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摆伦致奥加斯达·莱书

作者:霍甫曼

我的最亲爱的奥加斯达!你对于我们的企业和远征,当已有所闻,或者还听到一些夸大失实的话。然现在一切都弄得非常妥贴,自好些时候以来,我住在希腊,权为满意,种种事业都好,恰和一个人在此等环境中所能期望的一样。

我已经救出二十九个土耳其的俘虏—男女和小孩都有—并且由我出货将他们送到他们的朋友家中。只有一个美丽的九岁小女孩名叫哈托( hato)或哈达节( hatagee)的表示极愿留在我这里,或在我的保护之下亦可,我差不多决定要听从她。此外,我觉得摆伦夫人可以允许她来到英国做阿大( ada)游戏的伴侣,(她们的年龄大致相等,)我们也容易照顾她;否则我可以将她送往意大利去教育。她十分活泼,敏捷,具有大而且黑的东洋眼睛与亚细亚的特质。所有她的兄弟都在革命中断送了他们的生命;她的母亲将回到住在白维萨( pervesa)的丈夫家中去,然那位母亲说,就当地现在的情形讲,她宁愿将此女孩信托我抚养。这孩子年纪尚小,又系女性;所以一直到现在得保全她的生命,但是在战争中(特别是这样的一种战争)将发生什么事故,殊难逆料。我或者将她送给这岛上一个英国太太去抚养。这女孩子也愿意,她的年龄虽小,但她似乎具有一种决绝的性质。你如果以为值得劳神,你可以向别人提及这一桩事。我要好好教养这女孩子,我相信,就我的年纪及其他一切情形讲,人家对于我也不容易怀有别的意见。

听说阿大的病好得多了,不胜欢喜。我愿意摆伦夫人注意,依照她所描写的推断起来,此女孩的病与倾向,和我那样年纪的时候,情形非常相似,(不过我那时更加厉害些,)她可以取一种适当的方法去看护此孩子。你偏爱散文,似乎很特别,这真正也是我向来和现在的倾向;(我讨厌读诗,从未改变这种态度)我只是建造些“小舟与大船,”因为关于海上的一切东西,我是很感兴味的。我将来信给斯坦霍布(stanhope)看,他也突然觉得此女孩的病和父系一边有一部分相同。我的病最近的袭击,颇为沉重,很像癫痫病,我提及此事虽令人不欢,但也是必要的。这种癫痫病究由何而来,我不知道,我三十六岁才得此病,算是后起的了—我所知道的,是此病并非出于遗传。请你告诉摆伦夫人,她对于阿大要特别留神,勿使那女孩子的病带着这样的性质。这种病未尝重来袭击我,我以节制和体育去抵抗它,至今收得很好的结果;此病如果是偶然出现的,那就好了。

一八二四年二月二十三日于密索洛隙( missolounghi)

注:

摆伦(今译乔治·戈登·拜论( george gordon byron,1788—1824)为英国著名的诗人,他和基细阿里伯爵夫人发生恋爱关系,后者因此脱离她的年纪老大的丈夫了。奥加斯达莱是他的异母妹,据说他在家乡时,奥氏即系他的爱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