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作品集》

商人、美人儿和律师

作者:歌德

从前有一个商人,他生活在意大利的一座海滨城市里,从少年时代起他就才干出众,聪颖过人。这位商人同时还是一名出色的水手,他常常把船装满货物,亲自运往埃及的亚力山大港,在那里他收购或者换取当地的名贵物品,然后他把这些货品运回自己的家乡重新出售,或者把货物发往欧洲北部各个地区。由于他善于经商,苦心经营,他的财富滚滚而来,不出几年他就为自己赚回了大宗的财产,更何况繁忙的商业活动使他为自己寻找到了极大的乐趣,加之他一年到头忙忙碌碌,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从事昂贵的消遣,大肆挥霍金钱,因此他的财富还在源源不断地增长,一年多于一年。

就这样商人勤勤恳恳地一直干到了五十多岁。当地的居民由于生活清闲平淡,懂得用社交娱乐活动来调剂自己的生活,增添生活的乐趣,而商人对此却几乎一窍不通;此外,不说一般的姑娘,就连漂亮的女性也难得引起他的注意,尽管他的女同胞们个个长得都很有些姿色。倒是她们对珠宝首饰等奇珍异宝的慾望他却了如指掌,而且懂得利用她们,一有机会,就赚她们的钱。

商人自己怎么也都难以预料到,有一天他的心境竟然发生了变化。

那天他驾驶着装满货物的商船驶入故乡城市的港口,正赶上这里举行一年一度的庆典活动,这种活动主要是为孩子们举办的。少男少女们习惯在参加完教堂的礼拜仪式之后穿上形形色色的化装服,装扮成各种各样的人物出现在街头,他们时而列队行进,时而三五成群,嘻笑着,戏谑着,穿过城市的街道,接着,他们汇集到一个大广场上的比赛场地,进行各种游戏,并且各骋所长,表演种类繁多而巧妙的技艺和熟练的技能,他们规规矩矩地参加比赛,争取得到提供的一些小奖品。

我们的商人起初也在目不暇接地观看这场盛大的庆祝活动,他看得兴致勃勃,他瞧见孩子们个个玩得兴高采烈,尽情地享受着生活的乐趣,他们的父母也一个个喜上眉梢;他发现,数以万计的人群中人人都在分享着眼前的欢乐,个个满怀着最美好的憧憬;他呆呆地看了老半天,当他回过神来想到自己时,顿时发觉,自己孤独的处境格外引人注目。他郁悒地回到家里,住宅空空荡荡的,这让他头一回开始感到害怕起来,于是他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责备起自己来。

“唉,我这个不幸的人啊!为什么这么晚才睁开双眼?为什么到了这份年纪我才看清楚,什么财富才能真正给人带来幸福?这么多年的辛劳!担了多少风险!它们又给我带来了什么呢?尽管我的货栈里堆满了货物,尽管我所有的箱子里都塞满了金银财宝,尽管我的一个个橱柜里装满了珠宝首饰,可是,这些财富既不能使我心情愉快,也不能让我感到满足。我把它们堆集得越多,它们似乎越贪婪,越需要更多的伙伴,一颗珠宝需要另一颗珠宝作陪伴,一块金币则需要另一块金币。它们全然不把我看成这所房子的主人;它们暴躁地向我大喊大叫:去!赶快去!再多弄回些我们的伙伴来!黄金只有得到黄金才高兴,珠宝则盼望再得到珠宝!它们就这样命令我,指使我,整整主宰了我一辈子。如今老了,我这才感觉到,所有这些财富从来没有使我得到过任何享受。可惜啊,岁月就这样流逝掉了。现在年龄已不饶人,我才开始考虑这些问题,并且只能对着自己说,你本人没有能够享受这些财产,你身后也没有子嗣可以享用它们!你曾经用你的珠宝打扮过你喜爱的妻子吗?你曾经用过你的财富给你的女儿作嫁妆吗?你曾经用你的财产帮助你的儿子,使他有可能获得一位好姑娘的爱情,并巩固这种感情吗?从来没有,一次也没有!对于你全部的财产,你实际上从来没有占有过一点,你也没有家人可以沾它们的光!你辛辛苦苦集攒起来的财富等你死了之后只好任凭他人随意挥霍一空。

“唉!今天晚上那些幸福的父母们又是何等光景啊!他们跟我完全不同!他们可以把他们的子女召集到桌子周围,夸奖他们表演的技巧,鼓励他们多做好事!他们的眼睛闪闪发亮,迸发出何等喜悦的光芒!从现在的生活中,他们似乎又会产生多么美好的希望!难道你对自己完全不抱一点希望了吗?难道你已经白发苍苍老态龙钟了吗?难道这一切还不足够让你认清你错过的东西太多了吗?现在你如果再不当机立断,作出最后决定,那么你还要等到将来什么时候呢?不,在你这个年纪考虑婚姻大事还不算愚蠢,以你的财富,你将娶上一个好妻子,并且能够使她幸福;要是你还有可能在你的家里看到你自己的孩子,那么这些晚熟的果实将会给你带来无限欢乐,而不像那些过早生育的父母们,他们的孩子犹如自天而降,他们毫无思想准备,于是孩子往往成为他们的负担,使得他们不知所措而陷入困境。”

商人东想西想自言自语一番之后,他终于下定决心,于是他立即把船上的两个伙计叫到自己跟前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们。伙计们已经养成习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对他们的主人唯命是从,这回他们俩也不敢误事,赶紧就去执行任务。他们在城里到处打听、寻找最年轻最漂亮的姑娘,因为他们知道,既然他们的船主眼下渴望得到这种货物,那当然得让他得到并且占有最好的货色才对。

商人自己也没在家里闲呆着,他也跟被派出去的两个伙计一样,一边走一边问,这儿看看,那儿听听,很快便找到一位他所寻求的闺房小姐,可以当之无愧地说,眼下她是全城最漂亮的姑娘。她芳龄二八,花容月貌,体态婀娜,气质高雅,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极为可爱的绝色佳人。

通过一次短时间商谈,商人许下诺言,无论他在世时,还是他死后,保证都为这位美人提供最优越的生活条件。谈判过后,两个人便举行了婚礼。结婚典礼操办得红红火火,大摆排场,大肆挥霍,个个欣喜若狂。打这一天起,我们的商人才有生以来头一次感觉到,现在他真正拥有并且享受了自己的财富。他喜气洋洋地使用最美丽最华贵的衣料装点她,为她细腻柔滑的玉体制作考究的服装;在他娇妻的胸前和秀发上,一颗颗珠宝闪闪发光,那情景与过去放在首饰盒里时完全不一样;那些宝石戒指,由于戴在她的手指上,也获得更加不可估量的价值。

从此,商人感受到,他不仅仅是一般的富有,而是前所未有的富有,因为他的财产通过两个人共同分享和使用,好像倒增加了许多。夫妻二人按照这种生活方式心满意足地几乎生活了一年之久,商人仿佛完全放弃了他所热爱的忙忙碌碌的海上漂泊生活,代之而来的是给他带来无限温馨和幸福的家庭生活。但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要想摆脱掉谈何容易。假如我们选定了一个方向,如果让我们暂时偏离这个方向还是可能办到,但是彻底中断却是永远无法让人忍受。

我们的商人也是这般境况。当他看到别人上船准备出航,或者看到远航者幸福地返回港口时,他往往会触景生情心潮澎湃,于是旧日的那番激情不由自主地爆发出来。是的,甚至在家里,就在他妻子的身旁,他有时也会觉得心神不定,情绪低落。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海上生活的眷恋越来越强烈,后来竟然发展成朝思暮想,为此,他必然觉得自己极为不幸,终于有一天,他真的病倒了。

“现在你该怎样安排自己才好呢?”他自己对自己说,“这下子你算是体验到你有多么愚蠢,人都到晚年了,还妄想改变原有的生活方式,换上新的生活方式。我们怎么可能把我们一向从事的事业,一向追求的东西,从我们的头脑里,还有,从我们的肢体上重新清除出去呢?过去,我像鱼儿一样爱水,像小鸟一样热爱无边无际的天空,现在我的情况又怎么样呢?我把我自己禁锢在四壁之中,守着所有这些奇珍异宝,守着价值连城的财产,守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妻子,这难道应该是我的生活吗?过这种日子,我没有得到我所期待的满足,也没有享受到我的财富给我带来的乐趣,我反而觉得我失掉了这一切,因为,我不可能再继续赚回任何东西。人们把那些孜孜不倦地工作,并且想方设法把一笔又一笔的财富不停地往上摞的人看成是傻瓜,这是多么不公平啊!因为工作本身就是一种幸福,对于那些能够在不断奋斗的过程中感受到快乐的人来说,他们赢得的财富对于他们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由于整天无所事事,我感到混身不舒服,由于身体不活动,于是我大病一场。如果我再不下决心改变这种状况,那么用不了多久我的死期就要到了。

“当然,离开一个年轻可爱的妻子是个冒险的行动。你把一个妩媚动人又十分敏感的姑娘娶到家里还没有好久,就想让人家长时间地独守空房,全然不顾她的感受和慾望,这样做难道对她公平吗?那些绔袴子弟现在不就已经在我的窗前转来转去,流连忘返吗?他们现在不是已经在想方设法吸引我的娇妻注意他们吗?不管是在教堂里,还是在花园里,他们不是都想得到她的青睐吗?如果我离开,家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呢?难道我应该相信,能有什么奇迹可以使我的妻子得救,免遭他们的纠缠吗?不行,她正值豆蔻年华,体格又发育得这么好,指望她能够放弃爱情的欢乐,那恐怕是愚蠢的。一旦你离家而去,那么你回来时便会发现,你已经失去你妻子对你的好感,失去了她对你的忠贞,与此同时,也会使你家族的名声扫地。”

商人思前想后,疑虑重重,就这样折磨自己一阵子。他本来已经大病缠身,加之一天到晚心绪烦乱,郁郁寡欢,他的健康状况一下子恶化到极点。商人的妻子,以及他的亲友都忧心忡忡,很为他担心,他们谁都无法找出导致他得这场病的原因何在。有一天他又在那里苦思苦想,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终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突然他高声地叫了起来:

“你真是个傻瓜哟!你费这么大的心思,受这么多罪,不就是为保住一个女人吗?要是你再继续这样烦闷下去,再这样病下去,很快你的老命就会没有喽,那时,你的老婆还不是同样得留给别人。既然你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你就立刻冒险任她失去她的贞操吧,尽管人们十分看重妇女身上这点东西,把它当成至高无上的,但至少对你来说,这样做更为聪明,也更加稳妥。再说了,像有些男人那样,他们整天守在家里,仍然防不胜防,照样失去了他们看重的东西,而且在发觉自己没能守住后,尚能忍辱含垢。为什么你就不应该有这种勇气,放弃女人身上的这一至宝,你的性命可完全取决于你的决心喽!”

商人喃喃自语,自己开导着自己,于是他又重新振作起来。他立即叫人把他船上的伙计找来,嘱咐他们,照过去一样把货物装到船上去,作好一切随时启程的准备,只要风向一顺,就立即可以离港出发。接着,他又对他的妻子作了如下表白:

“如果你发现家中有什么动静,并且终于由此而得知我正在准备出远门,你可千万不要感到惊讶;如果我如实告诉你说,我打算再做一次出海旅行,你也不要悲伤。我对你的爱情依然如故,而且这种爱我一生一世肯定永远不会改变。直到今天为止我在你身边享受到了从来未有过的幸福,我深深地懂得这种幸福的价值;假如我不需要时常在心里暗自责备自己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话,我或许会更加感受到这种幸福的价值是多么昂贵。现在我以前的癖好又发作了,过去干惯了的事业在吸引着我。请允许我再去看一看亚历山大城市场吧,这回我将怀着更加强烈的热望光顾这个市场,因为我想从那里为你买回最精美的衣料和最珍贵的珠宝。我把我的全部家产和财富都留给你,它们归你所有,你就放心随便使用,与你的父母和亲戚一起好好享受享受吧!我不在家的日子很快会过去的,在我们重逢时,我们的快乐将会超出现在几倍。”

可爱的妻子听得两眼泪汪汪的,她燕语莺声把丈夫怪罪一番,并且要丈夫相信,没有他在身边,她一时一刻都不可能再过得快乐;因为她既然不能够把他挽留住,也不想限制他的行动自由,只好请求他,但愿他离家在外这段时间能时时把她挂念。

接着,商人跟妻子交待一些有关生意和家务方面的事情,然后他停了一下,才又接着说:

“现在我还有一件心事,你务必得允许我痛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商人、美人儿和律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歌德作品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