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作品集》

一条大河的故事

作者:歌德

一条大河,由于连日暴雨河水猛涨已形成泛滥。在这条大河旁边,劳累了一天的老摆渡工正疲惫不堪地躺在他的小屋里睡觉。午夜时分他被一阵大声说话声吵醒。他听出,有旅客想坐渡船过河。老摆渡工跨出门外,看见有两大团磷火正在岸边的小船上空悠悠荡荡地盘旋。他们说,他们事情紧急,想马上赶到对岸。老渡工没有迟疑,立即撑船离岸,以惯常娴熟的动作驾船送他们过河。这时两团磷火发出一阵咝咝声,他们开始用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敏捷地互相交谈,时不时还发出一阵阵响亮的笑声,而且他们一会儿跳到船帮上,一会儿跳到船的坐板上,一会儿又跳到船底板上,他们不停地蹦蹦跳跳,一刻也不肯安静下来。

“船在摇晃了!”老人喊道,“如果你们这么不安分船会翻的,赶快坐下,你们这些鬼火!”

对于老人的苛求他们发出一阵大笑,他们嘲笑着老人,同时来回折腾得比刚才还要厉害。老渡工只好忍着性子任他们胡闹。不一会儿,船到达了彼岸。

“这是您的辛苦钱!”两位旅客喊道,说着,许多闪闪发光的金币落进湿漉漉的小船里。

“哎呀,天哪!你们想干什么!”老人惊叫道,“你们会使我遭受到巨大的不幸!这条河讨厌这类金属的东西,倘若金币掉进河里,就会掀起可怕的巨浪,我和我的船都会被波涛吞没。谁知道到那时你们该会怎么样呢,赶快把你们的钱都重新收回去吧!”

“凡是我们抖擞出来的东西就一个也不能再收回来。”他们回答说。

“那么你们还是想麻烦我了,”老人说着弯下腰去把金币捡进他的帽子里,“我必须一个不落地把它们搜集到一起,然后带到陆地上藏起来。”

磷火跳出小船。老人大声喊道:

“我的工钱在哪儿?”

“谁不收金币就是喜欢白干活!”磷火喊道。

“你们要知道,我只能够收取长在地里的果实作酬劳。”

“地里的果实?我们鄙视这些东西,也从来没有享用过。”

“既然这样我不能放你们走,直到你们答应给我三个甘蓝头,三个洋蓟和三个大洋葱头。”

磷火边开着玩笑边想溜掉,他们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却已经感到被捆在地上了。这是他们所经历过的最不好受的感觉。他们担保在近期内满足老人的要求,老渡工这才放他们离去,并撑船返回。他已经离岸好远了,这时磷火在后面冲着他大声呼叫起来:

“老头儿!听着,老头儿!我们把最重要的东西忘记了!”

老船工已经离得太远了,没有听见他们的喊声。回到这边河岸,老渡工顺着河流往下走,找到一处永远不会被水淹没的山地,想把那些危险的金币埋掉。这时他发现在两座山岩中间有一道深渊,于是他把金币全部倒进深渊里,然后划船回到自己的小屋。

在这个深渊里有一条美丽的青蛇,金币掉落下来时发出的响声把她从睡梦中惊醒。她几乎还没看清楚这闪闪发光的是什么东西,便立即贪婪地不加选择地一个一个地吞了下去。吃完后还四处搜寻,把散落在矮树丛里和岩石缝中的金币都仔细找了出来。

她刚一吞完金币,马上极为舒服地感到,金币在她的内脏里熔化了,并流散到全身。她欣喜若狂地发现,她变得全身透明,并且闪闪发光。早先人们曾经向她许诺过,有可能发生这种现象,但是她不知道,这光能维持多久,能不能长久保持下去。她想确保自己将来永远是这个样子。这种好奇心和愿望促使她从深渊中爬出来,她要去调查,谁有可能往这里撒下美丽的金币。她一个人也没有找到。她一边在草丛和灌木林中爬行寻觅,一边欣赏着透过自己翠绿的身体发射出来的美丽的光,心里更加高兴。这时所有的树叶都被照得仿佛是绿宝石,所有的花朵都更加鲜艳娇嫩。她爬遍孤寂的荒野,还是什么也没找到。她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这时她来到了一块光秃秃的平地上,看到远处有一种与她相似的光。

“我到底还是找到像我这样的光了!”她叫道,并匆匆朝那个地方爬去。她不畏艰难,爬过沼泽和芦苇地。虽然她喜欢生活在干燥的山谷草地和高处的岩石缝里,享用着气味芬芳的野草,以晶莹的露珠和清甜的泉水止渴,但是为了得到可爱的金币,为了自己身上永远能发出奇妙的光,付出什么代价也在所不惜。

青蛇疲惫不堪地终于到达两位磷火先生经常玩耍的芦苇沼泽地。她迅速爬过去,问候他们,她十分高兴找到了这么可爱的与她同族的先生。磷火轻轻地向着她飞过来,跃过她,并以他们独特的方式大笑着。

“大婶,”他们说,“即便您的身体是一条水平的直线,这并没有任何意义。的确,从发光的方面来看咱们现在是同族,但是您只管看看吧,我们两位先生变成垂直的直线,身材同样苗条漂亮。”他们说着舍弃了自己身体的宽度,尽力把身拉得长长的瘦瘦的。

“您别生我们的气,亲爱的亲戚,您看,哪个家族可以以此来炫耀呢?自有磷火以来,我们没有哪个坐立不行,平躺也不行的。”磷火接着说。

在这种亲戚面前青蛇感到十分扫兴,因为她总想把自己的头高高地昂起,想抬多高就抬多高,而现在她却只能把头弯向地面,好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刚才在昏暗的小树林里,她对自己美丽的光泽满心欢喜,而现在在两个晚辈面前,她的光似乎每时每刻都在减退。是的,她很害怕这光最终会完全熄灭。

在窘迫之中青蛇急忙问两位先生,能否告诉她,前不久落在山谷中的闪闪发光的金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她猜想那是下了一场金币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磷火听了这话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摇晃着身子,顿时,大量的金币掉落在他们周围。青蛇迅速地追逐着金币,把它们一个个地吞掉。

“祝您吃得满意,亲爱的大婶!”两位先生殷勤有礼貌地说,“我们还能提供更多的金币款待您。”

他们又灵巧地摇了几回,那青蛇的速度跟不上了,忙得她团团转,好不容易才把这些昂贵的食物吞食完毕。显而易见,她的光在一步步增强,而且确实发出了最璀灿的光。此时磷光已变得又瘦又小,然而愉快的心情丝毫未减。

“现在我永远与你们联结在一起了,”青蛇吃完了金币后重新喘过气来说,“你们想干什么就尽管吩咐我吧,只要我力所能及,我愿意为你们效力。”

“太好了!”磷火高呼道,“说吧,美丽的百合花住在哪里?赶快给我们带路,领我们去百合花的宫殿和花园。我们已经心急如焚,恨不得能马上就拜倒在她的脚下。”

“这种差事啊,”青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回答说,“这事我可不能马上就办。美丽的百合花可惜是住在大河的对岸。”

“大河的对岸!在这暴风雨的夜晚让人把我们送过河?这河流是多么残忍啊,它把我们分开了!能不能再去把那老头儿喊来?”

“你们只能白费力气,”青蛇回答说,“就算你们在这边岸上能够找到他,他也不会搭你们过河。他可以把任何人运过来,但是不可以把任何人运过去。”

“那我们只好靠自己了!难道没有其它办法过河吗?”

“办法还是有一些,只是此刻不行。我本人就可以把两位先生送过河,但是得等到中午才行。”

“这正是我们不愿旅行的时刻。”

“那么你们可以到晚上时靠巨人的影子过河。”

“怎么过法?”

“高大的巨人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他的身体什么事都干不了,他的双手连稻草都举不起来,他的肩膀扛不起一束干柴,但是他的影子能干许多事情,没错儿,甚至可以说是无所不为。所以他在太阳升起时和落山时最强大。到了傍晚,人们只可以坐到他影子的颈背上,随后巨人便小心翼翼地朝着对岸走去,用他的影子把游人驮过河。如果你们愿意中午到达那片树林的角落,我就可以送你们过河,并把你们介绍给美丽的百合花。那树林长得很密,而且紧靠着河岸。如果你们害怕中午的炎热,你们只好等到傍晚时到岩石湾去找巨人了,他肯定非常愿意帮忙。”

年轻的磷火先生微微鞠了一躬便离开了。青蛇很满意能够摆脱他们,她一方面为自己身上的亮光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她的好奇心也将得到满足,这种好奇心曾经让她经历了千辛万苦,折磨了她很长时间。

在她时常爬来爬去的那些深谷里,她曾经发现有一处地方非同一般。尽管那时她爬过这些深谷时还不会发光,但是她通过触觉可以清楚地辨别各种不同的物体,光是那些不规则的自然产物,她到处可以碰到,所以习以为常。她时而在大水晶石块的利角中通过,时而触摸一下纯净的银矿石表面毛茸茸的植物茸毛和钩刺,把这一种或那一种宝石随身带到光天化日之下。然而令她大为吃惊的是,她在一处四周被封闭的山岩中感觉到了人的双手创造出来的物体:光滑得爬不上去的墙壁,锋利有规则的棱角,造型美观均匀的柱子,还有让她觉得最离奇的东西就是人的雕像,她曾好几次缠绕到他们身上。她认为这些雕象肯定是青铜制品,要不就是经过抛光的大理石制品。所有这些体验她都希望最终能通过视觉验证一下,凡是只能猜测的东西她都想证实证实。她相信自己现在有能力通过自己的光照亮这座埋藏在地下的圆拱建筑,彻底认识一下这些不寻常之物。她赶紧往回爬,很快在她爬惯了的路上找到一处裂缝,以往她总喜欢从这里钻进那圣地。

青蛇到达目的地后好奇地四处环顾,虽然她的光不能照到圆形大厅里所有的物体,但是照清楚近处的东西是足够了。她又惊讶又崇敬地抬头朝着闪闪发光的壁龛望去,那里面安放着一尊令人敬畏的国王雕像,是纯金的。按尺寸来看这雕像比一个人高,按身材来看与其说这个男人是高个子,不如说是一个矮个子。他的造型优美的身体裹着一件朴素的大衣,头发用一个橡树叶花冠束在一起。

青蛇刚刚一望这座令人崇拜的雕像,突然国王开始讲起话来,他问道:

“你从哪里来?”

“从深谷中来,”青蛇回答,“从有金子的地方来。”

“什么东西比金子更美好?”国王问。

“光。”青蛇回答。

“什么比光更令人舒畅?”国王又问。

“交谈。”蛇回答。

蛇一边回答一边斜着眼睛偷偷地瞟着旁边。在紧挨着的壁龛中,她看到另外一座威严的雕像。那里面坐着一位银国王。他的身体瘦长,披着一个佩有服饰的长袍,王冠、腰带和权杖上都镶嵌着宝石,他的目光流露着自豪的喜悦,看上去这位国王同样想讲话。这时大理石墙壁上一道深颜色的纹理突然亮起来,发出一种舒适的光,并扩散到整个殿堂。在亮光中蛇看到了第三位国王,他是青铜的,身材威武,倚着他的大头棒坐在那里,头上戴着桂冠。他看起来与其说像人,倒不如说是一尊岩石。青蛇到处东张西望想找出第四位国王,他站在离她最远的地方。这时墙壁突然打开,明亮的纹理犹如雷电一样闪了一下便消失了。

一个中等个子的老年男人从开启的墙壁中走了出来,吸引了青蛇的注意力。他的穿着像一个农民,手里提着一盏小灯,灯的火焰纹丝不动,让人非常喜欢看,它照亮了整个穹顶,奇怪的是竟然没有投下一点儿影子。

“你来干什么,是因为我们需要光?”金国王问。

“您知道,我不准许照亮黑暗。”

“是我的王国末日到了?”银国王问。

“还要迟一些,或者永远不会灭亡。”老人回答。

青铜国王以一种强健有力的声音开始发问:

“我什么时候能站起来?”

“快了。”老人回答。

“我应该与谁结盟?”青铜国王问。

“同你的几位兄长。”老人说。

“最小的弟弟会怎么样?”青铜国王又问。

“他将坐下来。”老人说。

“我还不累。”第四位国王嘶哑着声音结结巴巴地喊道。

在他们进行交谈的时候,青蛇悄悄地在殿堂里悠悠自得地爬来爬去,把所有的东西都观察了一遍,此刻正在仔细观看近旁第四位国王。他倚着一根圆柱站立着,身材巨大,不过他这样子与其说是健美,倒不如说是笨拙。第四位国王是金属的,只是不太容易分辨出是什么金属铸造的。经过一番细致观察才看出是一种合金,是用来建造他哥哥雕像的三种金属合制而成,但是在浇铸时这三种物质似乎没有很均匀地熔合在一起。金纹、银纹不规则地贯穿于青铜物质之间,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一条大河的故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歌德作品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