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迦利巴尔笛致安尼达书

作者:霍甫曼

我最爱的安尼达!我特写信告诉你,我的情形很好,并且偕同科洛拉( colonna)向安拉尼( anagni)前进,明天也许可以达到;我在该处停留多久,现在还不能说定。我在安拉尼领取军队的武装及其他军用品。我非接到你的信,报告你安抵尼插( nizza),心中殊不安逸。我最亲爱的安尼达,立即写信给我,我必须得到你的消息;并将你在洛亚和托斯卡拉( toscana)所得关于此次事变的印象告诉我。你这强毅而英勇的妻子呀!你对于意大利人这样失去男性的民族必定是怎样轻蔑的,我常是力求将伟大的心灵灌输给我的同国人,但他们实在不配有此!那叛逆使每种勇敢的行动都麻木了,这是真的。然无论如何,我们是受辱了;意大利的名词成为全世界侮辱和讥笑的对象了。我所属的民族,懦夫非常之多,心中十分愤恨,可是我不因此丧失勇气,而怀疑于祖国的前途;反之,我所怀的希望比向来更多。侮辱一个私人而不受惩罚是常有的事,但侮辱一个民族而不受惩罚是不会有的事——那些叛逆者现在都为人所知道。意大利的一颗心仍然在跳着,它虽不十分健全,然它还可及时将使它受痛苦的病象扫除干净。

反动派居然能藉叛逆和卑鄙的诡谋来威吓人民,然人民对于此等叛逆与诡谋是永不会忘记的!当人民从他们的恐怖中一经恢复原状,他们将气势汹汹地一齐兴起,毁灭侮辱他们的怯懦的祸首。

我再申请一次,你要写信给我,我必须得到你,和我的母亲及小孩子们的消息;你对于我用不着操心,我比从前更好,我带着我的一千二百个武装兵士,是所向无敌的。

罗马现在呈出一种庄严的形态,一切勇敢的人都联合起来,集于它的附近,上帝是会帮助我们的!

祝你好!一八四九年四月十九日于索俾亚科( subiaco)

注:

迦利巴尔笛(今译朱塞佩·加里波弟 giuseppe garibaldi,1807—1882)为意大利民族解放运动革命民主派首领。,与一个巴西女子安尼达自由恋爱,值至后者一八四九年八月死去为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