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作品集》

一个男孩的奇遇

作者:歌德

不久前,在圣灵降临节②前夜,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站在一面镜子前正忙着试穿夏天的新衣服,这些衣服是我亲爱的父母双亲专门为过节给我做的。正如你们知道的那样,这套装束包括一双锃亮的皮鞋,那上面装饰着几颗大银扣子,一双精致的棉线长袜,几件黑斜纹布内衣,和一件绣着金色花纹的绿色厚呢外衣,与此相配套的金丝绒背心是用我父亲当新郎时穿的一件背心改的。我梦见我还理了头发,头发上撒了香粉,我觉得头上的一个个发卷就好像是长了许多小翅膀;我想把衣服穿上但总是穿不好,因为我老把衣服穿错了,另外每当我打算穿上第二件衣服时,第一件衣服就从身上滑落下来。正当我手忙脚乱不知所措的时候,有一个年轻的美男子朝着我走过来,他非常和蔼地跟我打招呼。

①帕里斯:希腊神话中普里阿摩斯(priamus)和赫卡柏(hecaba)的次子。特洛亚王子。在珀琉斯和忒提斯的婚礼上,女神厄里斯暗中向前来祝贺的宾客们扔出一个金苹果,上面题有“送给最美丽的女神”字样,引起赫拉、雅典娜和阿佛洛狄忒三女神之间的争吵。宙斯让帕里斯评判。阿佛洛狄忒许诺给他世界上最美丽的妇人做他的妻子。于是帕里斯把金苹果判给她,并在她的帮助下拐走斯巴达国王的妻子海伦,引起了特洛亚战争。在现代语中帕里斯一词转义为“美男子”、“花花公子”。

②圣灵降临节:基督教宗教节日,复活节后第七个星期日。

“咳,我欢迎您!”我回答说,“在这里看见您我太高兴了。”

“你认得我吗?”美男子微笑地问我。

“怎么不认得,”我回答时也同样带着微笑,“您是墨丘利①,我在画像上看到您的次数可多了。”

①墨丘利:罗马神话中商业之神。

“我正是墨丘利,”那美男子说,“众神派我来交给你一项重要的使命。你看到这三个苹果了吗?”

他把手伸过来,给我看三个苹果,三个苹果出奇地又大又好看,他的手几乎都抓不住了,其中一个苹果是红颜色的,另一个是黄色的,还有一个是绿颜色的。人们看到它们肯定会把它们当成宝石,只不过是做成苹果的样子罢了。

我正想把苹果接过来,他却又把手缩了回去,并且说:

“你必须得首先知道,它们不是给你的。你得把这三个苹果交给这座城市里三个最英俊的小伙子,然后他们三个人应该根据自己的运气寻找三位他们所希望得到的妻子。现在把苹果拿去吧,把这件事办好!”他说着便把三个苹果放到我张开的双手上,我觉得它们显得更大了。

我把苹果举到高处,对着灯光一看,这才发现三个苹果全是透明的。就在这一刹那,三个苹果忽然往上伸长,变成三个好漂亮好漂亮的姑娘,个子有普通的布娃娃那么大,她们穿的衣服颜色跟原来苹果的颜色全完一样。三个姑娘顺着我的手指徐徐往上滑翔,我想抓住她们,哪怕能抓住一个也好,但这时她们却都已经飘走了,飘得又高又远,我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我十分惊诧地伫立在那里,犹如一尊岩石,一动不动,一双手还往高处伸着,两眼凝视着手指,好像还能从上面发现些什么似的。忽然我看到,在我手指尖上有一个极其可爱的小姑娘正在那上面来回跳着舞,她比飞走的那几个还要娇小玲珑,而且又俊俏又活泼;她没有像她们那样飞走,而是留了下来,她一会儿跳到这个手指尖上,一会儿又跳到那一个手指尖上,就这样翩翩起舞,我惊愣地看了她一段时间。由于我太喜欢她了,我相信我最终一定能够捉住她。我伸出手去,并且认为我的动作够敏捷了,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有人在我头上击了一下,我立即昏厥过去跌倒在地上,直到我该穿衣服去教堂的时候,我才从昏厥中清醒过来。

在作礼拜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总是不断出现梦中所经历过的那些画面,就是在外祖父母家的餐桌旁吃中饭时也是如此。下午我想去拜访几个朋友,这不仅是为了让他们看看我的新衣服,我腋下还夹着一顶帽子,腰里挂着剑;而且也是因为我应该对他们进行回访。在家里我没有找到一个人,因为我听说他们到花园里去了,于是我就想到那里去找他们,好一起快快活活地玩一晚上。我走的那条路把我引向一个城堡的回廊,于是我来到一个完全有理由叫做“危险墙”的地方,因为那里从来没有安全过。我慢慢地走着,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三个女神,不过我尤其想念的是那个娇艳动人的小姑娘,我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又把手高高举起,希望又能看见她在我的手指尖上做着优美的平衡动作。我一边沉思一边往前走,这时我发现,我左手边的高墙上有一扇小门,我不记得我从前曾经看到过这扇门。这门看起来似乎不高,但是上端有一个尖顶门拱,所以连最高大的男人好像也能通过。拱门和门框均经过石匠和雕刻家的精雕细刻,不过格外吸引我注意的还是那扇门。那门是棕色的,由陈年老树的木料制成,上面嵌着一道道浮雕或镂刻的青铜版条,在青铜版条凸雕的树木上面还栖息着形态逼真的小鸟,看得我真是惊叹不已!然而我觉得最令人惊奇的怪事是在门上看不到钥匙孔、门把手和门环,由此我猜想这扇门只能从里边打开。我果然没有猜错,因为正当我朝着门跨近一步伸手想摸摸上面的装饰物时,那门便自动朝着里面打开了,并且出现一个男人,他的衣服有点儿长,也有点儿宽,还有点儿古怪。他的下巴密密麻麻地长满了令人生畏的胡子,因此很容易让我把他当成一个犹太人。他好像是猜透了我的想法,打着手势画了一个神圣的十字,用这种方法向我表示,他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

“少爷,您怎么到这里来了?”他声音和蔼、和颜悦色地问。

“我很欣赏镶嵌在这扇门上的装饰,”我回答说,“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门,也可能在一些收藏家那里见过一两件,不过都是小件作品。”

“我很高兴您喜欢这样的制作,”他接着回答说,“里面的门还要好看多了,如果您喜欢看就进来吧!”

这样做我是有顾虑的。守门人这身奇异的打扮,如此偏僻的地方,另外,冥冥之中我总感觉还有什么我说不清楚的东西正在酝酿之中,这一切都使我心神不安。我借口想在外面多看一会儿,继续徘徊在门外,同时偷偷往花园里窥视,因为那花园通过敞开的小门正好展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到,紧挨着门后面是一个布满树荫的大广场,古老的菩提树按照一定的距离规则有序地一棵一棵排列着,茂密的枝叶互相交错,把整个广场遮盖得严严实实,我想,要是许许多多的人在酷热的夏日都能到这树荫下乘凉就好了!我的脚不知不觉已经踏到门槛上,看门老人一再引诱我再继续往里面跨一步,而我也没有抵抗这种诱惑,因为过去我常听别人说,一个王子或者一个苏丹①处于这种情况时绝对不会考虑个人安危,何况我还有一把宝剑挂在腰上,只要那老头儿流露出一丝敌意来,我不会一剑把他干掉吗!

于是我从容不迫地走进去,看门老人随后把门关紧,门在关上时只发出极轻微的啪嗒声,甚至我几乎都没有感觉到。看门老人带我观看里面的镶嵌工艺品,艺术性确实更高、更漂亮,一边看他一边给我讲解,想以此证明他对我的一番特殊的好意,因此我完全放下心来。接着,我被带到墙边的林荫处继续观赏,那墙呈环状,在墙边我看到一些令人惊奇的景物。一座座壁龛艺术地装饰着贝壳、珊瑚和矿石,壁龛中立着鱼尾人身的海神雕像,水流源源不断地从它们口中喷射出来,溅落在大理石的水池中。那中间则装有一个个鸟舍和围栏,围栏里小松鼠跳来跳去,豚鼠窜来窜去,此外还有许多各种各样人们平时喜欢的可爱的小动物。在我们往前走时,小鸟啾啾地对着我们歌唱,特别是那些多嘴的燕八哥,它们喋喋不休地施展着自己的才能,一只燕八哥总是在喊:帕里斯!帕里斯!另一只却叫着:纳尔齐斯!②纳尔齐斯!它们的发音如此清晰,就像从学堂里小男孩儿口中发出来的声音。当看门老人听到燕八哥叫这些名字时,他好像一直在认真地盯着我看,不过我假装没有觉察到这点,而且我确实也没功夫去注意他,因为我发现我们在绕圈子。这片林荫广场原来是一个很大的圆形花园,中间还套着一个更为重要的圆形花园,周围都用金栅栏围着。我们顺着墙根走,自然又转回到门口。

①苏丹:某些伊斯兰教国家最高统治者的称号。

②纳尔齐斯:希腊神话中一美少年,因与泉水中自身的影子相恋而憔悴至死,死后变成水仙花。

看门老人似乎有意让我出去,而我的眼睛却紧盯着那个金栅栏,它似乎位于这座神奇的大花园正中间的部位。我们一路走过去又转回来时,我有足够的机会对它进行观察,尽管看门人总领着我贴墙走,使我与花园中间那块地方保持一定的距离。当看门人朝门口走去时我向他鞠了一躬说:

“您刚才对我如此厚爱,这使我敢于在与您分别之前再向您提出一个请求。那边有一大圈金栅栏,把这座花园的中间部位围了起来,难道您不允许我到跟前仔细看看吗?”

“我很乐意这样做!”那看门人回答说,“不过,您必须得遵守一些条件。”

“是什么条件?”我急切地问。

“您必须把您的帽子和宝剑留在这里,而且我陪着您走时您不可以松开我的手。”

“非常乐意!”我一边回答一边顺手把帽子和宝剑放到跟前的一条石头长凳上。

看门老人立即用他的右手抓住我的左手,并紧紧地握住,他用力拽着我笔直地朝着金栅栏走去。到了金栅栏跟前,我的好奇心顿时变成了惊叹,这样的场景我可从来没有见过!无数根枪和戟竖立在一座高高的大理石台基上,它们一根紧挨一根地排列着,兵器的上端通过一种奇特的装饰互相连接,构成一个完整的圆圈。我透过它们之间的缝隙往里面张望,发现就在这些兵器后面有一个水渠,水渠两旁用大理石做堤,渠中的水缓缓地流淌,清澈见底,多得不计其数的小金鱼和银色铂鱼可以一目了然,它们时而慢,时而快地游来游去,一会儿单独行动,一会儿又成群结队。但是,我现在还想进一步看看那水渠对面的地方,想知道花园中央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是让我十分失望,因为水渠对面也用同样的栅栏围住,而且围得十分巧妙,这边栅栏的空隙恰好被对面的枪和戟挡住,再加上其余的装饰物遮挡,所以不管往哪儿站都不能看到对面。另外,看门老人一直紧紧握住我的手,他总阻碍我,使我不能随意走动。自打我看到这一切后,我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我鼓起勇气问那老人,是否也可以到那边去看看。

“为什么不能呢?”看门老人回答说,“不过又有新的条件。”

当我打听是哪些新条件时,他明确地表示我必须得换衣服。

没有问题,我完全同意。看门人首先带我来到围墙处一间干净整洁的小厅里,小厅的四壁挂着各种各样的服装,所有的服装看起来都具有东方色彩。我迅速地换好衣服,这时让我惊恐的是看门老人把我撒过香粉的头发使劲往上捋,然后把它们卷好,用一个发网套罩起来。我在一面大镜子中看到,我装扮出来的模样好漂亮哟,跟我原来那身星期日才穿的硬邦邦的好衣服相比,我更加喜欢这身打扮。我做了几个姿势,并且跳了几下,我曾经在一个大集市的舞台上看到舞蹈演员就是这样做的。我一边做动作一边照镜子,这时我意外地瞥见我身后有一个壁龛,在它的白色基石上悬挂着三根绿色的小细绳子,每一根都结在一起,只是我在远处看不太清楚是怎样接的。我迅速地转过身来向看门老人询问那壁龛的事和绳子的事。他态度非常友好,立即取下一根给我看。那是一根绿色的丝绳,相当粗,丝绳的两端分别穿过一块绿皮子的两个孔连接在一起,这东西看起来像是一种起着预期不到的作用的工具。我觉得这东西可疑,于是我向那看门老人打听它的用途,他沉着而亲切地回答我说,这里的人乐于施信于人,这是为那些滥用信任的人准备的。他把丝绳又重新挂回原处,立即要求我跟着他走,这回他没有牵着我的手,因此我能够自由地走在他身旁。

这时我最大的好奇心就是想知道,栅栏门和通过水渠的桥可能在哪里,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一个男孩的奇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歌德作品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