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拿达利·插哈林致亚山大·黑岑书

作者:霍甫曼

亚历山大,你向我说,你将你自己送给我,我觉得我的心灵将纯洁而伟大,我知道我的全部生存将令人惊异。我的朋友,我可以羡慕你,可以爱你,真是快乐,我变成更强壮,更善良,因为我要走近我的理想!可是我觉得理想又似乎离我很远,好像天上的星一样。我只是生息于你一人之中,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友谊环绕着我,因为你的缘故,我觉得全世界都美丽了。我觉得自己和你的姊妹一样,谢谢上帝;我扪心自问,还缺少什么呢,我发誓给你听,我的心灵一日充满了你的友谊,它便十分满足,我不缺少什么,无复他求。然上帝还愿意替我开辟第二重天,他还愿意指给我看,我的心灵对于这种幸福可以享受更多的分量,凡爱上帝的人的福泽是无疆的,爱情是胜过友谊的。…啊!我的亚历山大,你认识这种心灵的天国,你已经听到它的曲子,你自己并且已经唱过这种曲子,这天国的光辉第一次照耀我的心灵,我崇拜它,我慕仰它,我爱它。

亚历山大,我的朋友,我愿变成一个完善的天使,才完全配得你上,我的胸怀中应有天堂的地位,庶几你把你的头放在此怀中而无所缺憾,然这个胸怀只因有你,只因有你的爱情,才是丰饶的。因着这种爱情对你有多少信任呢—没有信任的爱情是可能的么?我的朋友,不可能,我的天使,不可能,你的理想是遥远的,到上帝那里去寻找它,人世间是没有的。…我一想及我自己,一想及我比我的无匹的亚历山大是怎样微小,便常常悲哀;我的胸怀过于褊狭,不足以包含你所心愿的一切东西,我的心灵和你的心灵也许相距太远,不足以使二者合而为一。否,否,我的天使,你是无匹的,没有一个人能够和你相称,像我这样的人,你遇着的正多啦。你不要把你的头放在我的软弱的怀中,它承不起这样太宝贵,太神圣的东西。我是悲惨…祝你好。一八三六年一月十六日于莫斯科

注:

亚历山大·黑岑(alexanderherzen,一八一二—一八七○年)为俄国的政治著作家和革命者,他的表妹拿达利倾心于他,他们遂发生恋爱的关系。但政治的空论扰乱了黑岑的情感,而他们两人的结合也没有成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