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普施金致其夫人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心肝,我昨天接到你的两封信;谢谢你。但我必须将信的本文念一点给你听。你似乎还在想卖弄风情,——可是你要注意:现在不复宜有此举,现在如有此举,只能视为不良教育的表征。此事绝少意义。你喜欢男子们跟着你跑——你要回欢乐是有许多理由的!这不仅你是如此,即彼特洛夫拉( proskowja petrowna)也预备随时使一切没有结婚的无赖子跟着她跑。只要有猪栏存在,猪就自然都推进来了。一般向你求爱的男子们,你为何要招待到家中来呢?一个人永不能知道他将碰着些什么人。试一读伊斯默洛夫对于伏马和科士马的故事( ismailowsche fabelvon fomaund kusma)。伏马以鱼子酱和青鱼款待科士马。科氏于用膳之后,要求饮料,但伏马没有给他;于是这个客人竟将主人打成酱了。我们的诗人便由此事找着一种道德的教训,就是:你们这些美人!你们如果无意给你们所敬的客人以饮料,便不要将青鱼煮给他们吃;因为你们很容易碰着一个科士马。你看清么?我请你不要在我家内大开餐会。…我的天使我现在无事可为,特向你接吻,你将你的全部奢华的生活详细地正确地描写给我看,特谢谢你。我的娇妻,你只管享乐,但不要太俗气了,也不要完全忘记了我。我几乎忍受不了——我很愿意看见你梳装打扮;你必须表现得艳媚动人。你早前怎样没有想到这个老…而模仿她的梳装打扮呢?你要写信告诉我,你在跳舞场中是怎样超群出众。…我的天使,请你不要卖弄风情,过于俗气。我并不妒忌,我知道你是不会趋于极端的;但是你知道,凡带着我们莫斯科“姑娘”的味道的东西,凡英文中所称为俗气的东西,都是我所反对的。…当我回来后如果发见你的可爱的,流利的,贵族式的声调改变了,那我发誓要和你离婚,我即加入兵士中间去受忧愁困苦。你问我的情形怎样,我是否日趋佳境。第一,我就蓄起胡须—两颊蓄须与上chún蓄须是男子的嗜好;当我在街上行走时,人家称我为伯伯。第二,我七点钟即醒了,饮过咖啡之后,躺在床上直到三点钟。我近来从事著作,并且已经草就了许多东西。到了三点钟,在外面驰骋一回,至五点钟,洗澡一次,于是进中餐——番薯与荞麦为主要食品。

我读书至九点钟为止。一天就是这样过去的,并且天天如此。

一八三三年十月三十日于博尔笛罗( boldino)

亲爱的天使!我已经写了一封四页长的信给你,但那信似乎是十分悲痛凄惨,我没有寄出,特另写此信给你。我患肝病甚剧。我和你相隔既远,而我的心事又不能在信中一次倾吐给你听,实在是恼人。你讲及博尔笛罗。人们如果能以该处为定所,那是很好的,然此事殆不可能。此外我们还要讲话。娇妻,你不要对我生气,不要错解我所抱怨的事。我从不喜欢因我的倚赖的缘故来责备你。我从前必须和你结婚,因为没有你,我的全部生活当陷于不幸之中;可是我不当去任官职,尤不当领取薪金。倚赖家庭生活可以使人们增进道德。我们因为野心或躬困而流于倚赖,可以降低我们的人格。

他们现在可以把我当做一个仆奴,他们对于仆奴高兴怎样,便可以怎样。不为人所悦比较为人所轻视要容易忍受一点。我愿意和洛莫罗索夫( lomonossow)一样,站在上帝的面前不像一个私人的呆子。然你对于这一切不任其咎;当任其咎的只是我的善良的性质,它已经和愚蠢为邻了,——不管生平一切经验。…人们在此处毫不怜恤地苦恼我。我也许采纳你的忠告,将财产的管理交入别人的手中。他们爱怎样管理,都随便他们;父母蓄积是充足的,对于萨施卡( saschka)和马施卡(maschka),我们愿力求遗下些吃的东西。不对么?新闻是没有的。我在滴墨特( dumet)处吃午餐。晚间则在俱乐部。近来为消遣起见,我在俱乐部做些游乐的事,但即刻必须停止。游乐使我大为兴奋,而我的胆汁作怪,使我不能安宁。我向你们接吻,向你们祝福。我等待你由耶洛薄列慈( jaropolez)寄一封信来。可是你要谨慎些,…你的信也许被人拆阅。为国家的安全起见,是要拆信的!

一八三四年六月八日于圣彼得堡( stpetersburg)

注:

普施金(今译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aleksander sergree— vich pushkin,1799—1837)为俄国著名的诗人,他驰骋情场,因格斗而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