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拉塞尔致赫爰列·段尼格书

作者:霍甫曼

赫爰列!我写信给你,死字拥上我的心头了。儒斯托( rus -t ow)的消息给我一个致命的打击。你,你背叛我了!

这是不可能的!这许多重罪,这样可怕的背叛,我还不能相信。也许是因你的意志暂时被屈服,你自己不能自主;至于说这是你的真正的长久的意志,那就令人不能想像了。你不能够将每种羞耻,每种爱情,每种忠实,每种真理一齐抛弃,达到这样的极度!凡体面攸关的事你都加以羞辱,而你的更好的心情就是说谎,当你已经说谎了,当你对于达到这样最终限度的险恶,抛弃神圣的誓言,破碎最忠实的心,认为适宜的时候,那世界上不复有何事何物可以为任何人所信赖了!

你已经勉励我来迎取你;你已经要求我起初应用一切适宜的方法,免使你陷入困难之境;你已经在口头上和书信上向我发过最神圣的誓;你在你最后的信中犹向我说,你是我的亲爱的妻子,世间没有一种暴力能够羁住你而使你不实现这种决心的。——你于猛力擒住我这颗忠实的心——它一经倾向谁,就永远是倾向谁的—之后,就要射击我么,你于这种争斗差不多还没有开始之时,你于我陷于深渊,为世笑辱两星期之后,你就背叛我,毁灭我么?对呀,世人对于我的命运从来没有成功的事,你居然要做成功了,你已经把一个能抵抗外界一切冲击而丝毫不摇动的最坚强的人推倒了,破坏了。…赫爰列!我的命运是系在你的手中!但是你如果用这种使我无从挽回阴险的背叛来毁灭我,那我的败运可以反应到你的身上,我诅咒你一直达到你的坟墓为止!这是一颗最忠实的心的诅咒,它是因你的恶劣行为而破碎的。这种诅咒的确是要灵验的!

…我愿意并且必须亲自再见你一次,单独和你谈话。我愿意并且必须从你的亲口中听见死刑的宣告。只有这样,我才相信那似乎不可能的事件!

我正在此处设法来争取你,我当即来日内瓦!

赫爰列,我的命运取决于你!八月二十日于敏兴

注:

拉塞尔(今译斐迪南·拉萨尔( ferdinand lassalle,1825—1864)为德国著名的社会主义者,和工人政党的领袖,他和业已与人订婚的美丽的赫爰列恋爱,旋为后者所弃,遂与后者的未婚夫格斗因重伤而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