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亨利·黑尔慈致泼列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好路易,作别了,我兴其亲口说出,宁愿写给你看;我今天的一切思想都集于你的身上,我替你设想,我也思念你。你对于你现在的立脚点如果愿意好好保持着,那你可以成为一个卓绝的人,否则你将一败涂地而不自觉。路易,一 个人必定是或者自杀,或者按他的力所能及,勉上进,他如果没有勇气做第一件事,他必须另作别,而大享乐就在其中了。

我凭着十分感动的心情向你发誓,你的心如果长久是善良,温柔,忠实的,那我对你的同情是永不会改变的。我对于你的上进,将满心欢悦,你如果善用你的力量,你将日趋完善,我将和你再相见。你试开始一种新的外表的生活,防护自己,使不因逆境而受痛苦,我是懂得其中的损失的。我谨以热忱与同情,向你握手。当你在我的家内时,我愿意怎样待你,我在别处地方也是如此的,我的亲爱的路易,你要认清这一点,愿你长久在这种意义上对待我,愿你坦白,自由,而无所隐匿。…一八○三年七月九日

注: 泼列(今译卡尔·路德维希·白尔尼 karl ludwin borne ,1786—1837),原名勒布·巴鲁赫( lebbarunch),为德国政治的著作家,和讽刺家,他当学生时即钟情一个柏林医生马确斯·黑尔慈( markusherz)的美丽夫人亨利,但后者运用“敬而远之”的手段对付他,他遂不得逞。他后来又想娶叶列特·瓦尔,也未克如愿相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