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毕特霍文致“不朽的爱人”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天使,我的一切,我的自我--今日我只写几句话,并且还是用铅笔(你的铅笔)写的--要到明天我的住所才能够确定,这样的度日是何等无聊埃--我们对于必然的事实为什么要发生这样深的忧虑--我们的爱情除掉经过牺牲与不求全外,安能有其他方法使之实现,你不完全是我的,我不完全是你的,此事你安能加以改变。--天呀,你试看一看美丽的自然;对于那必然的事件要放宽心些--爱情要求一切的一切,这完全是对的,我对于你,和你对于我都是如此-我必须为我和你而生存,然你不要把此事时常记在心头--倘若我们完全结合了,那你一定和我一样很少感觉这种痛苦。--我的旅行是很狼籍的--我昨天早晨四点钟才来到此地;因为缺乏马匹的缘故,邮差另择了一条路,但这是何等糟糕的一条路;在最后一站的前一站有人警告我不要于夜间行车,使我对于一个必须经过的森林顿生畏惧之心,但此举只是徒乱我的心怀--我怕骑马车要经过一条可怕的路,并没有根据,这是我的不对,那条路只是没有建筑的乡村道路;但如果没有那样的马夫,我一定在路上投宿了。--亚斯脱哈集( esterhazy)驾了八匹马的车子走另一条常行的道路,所遭遇的命运,和我们驾四匹马的车子正是相同-然我以快乐的神情去迎接事物,我总是和平常一样,仍有一部分的享乐。--现在又要快些由外部说到内部;我们不久会见面,我在这几天对于我的生活的视察,今天也不能告诉你-倘若我们的心总是固结的,那我也不会有那一类的视察。我有满怀心事要向你伸诉--唉,有时我觉得言语文字殊不足以表情达意,--祝你愉快--愿你永远做我的唯一 忠实的宝贝,做我的一切,恰和我对你一样,至于我们其他应有的东西,神是会赐予的。

你的忠实的路德维格( ludwig)

七月六日早晨

我的最亲爱的人儿,你当感受痛苦了-我现在真正承认信件必须赶早些寄出。星期一和星期四日是邮件由此处寄往k.城的唯一日期。--你当感受痛苦了--唉,凡我住的地方,愿你也同我在一起,我将设法使我能和你共同生活,当你不在我的面前,我度了何等的一种生活!!-- 我到处为人们的善意所追随,自己觉得不配有此,也不愿有此,而人对人的谦卑,使我心痛,当我在宇宙的总体中视察我自己是什么,而世人所称为最伟大的人物又是什么,当我想起你也许星期六日才接到我的第一次消息,我哭起来了-- 你固然也有爱情,但我对你的爱情更加浓厚-- 在我的面前决不要把你自己隐藏起来-- 祝你夜安-- 我必须去睡。唉,上帝呀-我们相距这样近!又这样远!我们的爱情岂不是一种真正的空中楼阁-- 可是他也和天一样稳固的。 ?

七月六日星期一晚上

我的不朽的爱人,我已经上床睡觉了,种种思想最集于你的一身,时而喜不自胜,时而又悲痛慾绝,期待命运,不知他是否对我们垂青--我或者能够完全和你共同生活,或者完全不能够做到这一着,我已经决定四处漂泊,一直达到能投入你的怀中,能完全称为你的家人,能由你将我的心灵送入精神界中为止--最后一点必须如此--你当能深切了解我的意思,因为你是认识我对你的忠实的;决没有另一个人能够占据我的一颗心,决不会有此事-决不会有此事-啊,上帝呀,人所钟爱的,为什么必须远远地离开,而我在世界上的生活却和现在一样,是一种充满烦恼的生活。--你的爱情使我最快乐,同时又使我最不快乐--我在现在的年华中需要一种整齐划一的生活--这一点能够在我们的关系中成立么?--天使呀,我刚才打听到邮差是每日出发的--所以我必须即作结束,使你能即刻收到此信--请你放安静些--你要爱我--今天--昨天--我因思念你,不觉涕泗滂沱了--你--是我的生命--是我的一切--祝你好--啊,你要继续爱我--永不要误解你的爱人最忠实的心。

永远是你的永远是我的永远是我们的。

七月七日早晨-

注:

毕特霍文(今译路德维希尔·范·贝多芬 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为德国最著名的音乐家,他的三封情书发见于他的遗稿中,是没有送出去的。至于那《不朽的爱人》不知是布洛斯卫克( brunswick)伯爵夫人,还是基细阿笛尼( guiciardini)伯爵夫人,或是他在维也纳所交的贵族妇女之一,至今没有证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