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泼列致亨利·黑尔慈书

作者:霍甫曼

…我相信对于黑尔慈夫人已经把我的一切心事都呈露出来了,这是一种没有实际的自欺。然我有时以为我自信当为仇敌。谄媚不算是人。

我向黑尔慈夫人说过,我今天已经很用功了,然我并没有用功。我不愿意说谎,我只是没有镇定的心情来说真话。四月二十一日星期四晚八点钟

此时是在一个寒冷而大杀风景的夜间,唉,我这多情人简直不知道应当怎么办。

我们昨天有一个好机会——这是你不会忘记的——谈及情感丰富的心情。真实不虚的情感等于一种纯洁而有力的白兰地酒,取饮如果适宜,可以补益身心,增进康剑可是我们的神经衰弱的青年和患痨瘵病的少女热烈的情感令人沉溺其中,昏昏慾睡,它好像甜酒一样,只是使人醉得昏迷不醒的。

我的亲爱的,亲爱的母亲,你如果不如此,我的一生总是要恋爱的,这是人道,我很承认这一点。可是我对于这样一种糟糕的儿戏,如此声念,我必须要笑起来。九点四十五分

注:

泼列(今译卡尔·路德维希·白尔尼 karl ludwin borne ,1786—1837),原名勒布·巴鲁赫( lebbarunch),为德国政治的著作家,和讽刺家,他当学生时即钟情一个柏林医生马确斯·黑尔慈( markusherz)的美丽夫人亨利,但后者运用“敬而远之”的手段对付他,他遂不得逞。他后来又想娶叶列特·瓦尔,也未克如愿相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