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汉讷致卡密拿·塞尔登书

作者:霍甫曼

最甜蜜的最秀丽的苍蝇!如果不这样称你,我当不看你的印章戒指( siege— ring),而依着你的书信的香气称呼你么?

在此场合,我必须称你为:“娇丽的香猩猫”。

我昨天已经收到你的信了——蝇头小字不断地盘旋于我的脑袋中,甚至于也许盘旋于我的心窝中。我对于你向我所表示的一切情感,至为感谢。那诗的译文很好,当你离别前我对此事向你说的话,现在仍不改前言,可以再说一遍的。将即刻再见着你,并且能够在你那可爱的脸上轻轻一压,我是何等欢喜埃…我的诗的法文本刚才出版,很引起大家的注意。然当一 些还没有刊布的诗如《新春》( neuefrühling)等等在法文本最后一卷出现之前,总要费时两三个月。你看,你不会失去多少机会。

哼,我的心灵中可爱的苍蝇,我会和你再相见,这是何等快乐!你是香狸猫中最丽的,同时又和安哥拉( argora)地方的猫儿一样可爱,这恰为我所爱的一种猫儿。

我从前在一个很大的时期内爱虎猫( tigerkatze),但这种猫太危险,而它们有时在我的脸上所遗下的爪印是很糟糕的。

我的情形总是欠佳,横逆的相侵,愤怒的来击,以及对于我的失望状况的发狂,都是继续不断的。

我是一个刽子手,他渴想那生命所保证的最热烈的享乐!

这是可怕的。

祝你好!愿浴场的沐浴使你的身体强壮康剑谨致最诚恳的敬礼。你的朋友汉讷

注:

汉讷今译海因里希·海涅( heinrich heine,1797—1856),为德国著名的抒情诗诗人,他和马特希尔德的结婚,以及晚年和卡密拿·塞尔登的恋爱都只是由于一种情慾上的关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