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布浪宁致巴列特书

作者:霍甫曼

自从你我互相交接后,今天恰为一年告终之日—我们将早前五六个月的闻声相思,和望风怀想等等除去不计,恰剩着一年的亲密交接。你怪我有时惯使用昂然自得的大言。我在此将安静起来——当我作下面的说法时,是很低声下气的,就是:我宁愿度年来这样的一种生活,而抛弃其他每种荣华富贵与全人类敬爱集在一起——如果没有我所托命的你的成分在内——的生活,我只愿这一切能够出现片刻,以便你可以看见并且知道,我是离开它们,专向着你走的。我的最亲爱的,不能以言语形容的最亲爱的!我怎能够感谢你呢?我知道,你用不着对我这样好,这样充分地好,这样充分地可爱——然我是你自己的,谢谢啊,完全是你自己的——这是由于我得到特许,甚至于没有特许,可以爱你,——因为我从没有梦想我首先要取得“报酬”,取得“工钱”——然我也欢天喜地地相信,我要是能够超过我自己而上进—当我一经回顾,我即觉得——那除掉取你曾经取的路径外,别无他途。

我起首是对着一切世界的比较而爱你—现在呢,我的巴列特啊,我对照你的过去的自身——这是存在我的记忆中的——而爱你。

一切话都是蠢话—我向你的脚接吻,我将我的心灵献给你,最亲的最亲的巴列特。

我昨天晚上没有平常的特权,即离开了你——巴列特,你没有起来!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慌了张,以为很迟了,招待室中来了些人找我。一八四六年五月十九日星期二日

注:

巴列特(一八○六—一八六一年)为英国著名的女诗人,她的丈夫布浪宁(一八一二—一八八九年)是维多利亚时代( victorianera)两个最大的诗人之一。妻今译伊丽莎白·巴雷特·勃朗宁( ehzabeth barrett browming,1806—1861);夫今译罗伯特·勃朗宁( robert browning,1812—1889)。,他们两人因鱼水交欢,而诗思愈进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