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作品集》

逃往埃及

作者:歌德

威廉坐在一块巨石的阴影里。这是一条陡峭山路的急转弯处,下面是万丈深渊,令人胆战心惊。太阳还很高,照耀着他脚下山谷里的松树枝头。他正在注视他的写字石板,这时,费利克斯弯弯曲曲地往上爬,手里拿着一块石头朝他走来。

“这块石头叫什么名字,爸爸?”男孩问。

“不知道。”威廉回答。

“这里边闪闪发光的,是不是金子?”孩子问。

“不是!”父亲说,“我记得,这儿的人叫猫金。”

“猫金!”孩子微笑着说,“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大概因为它是假的,大家认为猫也是假的吧。”

“我倒要弄个水落石出。”儿子把那块石头塞到皮旅行装里,顺手掏出一样东西,问:“这是什么?”

“一种果实,”父亲答道,“从鳞片判断,它可能跟锥形的冷杉球果是同属。”

“这不像一个锥球的,明明是圆的嘛。”“我们去问一问猎人;他们认得所有的树木和果实,会种,会栽,会保护,使它们尽量长大成材。”猎人什么都知道;昨天,向导指给我看过一头鹿怎样横过这条路,把我喊回来,让我细看他所指的足迹;我从那上边跳过去,清楚地看见印在地上的几个蹄子印,看样子是一只大鹿。”“我听见你在追问那个向导。”“他知道的事儿真多,可他并不是猎人。我还是想当猎人,整天呆在森林里,听鸟叫,知道它们的名字,在哪里筑巢,怎样从巢里取蛋,也知道怎样喂养小鸟,什么时候捉老鸟,太美了,太有意思了。”

话音未落,就看见那条陡峭的路上出现一幅奇异的景象。两个英俊男孩,身穿花色上衣,更确切地说,是身穿敞怀的衬衫,一个一个跳下来,落在威廉面前,停留了片刻。威廉趁机在近处端详他们。大一点的孩子留一头厚厚的金色鬈发,看见他时,第一眼就会注意他的这种头发,他那明亮的蓝眼睛吸引住人们的目光,使人们为他那优美的形象而陶醉。另一个孩子像他的朋友,而不大像兄弟,披着一头棕色的直头发,搭在双肩上,两眼炯炯有神。

威廉没有时间仔细观察这两个在荒野里不期而遇的奇人,因为他听到一个男人严肃而亲切的声音从巨石转角处传来:“你们为什么站着不动?不要堵住我们的路!”

如果说孩子们刚才已使他惊讶不小,那么,威廉现在朝上看的时候,映入他眼帘的人则是使他大吃一惊。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精明年轻人,嘴chún微翘,皮肤黝黑,头发乌黑,正有力而小心地从悬崖中的小路走下来,身后牵着一头驴。先出现的是那头梳洗得整整齐齐的秀发,上面驮着的很美。一个妩媚可爱的女子坐在一个安置得舒舒服服的大鞍子上。她披一件蓝色外套,里边紧贴胸部抱着一个新生婴儿,不胜温存地看着他。向导也和两个孩子一样,见到威廉时也迟疑了片刻。驴子拖着步子慢慢地走,因为下坡路太陡,过往行人很难站稳脚;威廉惊奇地目送他们消失在眼前的悬崖后面。

自然地,那张罕见的脸也就消失了。他好奇地站起来,向谷底望去,看他们会不会返身回来。他正要下去与这些奇特的游人打招呼,费利克斯走上来说:“父亲,我跟这两个孩子到他们家去,行不行?他们要带我去,要你也一起去。这是那个男子对我说的。走吧!他们在下面等着呢。”

“我也很想跟他们谈谈。”威廉回答。

他在山路一个坡度较小的地方找到了他们,睁大眼睛望着那幅强烈吸引他注意力的奇异景象,饱尝眼福。这时,他才注意到了周围的奇境。那个健壮的年轻人肩上背着一把手斧和一个柔韧的长角尺,孩子们扛着大捆芦苇,像棕榈树一样。从这个侧面看,他们像天使;当他们再提上装食品的小篮子时,便和每天上下接送游人的挑夫一模一样了。当他仔细地打量那位母亲时,见她在那件蓝外套里面穿着一条色泽柔和的浅红色短裙。我们的朋友经常看见逃往埃及的画作,现在在这里肯定是真正亲眼地、惊奇地看到了。

大家互相问候,威廉由于惊讶不已和全神贯注,说不出话来。年轻人说:“我们的孩子在这个时间里已经交上了朋友。您愿不愿意和我们一起,看看大人之间可不可以产生良好的关系?”

威廉略微思考了一下,回答说:“一看到您的小家庭,我就产生了信任和羡慕,我毫无保留地承认,也产生了好奇心和强烈的愿望,想进一步了解你们。初次见面我心里就提出了问题:你们是真正的游人,还是使游人高兴或使这座荒山充满生机的山神?”

“那您就一起到我们家去看看吧,”年轻人说,“一起走吧!”孩子们喊着,早已把费利克斯拉走了。“一起走吧!”夫人说着,把可爱的友好的目光从婴儿身上转到了陌生人身上。

威廉不假思索地说:“很抱歉,我不能马上跟你们走,至少还得在上面的边境旅馆住一夜。我的背包、证件,都在上面,没有包好,还乱糟糟的。为了表示诚意,不辜负你们的盛情邀请,我把我的费利克斯交给你们作抵押,明天我就到你们家去。离这儿有多远?”

“太阳落山前,我们可以到家。”木匠说,“从边境旅馆出发,您只要一个半小时。您的男孩今夜为我们家添丁增口。”

男子和牲口都动身了。威廉满意地看着他的费利克斯走在这么一个好集体之中,把他与那两个可爱的小天使作了比较,他与他们有明显的区别。从年龄看,他并不高,但是壮实,熊腰虎背,是一个天生的主仆混合体。他已经把一个棕榈枝和一个小篮子抢在手里,好像还在谈论这两件东西。当这一行人就要绕过岩石消失时,威廉突然想起什么,追着喊:

“我怎么打听你们?”

“只要问圣约瑟就行了!”这句话是从深谷中传来的,这时一切都消失在蓝色的影屏后面。虔诚的混声合唱在远处回响,威廉自信能分辨出他的费利克斯的声音。

他往山上走,太阳已经下山。他多次失掉的星空又照耀着他!当他继续向上攀登,到达边境旅馆时,仍然是白天,他再一次高兴地观赏了山区的伟大气派,然后回到房间。一进门,他就拿起笔,在书写中度过了一部分夜晚的时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歌德作品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