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巴列特致布浪宁书

作者:霍甫曼

最亲爱的,你晓得使我如此快乐的是什么,像你所说的一样,你从来没有想及要使我快乐!在我一方面,我也没有作如此想;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幸福,你不复能替我创造别种幸福,求得这种幸福是值得劳神的——你从未如此求过!因为你怎样能够办到呢?我昨天愿意说出这一点,但又不能够说——写出来,比较容易些。

我们既讲到幸福——我当向你说这种东西么?但你要允许不生气,我才对你说。我有时想起,我倘若只顾及自己,那我宁愿在这个冬季死去——现在还是在我使你有何种失望之前,但可这样做。但是因你比较我好些,可爱些,并且顾虑周到些,所以我不想死去。我不顾使你受痛苦,即使承认死去比较我成为你的生活中的重负所生的结果,(谁能够说这种结果是什么呢?)只是一种更小的痛苦,一种更小的坏处,我也不死了。

你的话有些虽使我快乐,但有些又使我恐惧—像昨天昂然自得的大言一样—当言笑晏晏的时间过去,我真正害怕,真正发抖了!你的认识我如果和我认识我自己一样,那么,你以为我使你失望,使你不欢,便有助于我么?我提出这个问题,不能得到答案。一八四五年十二月二十日星期四晚上

注:

巴列特(一八○六—一八六一年)为英国著名的女诗人,她的丈夫布浪宁(一八一二—一八八九年)是维多利亚时代( victorianera)两个最大的诗人之一。妻今译伊丽莎白·巴雷特·勃朗宁( ehzabeth barrett browming,1806—1861);夫今译罗伯特·勃朗宁( robert browning,1812—1889)。他们两人因鱼水交欢,而诗思愈进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