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亚历山大·黑岑致拿达利书

作者:霍甫曼

拿达利,我的天使,我在这个情海中沉溺下去了;这个海的波澜是通明透亮的,它本身是深而且阔的。拿达利,上帝已经把你送给我了。他知道,在人类中我的心灵是会受痛苦的:我将陷入苦恼的状况中,他怜悯我,所以将你送给我。

他对于我所遭的不幸,特予我的全生以一种艳福,一切都好了。我的朋友,我的胸怀弱,为着更爱你起见,它会裂开来。

你要怎样写信给我,我差不多都知道了;然当我读完你近来的书信时,我陷入何等的一种状况中。我在我的幸福之前战栗起来了,我不能自制了。在我的心象之前,我懂得你的感情。可惜你不是唯一个懂得我的人。世间怎样不会有相同的呢。卫特柏格( wittberg)不独看见我的形色,他还看见我的心灵,他认识我的心灵,因此我的心象是活现出来了。

拿达利,你在你的书信中为什么要这样称赞我呢!我读了你的信有些心痛。我确实告诉你,我只有在你的神圣的心灵中才映着是这样的。我的心灵在许多点上是染污了,我的性格是腐败了,并且残毁了。拿达利,你要依我的本色来爱我,你要连带我的缺点来爱我,你要将这种爱情说给我听。除掉你的爱情外,世间能够有更惬意的东西给我的心么,我能够找着其他任何种可赞美的东西么?可是你给我的爱情只要和我的心灵中的分量相等,不要太多,庶几你以后不致因看见我的心灵中空虚无物而感受痛苦。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如果和他的理想不符,他见着只有苦恼的。然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是什么呢?一种思想,一种幻像已经从新钻进他的脑袋中了。

但像你这样地爱我,只是独一无二的。倘若你眼见你的理想没有实现,那是可怕的,那不是丧失一种思想,但是丧失全部心灵,丧失整个的生命。拿达利,看清你的亚历山大,凡他不配有的东西,不要给他,你的理想一部分是由于我,一 部分是由于你的高贵心灵中的天真相合而成的,抛开这种理想罢,它于你有什么益处呢?你要把我做个凡人看待,你要爱我,我将我交给你,再多我也办不到。我固然想做一个天使,庶几配得上你的惠爱,然在实际上我只是一个人,要讲到完善是相差甚远的。我的如火如荼的热情在我的胸中燃烧着,它引导我到美丽的境界,到伟大的境界,然它也时常使我犯罪,…我旋即反悔,但我没有力量即刻抵抗它。现在我对你的爱情就是我的生活转入道德的轨道的开端。从前俾亚特利斯( beatrice)以天使的资格从天国来到丹特( dante)处,就把他从不断的忧愁的苦境引到欢乐的地方。

啊!拿达利,你也是一个天使!否,我的一切理想都在你的面前死去了,消灭了。我的上帝呀,我怎样配获得这种幸福!我在此处已经获得最高的幸福,我应当用什么东西去报酬世界上的不幸呢?

祝你好。你的亚历山大 一八三六年二月十二日于维亚卡( wialka)

注:

亚历山大·黑岑(alexanderherzen,一八一二—一八七○年)为俄国的政治著作家和革命者,他的表妹拿达利倾心于他,他们遂发生恋爱的关系。但政治的空论扰乱了黑岑的情感,而他们两人的结合也没有成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