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詹恩·威尔施致卡乃尔书

作者:霍甫曼

天呀,你为什么不写信给我?我一天一天等待你的信,万分忍耐不住了,这种延宕的希望不独使我得着心病,差不多把我的理解力都消灭了。天呀,你如果从前没有写信,现在请快些写罢。在我没有接到你的信之前,我殊不愿学习功课,殊不愿做事。你这不幸的人,你不能懂得,我是怎样替你操心。我起初相信你是病了,或是陷入一种不如意的状况中,旋以为你是讨厌我了,从来又疑心你有其他不好的事故。总之,我终日幻想竟没有止境。在我们整个的通信期间,除掉我们发生争执外,我不相信会有过这样长久的时间不通音讯的。这一回我们并没有争执。我又从那个妄诞的驴子,那个演说家处接到一封信,内中是些最无意识的话,因此把我心中的混乱更增大了。在他的大欢喜中有一桩事是,卡乃尔这个月将和他在一起。你能够这样打算么?这个月已经过了二十天。那个人于著作历史之余,必定是发癫了。你这个月决不能到伦敦。你在起程之前,约定来此处,要是怀疑你的话,直等于不信神了。自几星期以来,我即望你来。就是在你的梦中也不能存心使我如此失望。我此刻确切断定加倍努力是你的疏忽唯一的原因。“魔鬼”占住你的身体,使你完成你的书,因此你现在以全力注于《主人》上面,以便你得早日来到我的旁边,完全变成我的。这不是为难么?这是我对于你的音讯全无的一种解释,一种唯一使我不受痛苦的解释,可是我相信这一点只能历片刻的时间,总不能够持久。倘若我确切知道一切事情都好,没有坏处,那我对于你是何等的一个暴烈的恶魔!请你写信呀!请你写信呀,我随后将把我的伦敦旅行告诉你。现在却无心于此。

摆伦死了!我在一个充满了人的房中突然得到这种恶耗。

我的上帝呀,即使有人告诉我,说天上的日月跌下来了,也不致使我像听着摆伦死了这句话,心中充满了一种可怕的缺陷的观念!自从那个时候起,我总是冰冷的,沮丧的,我的一切思想满带着恐怖的色彩。我愿意你在我的身边。我永远是你的。五月二十日于哈丁顿

注:

卡乃尔(今译托马斯·卡莱尔( thomas carlyle,1795—1881)为英国著名的批评家,他和詹恩·威尔施的爱情是由精神的领域中发生出来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