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穆塞致亚默·阿尔顿书

作者:霍甫曼

…人儿,我相信我爱你,并且没有欺骗我自己。你说你的虚弱的康健是一种不能除去的障碍;可是我在爱情中不知道什么障碍的。关于“具有日见庄严的容态并且比我老得多的妇人”以及“斥责”一节,请你允许我向我的二十五岁的老女友说明,我的——年纪是二十六岁——我以为你的心是很庄严的,但你的娇嫩而艳丽的面貌却是明媚而红润——一 张卧榻决不是一种如此可憎的木器,把你的面貌都弄坏了——讲到资质一项,你具有一个最重要之点就是美丽。就在精神方面,也是活泼与庄严,快乐与甜蜜的娇弱混和起来的,这种混和即构成你的魔力与不可抵抗的吸引力。

人儿,世界上如有幸福存在,那就是替你创造的。

你说你认识我的性格。那你弄错了。论年纪,我只比你大一岁,论经验,我却比你大十岁。经验这句话使你听了会感觉不快,我的经验也是有限的。凡经验给我的教训,我愿转给你。

形成美丽的梦想,并且愿意它们实现出来,这是大人物第一个固定的任务。可是一个人一踏入生活的途中,实际挟着它的千百种的挫折,迟早要使那尚未接触的希望屈服下来,要使这种希望从它最高的飞翔点跌到地上,打得粉碎。我所说的事并不是一个道德家的说法,但是一种永久的真理。亚默,第一种经验就是由痛苦而成的;它就在发见并且感觉梦想差不多是永不会实现的,即使梦想变成实际,它们因和世界的事物接触,也是会枯槁而灭亡的。

一种过后思量的苦味,就是这第一次企图的结果。一颗心儿的最内部的生存受伤了,它的第一次的飞翔受伤了,它流出血来,它好像是永远破碎了。人既生存在世,他为着能够继续生存起见,必须恋爱。一个人于恋受时,充满了恐惧,充满了猜疑,然他渐渐地举目四顾,觉得生活并不像他所想像的那样悲惨,他找着一条回转到他自己去,到幸福上去;到上帝去,到真理上去。这颗心结结实实地屈服在纷乱与烦恼之中,甚至于屈服在疲倦之中;它自己要是稳固的,预先看见这些东西,加以反抗,有时将它们转变为善良的东西了。一 个人既尝过闭门羹的滋味,当着快乐的日子到了,他将更善于享乐,他渴望此等日子,并且以深切的诚意去延长此等日子,他毕竟能向自己说道:苦的境遇不算一回事,因为终有一种幸运来相补偿。

亚默,以上所述就是我的经验,我如果对于你的善良而高贵的心可以获得一点东西,我愿将这种经验转献给你。这不是你所爱读的书本子上的结论,书本上的东西并不是不真实,不过那上面所出现的事只是应当出现的。我的玫瑰花一 般美丽的小朋友,你永不要说上帝对于你的快乐是靳而不与,你不要基于愁苦的理由,去寻找你所称的“疯狂的理想,”——那是合理的理想,最宝贵和唯一真实的理想。你要听从你的心弦的震动,你只管恋爱;你要保证命运,此生是有美满的日子的;你所否认的幸福就在你的身上,就在你的眼中,就在你的嘴chún上,就在你的胸中——你要保护你的宝贝。

你喜欢“女朋友”这个名称。人儿!友谊与爱情不是同一的名词么?

你说我的信毁灭了你的希望。然你的信要使我谢天谢地。

它替我开辟了一个充满希望,愿意,和痛苦的世界,可是内中似乎有神圣的快乐—我的美丽的天使,你不要把这个世界封锁起来,你不要怀疑,不要顾虑,你只管笑笑,只管回答,你要善良真实,才配得上你的美丽。—当一个人觉得有一个伴侣的时候,他便强健起来了!可是你要快些来此!你如果愿意,你不能来么?

注:

亚默·阿尔顿外文名为 ainéed ” alton。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