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卡乃尔致詹恩·威尔施书

作者:霍甫曼

最亲爱的女友,你以为我忘记了你么?你在你的生活中不复有什么错误。我已经在庄严的,愉快的,和各种不同的形态中—我相信—很正式地想念你了。你早前本当收到一封长信,作为证据,可是命运以及阿里维和博德( oliverandboyd)比我的决定更为坚强;我必须认一封短而且草率的信为满足,我所以写此信,因它毕竟聊胜于无,否则我殊不想动笔。

大约在十天以前,就是我接到你的“好而且小的”信三 天之后,我完成了那位不朽的《主人》的翻译。在以后一个星期中我从事于访问此地的几个朋友。我愿意加入他们的伴中,无罣无碍地欢乐两天。可是我这种很安乐的计划还没有实现四分之一,东北风骤然吹起来,带给我一种可鄙的头痛,直到昨天为止,它把我陷在家中嶂居无事。我的假期现在已经这样惬意地过完了,我必须替我的不幸的小说做序子,并且必须安排离开此地,我要骑马,跑路和作文,真正要有二 十双手,二十个脑壳才好。一个人对于他的事情总不能够好好料理,真是可惜。除掉些心气和平的人外,最大部分人总是仓忙急遽的。我虽不可不做完这些事,然星期二下午我将到壹丁堡( edinbury)。你如果愿草数行寄往穆列街( moray—street,)我当收到。然我在壹丁堡只是一个很短很短的期间。

《威尔黑姆主人》( wilhelm meister)完全付印,至八十页为止,而我的雅典的事业可以即刻告一结束。我是否应来哈丁顿( haddington)?我希望平平安安过一天。倘若办得到,我最喜在你的旁边度过我的一切日子。你的母亲几时允许并且怎样允许我们的事,她对我是否较前更好些,请你写信告诉我。唉,上帝呀,我一想及我必须离开你,不觉十分悲惨。苏格兰有二百万人心,只有你的心是我唯一可居之所。你终久将抛弃我,对我下逐客令么?我确实告诉你,此事做不得呀,永不要这样呀。…可怜的摆伦!唉,可怜的摆伦!恶耗传来,他竟死了,这种消息压在我的心头,有万钧之重。每念及此,好像一个令人痛不可当的钳子钳住我的整个的生存,好像我丧失了一个亲兄弟一样。啊,上帝呀,有些微贱的人度他们下等的生活,竟达到上寿!摆伦是欧洲最高贵的天才,偏中道而殂。他正具有充分的火一般的伟大热忱和豪壮的计划,他现在永远沉寂了,冰冷了!可怜的摆伦!他还是一个青年人!他尚争斗于一个天才的纷乱,烦恼与迷罔之间,他还没有达到成熟的境界,他在世界上还没有找着自己的地位。他倘若活到七十 岁,他当能做到一切!他当能做到一切!然我们竟不会听到他的声响了。我想和他在梦里相逢,可是除阴间的黑幕已经将他隔离起来,使我们的眼睛看不见他了。我们将到他那里去,但他永不能回到我们这里来。亲爱的詹恩,祝你好,自从斯人去后,你的心中有了一种缺陷,我的心中也是如此。让我们紧紧地靠着,免得孤单。我永远是你的。一八二四年五月十九日于梅山( mainhill)

注:

卡乃尔(今译托马斯·卡莱尔( thomas carlyle,1795—1881)为英国著名的批评家,他和詹恩·威尔施的爱情是由精神的领域中发生出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