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黄金船》

第四节 寻觅伙伴 1984年

作者:盖瑞·金德

如果说汤米的人生哲学一半是保持选择的机会,那么另一半就是争取选择的机会。   在跟上述三位投资者会面以前,他已经先和恩师歌勒尔讨论过资金的问题。   1984年初,汤米和歌勒尔见面,详述了“中美洲”号的故事,说明他将如何利用西马克的技术找到船骸,以及设计建造一个载具,深入海底、记录现况、逐步拆解,取出黄金。但问题在于如何取得资金,进行工作。   当时歌勒尔已是俄亥俄州立大学工程学院院长,他立刻安排该院负责筹募资金的贺伯·雷普(herb ope)与汤米见面。歌勒尔事先向雷普说明汤米的计划听来可能令人觉得匪夷所思,但以他的工程和海洋知识,相信不久就会有人从事同样的尝试。经过汤米详尽仔细地说明,雷普还是难以置信,心想向朋友转述这种故事,要求投资,实在棘手万分,“真是天方夜谭。”   雷普生长于富豪之乡贝克斯里。歌勒尔建议他安排一次午餐说明会,邀请家乡的富豪参加,看看能不能让他们解囊资助。朋友们接到雷普的电话,都支吾其辞。雷普除了说明午餐免费、提出构想的人是贝特勒的工程师以外,还得搬出歌勒尔作为号召。   雷普预订的餐厅可以容纳12位客人。除了他们3人以外,还有9位可能投资的客人应邀出席。雷普对汤米说明,客人之一的会计师维恩·雅士比(wnyne ashby )是关键人物。因为筹募和组织基金正是他的本行,何况他交游广泛,关系良好。   9 位客人的财富估计超过10亿美元。歌勒尔先简单说明,然后他说:“你们当然知道,汤米不会置身事外,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也一定会全程参与,绝不半途而废。我认识汤米多年,知道他为人诚恳、聪明机智。他一定会挤命做事。当然,各位都得自行判断,打捞沉船这种事情原就无法保证。”   汤米从缘起到经过,巨细无遗,详细说明。期间一位客人提前离席,临走时他说:“计划蛮好的,但维恩是我们的会计师,我们得先听听他的意见。”   雅士比是一家规模庞大、分公司遍布全美的会计师事务所哥伦比亚地区分公司的负责人之一,他的客户包括在座的所有客人。哥伦比亚地区的客户,财产净值不下数亿。可能对汤米的计划感兴趣的人,他都认识。可是在历时1 个小时的说明会中,雅士比一言不发;散会离去时,也似乎表现得毫无兴趣,只说:“我觉得汤米是个难得的青年。我们都很忙,这次说明会很有趣,增广了我们的一些见闻。”   此后汤米煞费苦心、谋而不舍,展开对雅士比的说服工作。   他先是每三周打一通电话,请教的都是专业问题,简短、中肯,绝不拖泥带水,当然他不会忘记提到计划的最新进度。结束谈话时,汤米都说:“过几周,我再请教。”然后逐渐把时间缩短到两周一通,接着是每周一通;偶尔甚至亲自造访。汤米说:“我不时对他提起我的构想,不让他淡忘。希望有一天,他能对计划持同样的看法。那么,他就能够帮助我把计划转变成为‘适当的事业’了。”   雅士比的态度从原来的“没有时间考虑”,逐渐演变到开始考虑惊人的投资报酬率。“这是长期投资,风险很大。可是回收率可能是投资的100 倍,也就是百分之一万啊。”他和汤米的会谈越多,对汤米的智慧就越是心折。汤米言必有物,虽然计划像是天马行空,可是仔细想来,也算是空前难得的机会。这不是随处可行的一般投资,而是开拓新领域的探险,何况成功的话,报酬之高也是空前的。然而,此时雅士比对汤米着迷的程度,仍远远超过对计划的兴趣。“我跟他相处越久,对他就越有信心。甚至有时不了解他的谈话内容,仍对他十分信赖。谈到主题时,他可真是口若悬河。”   就这样会面谈话、解答问题、提供意见,匆匆过十几个月。雅士比终于觉得,迟早他会为这个计划筹划投资渠道。因为他觉得汤米有过人的充沛精力,全心投入这个计划;而且他也渐渐体会到,这个计划不是虚夸之谈,只是投机性过高而已。雅士比终于了解了整个计划,再无疑问。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汤米,告诉他:“我决定投入这个计划。我们应该如何进行?”   这时已是1984年初夏了。由于打捞计划杂务太多,汤米在贝特勒每周工作的时间从60小时减到50小时,再减为40小时。所以他和费凌克谈妥每月在贝特勒只在固定时间上班,薪水照扣。   雅士比认为要使投资计划有模有样,先要找到一家大规模的律师公司代理。因为公开招募基金,必须符合严格的法律规定。此外,还得有个公开的名义。   他们找到一家大公司的名律师伏里(ait varys )。当初他也参加了午餐会,但会后就淡忘了此事。这次会面,伏里问:“沉船有多深?”汤米回答:“至少8000英尺。 ”伏里惊愕不已,下巴差点掉了下来。他认为在8000英尺的深海打捞100多年前的沉船,真是荒谬之极。在8000英尺的深海之中,如何指挥伸展臂移动四、五英寸进行细微工作?这岂不是天方夜谭?因此他决定不加入。   参加这次会议的还有一位会计师佛烈德·达特曼(fred dauterman),他的专长是教人节税,声誉卓著。听完汤米的说明之后,他认为整个计划不如乍听之下的不切实际。他也认为汤米是个天才,思考能力卓越,超乎他人。而汤米对本行渊博的知识,也符合达特曼的要求。其次,歌勒尔和贝特勒公司都证明汤米为人可靠,这又通过了他的第二点要求。加上雅士比和汤米长期接触之后,对他信心大增,认为在汤米和8000英尺深海之间的唯一障碍只是资金而已。对于大额投资者而言,资金代表信用;而信用正是雅士比所能提供的。   其后数周,雅士比和达特曼反复讨论,认定成功机会是1 /10,而投资报酬率却高达100倍。但达特曼最后还是不加入。   雅士比只好另找一家大规模律师公司的比尔·亚瑟(bill arthur) 。此人专办房地产交易和石油、天然气探勘投资案件,绰号“资金先生”。亚瑟听惯了千奇百怪的投资计划,所以汤米的计划对他而言井不特殊。唯一特殊的是,一向谨慎、从不逾越本份的雅士比居然替汤米说项。所以未见面之前,亚瑟早已对汤米印象深刻了。   雅士比安排他们见面。亚瑟并没有多问,立刻答应加入。亚瑟的公司正是贝特勒的法律顾问,在他心目中,贝特勒的工作人员是“一群专做一些稀奇古怪事情的疯子”,汤米正是这种人。亚瑟说:“由那个家伙主持计划,又有100 倍利润的诱惑,只有傻瓜才不敢加入。”   于是亚瑟把筹备公司的事宜交给一位年轻的合伙人克特·罗夫兰(curt toveland )负责,要求他整理出一个能够吸引投资的架构。克特原本井不热衷,但和汤米会面之后,态度立刻大变。克特说:“第一次会面之后,我说‘天啊!这个家伙一定做得到!’等到第二次会面,我就已经毫无疑虑了。”于是克特找来同事比利·凯利(billy kelly)一起帮忙,凯利对汤米的观感和克特如出一辙。   所有人员投入一次前所未有的工作,绞尽脑汁,想尽办法吸引投资者。这个吸金计划不同于其他之处,就在于投机性特别大,一般计划的设立地点、单位、营业额、获利预估等等都不适用。他们必须别出心裁,另辟暖径。   他们的共识是先募集小额“母款”,用以改善说明计划的资料和方式,同时可为汤米争取时间,详列各项工作所需经费。不过他们也提醒汤米,务必编足预算,因为“许多投资计划,都因资金捉襟见肘而终告失败”。他们还决定,工作人员不在初期资金中先行分配利益。他们最后决定分3 个阶段募足资金:播种阶段、搜寻阶段和打捞阶段。播种阶段拟募集20个单位,每个单位出资1 万美元,占全部股份的10%;此款专供汤米寻找承包商、完成研究、组织人员以及弥补过去的费用。汤米可以藉此向投资者显示:他不但科技知识卓越过人,还拥有经营一家公司、支用经费的权力。   搜寻阶段打算抛出25%的股份;每个单位2.8万美元,准备募足140 万美元。这笔资金将用来绘制搜寻地图、租用船只和“西马克ia”。麦克已经制造完成“西马克ia”。汤米要麦克和他的工作人员利用“西马克ia”搜寻大约1400平方海里的海域,需时40到60天,以确定“中美洲”号的残骸及位置。   最后阶段就是派出机器人,到海底研究现场情况,取出宝藏。这部份资金将占全部股份的25%;每个单位7.2美元,总额是360万美元。   其余40%的股份由汤米和助理共同持有。汤米的报酬如此丰厚,原因有二:首先,投资者都认为这次投资可能获得的报酬,较诸其他任何投资都高过太多,放弃些许盈余,获利仍然可观。其次,汤米是成败的关键人物,地位重要,无可替代;不给他足够的动机,难望他全力以赴。   第一阶段的资金招募在1985年3月正式展开。每股1 万美元,也可以5000 美元购得半股。筹募过程极其困难,因为大家都认为这种投资必定是“钱沉大海”,有去无回。   这时汤米最大的难题是如何保密。他通过安全调查,得以接触贝特勒承办的机密计划,对于保密素有深刻体会。海洋社团的排他性特高,但社团之内关系密切,难以保密。早期他刻意寻求单一的投资者,原因即在于此。   因此汤米的投资说明书,主要是说明一些观念、理论、沉船经过、载运的黄金,以及寻找和打捞的技术说明,用语谨慎,决不透露沉船的正确地点。文件上都盖有“机密”的戳记。投资者必须在签订保密同意书之后,才能取得这些文件。   一位投资者违反保密契约,转而求教于一位海洋界的教父级人物、曾任海军搜救任务最高指挥官的席尔勒(bill seade)。席尔勒与另一位友人会见汤米,以权威老大的身份,把汤米的计划批评得体无完肤,诸如汤米过分乐观,所需的经费和时间一定超过预估好几倍;沉船地点的海洋情况恶劣,无法进行打捞工作;技术上的困难无法克服等等。汤米则碍于泄密的顾虑,无法畅所慾言。   虽然遭遇了困难和波折,汤米还是在3 个月之内找到38位股东,筹足了20万美元的头期资金。他赢得了股东们的信任投票,终于得到放手一搏、实现理想的机会了。   ------------------  亦凡图书馆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寻找黄金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