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施替格理慈致霞洛特·威尔合夫特书

作者:霍甫曼

尔伏特( erfurt)和威马间荒无的原野使高大的期望活泼泼地出现于我的思想中;这种期望是尽量实现过的,我谨以庄严神圣的态度,举首回望威马。我的住所是在“象”区,我在该处逗留两天,计自星期六午刻起至星期一日止,除掉睡眠的少数时间和瞻仰哥德的顷刻间外,我从未和亚克曼(eckermann)分离过。亚氏将我的诚恳的志愿代达于哥德之前;他遂约定于星期日十二点钟和我相见。我挟着一种神圣的敬畏的诚心,走进这巨室的门内,我所具的一种感情是向来所未有的。待者将我的姓名通报入内;斯时欢阅与惶恐之情交集于我的心中。于是哥德出现了,他具有和少年一样的活泼精神,充分自觉的多方面的才力,庄严而伟大的身材。我见了他不觉发抖,好几分钟站着没有话说。我打算要说的话都忘记了。他走近我的面前,他这伟大人物是我久已尊为精神界最大智慧的神圣的,他的生命与创作影响及于数世纪,因为他对于整个时代指出一个重大的决绝的定向。上帝的意思在他的完全客观上虽也侵入常人的心灵中,然总是捉摸不到,同样这个唯一人物—造化使他出现于世,为大有成就的人——的现形,他的一切力量袭击了我,使我不知所措,使我失去了我的个性。后来我逐渐恢复原状,我用力握着他的手,按在我的紧张的心头,我的眼睛望着他,我不能向他说出的话,也许由我的眼睛代说了。他对我谈及我的努力和志愿,及由近及远的方法,他的谈吐温和,天然可爱;我鼓起勇气,以自信的态度回答他的问题;他问我是否具有往游意大利和希腊的倾向,我是否不受这种倾向的鼓动;“对呀,”我说,“我很受此倾向有力的鼓动;不过我不像一般愚人一样跟着这样神圣的行动跑去,他们只因虚荣心的幻想,急于出外观奇览胜,及至归来之日和发出时一样,毫无所得。我愿意首先完全自觉乐于从事有效的任务,然后远游,庶几见闻所及,容易领略,而追怀往事,也不致十分感觉遗憾。”当时的感情、状况予我的话以一种如火如荼的热忱,因为那时我站在一个最伟大的人物面前,感觉空虚,殊为痛苦。当我说出这些话和此外的许多话时,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说道,“青年,这很好,你力求从事有效的工作,我希望将来再见着你,并且只是听到你的好消息。”在我的一生中,没有一个“很好”像此伟人所说的一样,能够甜蜜和谐地钻入我的心灵中。我于不知不觉之间便和他分离了,当时心中充满了意志与效能,然现在复感觉不足。这个伟人的气魄贯彻我的全生;我虽没有材料,也要创造一个世界。…一八二三年十一月十一日于莱比锡

注:

施替格理慈(henrich stigelitz)为德国诗人,他的夫人霞洛特非常富于牺牲的精神,她为震动施氏使之在诗的著作上力求上进起见竟自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