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第三节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 1981年

作者:盖瑞·金德

--------------------------------------------------------------------------------

贝特勒纪念研究院创立于1929年,是一个非营利性质的私人研究机构。二次大战期间,旗下的500 位科学家参与了研制原子弹的“曼哈坦计划”。其后陆续发明或改良影印机、硬币铜锡察装法、太空船的隔热片等等。

研究院总部位于俄亥俄州立大学校园正南边,共有3000位科学家从事研究;其中60%的研发项目是政府委托进行的,国防部是最大雇主。

装备研发部主任唐恩·费凌克(don frink )说:“我们处理所有的疑难杂症:太空的、地下的、敌后的、还有水中的;其中大部分都是海洋工程,它的性质最为独特。”

他们每年约可收到200 封求职函,精挑细选之后,大约只有20位可以与费凌克进行面谈;而5 名录取者之中,通常有4 名前来就职。费凌克需要有各种实际工作经验的工程师,只懂理论而缺乏工作经验的申请者,都在摒除之列。

汤米云游全国,搜集资料和累积经验之后,在1981年春天回到哥伦布市。他求见费凌克。汤米相当符合费凌克雇用新工程师的4 个条件:聪明、进取、热诚、易于共事。但费凌克也唯恐这位兼具发明家和企业家禀赋的年轻人难以久安其位,说走就走,那么研究院对他的投资将会化为乌有。

但是汤米保证:“不会的。我一向渴望能到贵院工作。”

费凌克向俄亥俄州立大学查证,发现所有教授都对汤米有深刻印象。他们保证:汤米那个家伙一定会有成就,虽然不能预见是什么成就,但一定会闯出名堂。费凌克也承认:“他的iq一定是天文数字。”

费凌克邀请了4 位工程师共同参与面试,他们全数通过雇用汤米。尽管如此,费凌克仍然颇为踌躇:汤米那种人根本就是工作狂,工作时间又不正常,必定相当难以共事,恐怕同事无法忍受他的作为。费凌克还有另一层顾虑:工作人员必须随时随地、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连下意识都必须为贝勒特工作;他怕汤米心猿意马。但是后来他承认:“汤米工作的时间比我所预期的还久,都已经过了4、5年了,他还留在岗位上。”

费凌克只顾忧虑汤米会投注多少心力在贝特勒,又会把多少心力分心于其他工作,但他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他和唐·海克曼(don hackman)都将为汤米工作。

汤米在往返基威斯特和哥伦布之间时, 结识了鲍伯·伊凡斯(bob evans);他也是主修地质学的大学生。鲍伯原来也是古典钢琴演奏家,后来改奏爵士乐,擅长搜集小道消息,而且记忆力惊人,联想力丰富;个性良好,毫不做作。

此后他们来往密切,经常彻夜深谈,上自天文,下至地理,乃至汤米的工作经验,无所不谈,颇有相见恨晚之感。汤米谈到如何分辨和确认自己要寻找的沉船。这些沉船地点都在浅海,狂风巨浪和海底洋流把沉船的物件汇集在一起,像是孵卵器中的鸡蛋;汤米说这是“垃圾场效应”。

寻宝者通常要遍查各种纪录,只要没有打捞纪录的,就认为该船未经打捞,沉宝尚在原地。但事实如何呢?又该如何确定?汤米认为大型帆船吃水大约15英尺,所以大概会碰撞到15英尺深的暗礁。费雪找到的物件都在水深12英尺处;然而“阿图加号”的宝藏没有在1662年就被捞光,是因为沉船3 周以后,又发生了一次更大的飓风。

汤米认为寻宝者受制于太多的未知数,诸如天气、历史、政府、人性等因素,以至于无法掌握全局,几乎全都失败。成功之道,就在于掌握更多的因素,加上详尽分析,减低冒险程度。自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无数的金银财宝从新大陆运往旧世界,其中有1/4沉于海底。所以确有宝藏存在,但不该从加勒比海浅海处的沉船残骸中去寻觅,那机会太渺茫了。汤米认为理想的寻宝地点,应该是在海浪冲击不到残骸的地方,在残骸不至于互相重叠的地方,在海底坚硬、海流缓慢的地方,在政府无法主张所有权的地方。所以汤米告诉鲍伯,他要在深海打捞沉船。

费凌克很快又发现了汤米的诸多优点:精力充沛、待人诚恳、学识丰富令人折服,尤其能够说服学识丰富的顾客。费凌克原本有意要汤米担任研发海军装备的设计师,至此改变主意,要他主持研究一个解决问题的全面系统。这时正逢政府有意投入大量经费,研究海底矿藏的开采方法。汤米全心投入,列出优先次序,仔细分配时间。他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一下班,又沉溺于思考海底沉船问题。他的思考重点不在残骸和财宝,而在技术。海底开矿的研究工作增加了他的新构想。除非海底矿物的价值剧增,否则开采所得将不足以支应研发费用;但是沉船不同,只要1 艘装载大量财宝的沉船,就足以吸引投资者,从而获得足够资金来研发所需技术。

17世纪时,哈雷管星的发现者哈雷爵士制造了第一个潜水钟,可以容纳3 个工作人员,下潜到60英尺深的水中1 小时45分钟。工作人员利用绳子或链条绑住沉船的物件,然后由其他水手拉上水面。300 年后,技术固然大有改进,但所能完成的工作依然没什么改变。

1963年“长尾鲛号”沉没之前,海军专家就已开始游说五角大厦,拨款研制潜得更深、配备伸臂可以抓取物件、能够自行移动的深海潜艇。然而设计完成之后,海军舰队视之为血统不纯的杂种,没有包商愿意承建。海军只好委托密勒通用公司建造,取名为“爱尔文号”。

1964年,l架空军b-52轰炸机在地中海例行巡逻时,失事坠入海中,残骸散落的面积广达10平方英里。该机载有4 枚核弹,威力都比投掷于日本广岛的原子弹强70倍以上。 其中3枚在陆上寻获, 另外1枚连同降落伞沉入海中。海军当局动员了“爱尔文号”和新造的“阿鲁米诺号”前往搜寻。后者较新,能够下潜8000英尺,重达78吨;前者潜水能力则有6000英尺。当局称这次搜寻任务是“在黑暗的草堆中寻找针眼”。

“爱尔文号”潜水10次,终于在2800英尺深的海流中发现核弹的降落伞。但是母船丢下悬钩时,“爱尔文号”摇晃得像个醉汉,绞起的动作失败两次。核弹失去踪影,9 天之后才再寻获。这时海军只好动用最新的缆控水下研究船(curv);这个小机器人配备有灯光、照相机和伸臂。正当它要绞起核弹时,降落伞突然张开,包住了机器人,使它动弹不得。母船的水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机器人连同核弹拉起。大家只好承认,这次成功全靠好运。

之后,海军继续研制了“海底悬崖号”和“甲鱼号”,船身比“爱尔文号”较大,速度较快。接着又建造了“比目鱼号”和核子动能的nr-1 ;后者配有各种先进装备,可在海底停留数周,并且装有轮子,能在海床上行走。然后可以下潜6500英尺的深海搜救载具(dsrv) 也接着问世。原先估计dsrv每艘造价是300万美元,20世纪70年代出厂的两艘,造价却达2.2亿美元。

“长尾鲛号”沉没20年后,深水潜艇已经可以潜得更深,在水底停留更久。它们测量了墨西哥湾流、标出扇形海床位置、收回沉没的水雷和飞弹、探测锰矿矿层、研究地质、检查海底探勘装备。但是如果除去电脑导航系统。推进系统、空气再生系统、声纳和照相机,它们所能做的,几乎只是把挂物钧勾到物件上,再由上面水手用绞盘机绞上,或伸展臂膀笨拙地抓住东西而已。

打捞深海沉船,理论上只要在沉船地点放下蒸气爪钳,夹住残骸用力拉上即可。但是这么做,物件会破碎,减损其历史价值;宝物遭受破坏,价值锐减;浮水途中,物件可能丧失,有的从此无法寻获。何况残骸结构复杂,难以辨认;宝藏有时压在下方,埋得更深;这些都是难题。汤米从不考虑使用这种方法。他先要探勘、纪录,然后像积木一般逐片拆解,不让彼此互相影响。他要保持精致物件的原状,毫发无损。他还要利用摄影机和录影机拍摄全部过程。汤米说:“我们要做得精致细腻,像是外科手术。”

他预见未来水底的工作,应该是在海底几千英尺上方的自动化控制室中操控。只要费用不缺,假以时日,科学家和工程师必可制成机器人,在陆上执行这些任务。这些精密的仪器,其实还只是简单的部分。在海面操控深处的机器人,秘诀不在这些精密复杂的仪器,而在人的观念。这时,已经问世的海底仪器种类繁多,形式各异,但较诸哈雷的潜水钟,工作能力的增加实在有限。经过10年的努力,汤米总算分门别类,有了清楚的认识。

首先,从水面开始。如何把潜艇放进海中?10节的风速就可以产生3 英尺高的海浪,妨碍潜艇的置放,严重时甚至可以打坏艇壳。所以只要海浪达到3 英尺,就不可冒险置放潜艇;但海浪小于3 英尺的机会不多。

其次,小潜艇放进水中之后,母船在海面随着海浪起伏,此时联系两者的缆绳时紧时松。有时其力道大过小艇重量10倍以上,还可能扯断缆绳,使小艇沉入海中,消失不见。包裹的缆绳当中,还有许多传输讯号的电线,它们纵然没有因为上述情况而断裂,但每次通过滑车或绞盘时,时弯时直,力量时大时小,线路也容易疲乏受损。再制抽换,需时3 月;如果携带备份,人员和空间都要增加,所费不资,成本大为增加。

小艇降落海床既困难又危险,原因有二:其一,摇晃的母船震动小艇,使小艇不易控制,加上照相机的镜头时常被泥沙遮住,无法观测,不能确定小艇的确切位置;其二,缆绳下悬重物,突然释放时下端弹起,缆绳会在水中扭转打结。扯起重物时,母船的摇晃照样可以扯断缆绳,那么就只有鸣金收兵,把小艇留在海底了。

解决方法之一是,把动力装置装在小艇上,不需上下通讯,而由工作人员在小艇内驾控。但人员的生命安全难以保障。所以每个系统都需要后备的支援系统,结果累赘的备份不但消耗了工程人员大量的精力,也使小艇臃肿笨拙,效能减低。

汤米的计划非关国家安全,所以没有政府资助,资金有限;一切都必须以最简省的代价完成,设备、技术加上其他费用,不能超过1ooo万美元。

这时,发展无人载具渐成共识。因为这种载具不但轻省,且无工作人员生命安全的问题。美国海军虽已开始研制,但是法国拔得头筹,制成第一艘无人载具。这个载具缺点仍多,无法把握时效,例如海底摄影机拍摄的照片必须在上面冲洗,但海底情形瞬息万变,往往错过时机。汤米心中的载具必须能够停留够久、必须能够由海上操控。必须能够即时报告实况。这样他才能当机立断,做出正确决定。

不论载不载人、系不系缆,每个系统的主要问题都在于未能克服潜水载具的不稳定性,从而无法进行海底的主要工作。为使它们能在水下浮动前进,浮力重心必须狭长且固定,不能变动;操控仪器必须短小,过长会使浮力重心变动,船身倾斜,稍微使力,小艇就会翻覆。

汤米早就决定放弃在海底使用工作人员的方式,因为这既昂贵又危险,且功能有限。“我认为秘诀在于建造稳定的无人载具,它具备各种机械功能,而且必须能在海底连续工作数天。”他心目中的理想工具是“水下遥控载具”(rov )。1982年,全世界共有10艘这种载具;但释放、回收和降落海底时的缆绳问题依旧,仍然无法有效地在海底进行工作。汤米认为只要整合水下工作的各种技术问题,应该不难解决。关键所在应该是整个系统背后的观念和次系统之间的相互关系。汤米的禀赋正足以将这些难题逐一分解,详尽检验、了解之后,再进行旁人所谓的不可能之事。

打捞沉船的第一步是确定打捞对象。确定几千英尺深水中的沉船状况,是技术上的第一个难题。根据文献记载,只能知道大概的沉船地点,误差可能高达50海里以上。首先必须搜寻广大的海面,如果利用传统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节 俄亥俄州哥伦布市 1981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找黄金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