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泼列致列特·瓦尔书

作者:霍甫曼

亲爱的婴儿,你干了一桩蠢事。这也是自然的,因为我已经把你的头取来,作为我的心交给你的抵押品。我前天没有接着你的信,昨天也是如此,今天它要是仍不来,天都不肯啦。后来我才记起你早前向我说过此事。…我们如果等到最后一次信来才回答,那要隔八天才能写信。你是要人家以身作则才肯领教的,所以我前昨两天没有写信给你。这是一 种体贴!这是爱情中的嫉妒!我于此事不和你争吵。…可爱的婴儿,我刚才接到你十七次的信,笑得半死半活了。世上无匹的施默尔慈列( schmelzle)夫人,我是十倍忠于你的。半属于约里( julie),半属于马利安( marianne)的泼列,不是真正的泼列,但是假的,虚伪的,谄媚的泼列,—真正的泼列是完全属于你的。你给我的信一封也没有被人偷去;柏林的贼不是这样风韵的。你对于我的旅行,不要操心,我当以最方便,最稳当,最卫生的方法措置一切。我在此处认识一个将军;我一经好好向他请求,他即用他的队伍伴着我,一直超过鱼恩堡的旷野。但我当往何处旅行呢!我像茅一般摇动起来了。你如果四月底已能很顺利地和我相聚,我便没有忍耐性去旅行。在汉堡及其附近,特别是在居列斯登顺次看一遍,需要三个星期的时间。我也许弃去这一切计划,即刻到你那里来,然无论如何,当比回来的行程所取的路线不同。请你即刻写信给我,你几时起程,到何处去。在我知道此事之前,我不能规定我的计划。

你的忠实的查理斯,你的“亲爱的泼列”一八二八年四月一日(星期二)于柏林

注:

泼列(今译卡尔·路德维希·白尔尼 karl ludwin borne ,1786—1837),原名勒布·巴鲁赫( lebbarunch),为德国政治的著作家,和讽刺家,他当学生时即钟情一个柏林医生马确斯·黑尔慈( markusherz)的美丽夫人亨利,但后者运用“敬而远之”的手段对付他,他遂不得逞。他后来又想娶叶列特·瓦尔,也未克如愿相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