发时几乎是空船;船长估计,从巴拿马北上奥勒冈的处女航应该也会一样。但是当“加州号”绕过科恩角航向太平洋时,正值1848年12月5 日波克总统召开第三十届国会的第二会期。总统告诉国会:“加州发现大量金矿的报道非同寻常,若未经权威报道的证实,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次日,这则消息成为美国各报的头条新闻。《纽约每日论坛报》的编辑何瑞斯·葛利(horace greeley)预言美国“正跨入黄金时代”。“‘希望’吸引了千万子民前往厄尔多拉多(ei dorado ),”他这么写道,“那里的财富就像纽约街道的泥巴一样,铺满了地面。在加州的新金矿区,唯一需要的开矿机械就是一双强劲有力的手、一把铲子和一个锡盘。事实上,许多人只用瓦片或木板,便可以轻松愉快地挖到金块,一天收入五、六十块钱,还享有许多闲暇时间。”

东部所有报纸都登载着在加州淘金如何轻而易举的文章。许多书籍,例如《金矿移民指南》描述广阔的河床“铺满了金沙,有一只手的厚度……价值2至5万美元的金子,几乎唾手可得。”有关淘金的演讲场场爆满;演讲者更是夸大其词地说加州的淘金客一天可以获得4磅、价值1000 美元的黄金;或者说,假使一个人一天采集36磅黄金,即使10万人一起努力工作,也要10年才能采尽加州的金矿。

某报编辑写道:“这片荒凉偏僻、毫不起眼的地方,突然成了全世界注目的焦点。1500万元的财富已经进了某些人的口袋;所有的人都涌向这个地方,想要一圆发财美梦。”

但是,通往这个地方只有陆路或海道两种选择。如果经由陆路前往,必须等到4 月,因为在加州和其他区域之间横亘着洛矶山脉,在冬季,山区的牧草都埋在几英尺深的积雪之下。没有牧草,拖运车辆的牲畜就无法生存。

等不及的人就只好走海路,但是他们必须选择绕过科恩角或横越巴拿马。取道科恩角的航线长达1.3万海里,需时4至8个月;航程中可怕的风暴,旱鸭子可吃不消。1833年,达尔文(charles darwin)在日记中这样描述科恩角:它的景象足以让陆居的人连做几个月的恶梦。科恩角恶名昭彰的蓝胡子——八、九十英尺高的巨浪,以30节的速度席卷海面,撕裂被冰雪覆盖的船只。帆桅断裂、船帆被撕成碎条、人被冲离甲板,掉进冰冷的海中淹死或冻死。

横越巴拿马的路线比前两者快捷、方便得多;万一遭遇意外,死法也没那么惊心动魄。这条路线的第一段航程——纽约到巴拿马——包括在哈瓦那短暂停留,也需要9 天。接着横越地峡,尽管波涛汹涌,但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之后5 天的旅程,必须搭乘独木舟、骑骡和徒步跋涉,这当中必须忍受热带气候的懊热,以及面对霍乱、疟疾和黄热病的威胁;还有,如果要喝加糖的咖啡,当地土著就嚼甘蔗,将甘蔗汁吐在杯中。然后才抵达有300 年历史的巴拿马——美国人形容它是一个肮脏、嘈杂、不适合人居的都市。那里的太阳太毒辣,饮水太脏,土著的柠檬水难以下咽。旅客们在码头等候,准备搭船沿着西岸上行至旧金山。

“加州号”驶进巴拿马湾停泊、添加煤料时,船长看到码头上黑压压的一片,到处是堆积如山的老旧行李箱。肮脏的睡具、帆布背包、绳索、帐篷、炊具、铲子和尖锄。发生在偏远西岸的淘金故事,在东岸的轮船公司引起了騒动。第一艘抵达巴拿马加勒比海海岸的“亚特兰大号”汽船带来满载的乘客;两天后,一艘三桅船带来60名乘客。到了1月中旬,又有5艘船只带来更多的准备溯江而上、越过山区前往巴拿马市的旅客。

“加州号”的载客量是200名,但在码头上等待的旅客超过500名。船长于是订购木材,加搭舱位。两周之后,被365位旅客、36 位水手挤得水泄不通的“加州号”启航了。与此同时,码头沿岸又有4艘汽船、两艘三桅船、3艘双桅帆船,以及一艘纵桅帆船,卸下736 位旅客,准备越过巴拿马到太平洋海岸搭船。每天还有许多人分别自纽约、波士顿、费城、巴尔迪摩和纽奥尔良源源而来。

“加州号”载着最初的49位矿工驶人金门湾时,《加州爱尔他报》的一位记者如此描述当时的情形:“加州号”真是壮观亮丽,当它遥遥现身时,它优美的外表引来兴奋的市民的阵阵欢呼……它缓缓通过泊在港中的军舰时,受到礼炮欢迎,挤在甲板上的乘客报以热烈的欢呼。11点钟,“加州号”下锚停泊在港口。

不到一个小时,高级船员和水手也相继离船。不到一周,36位船员全走光了,只剩下船长和一个在引擎间工作的小孩。蕴藏黄金的山区的诱惑,实在令人无法抗拒。这群淘金客为了拴住他们的骡子,在投宿木屋的门阶底下拖出一截当初为了开路而连根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序曲:淘金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找黄金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