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克列尔致亚曼书

作者:霍甫曼

当两颗星彼此对峙着,这是美丽的,它们发出明亮的光辉,令人见了满心欢悦。当两朵花彼此对立着,这是美丽的,它们发出甜蜜的芬芳,令人闻了满心欢悦。然当两个爱人彼此对立着,这是何等美丽啊!他们比两颗星更明亮,比两朵花更甜蜜,你这亲爱的女孩,我再见着你了!你的爱情弄得我神魂颠倒,十分快乐。唉,此心所感觉的是什么呢?是痛苦,还是爱情?也许爱情就是痛苦,痛苦就是爱情,我不知道怎样说,可是当痛苦就是爱情时,那痛苦是可爱的,我不会抱怨。芬芳是花的爱情,爱情是女郎的芬芳!一朵花如果没有芬芳,无论它怎样美丽,人们总不喜欢将它挂在心头。一 个女郎如果没有爱情,无论她怎样美丽,她只是一个死的玩具。芬芳予花以生命和言语,爱情予女郎的眸子以生命和言语。青年男子的倾向女郎,就和不断地冲出云雾的星倾向花一样。花对于人对于物对于地球静悄悄地吐出它的香气;而星则逃出凄惨的云雾之外,失去它的明亮的光辉。至于花即在狂风苦雨之下,也是泰然自若地继续发香的。—亲爱的,我们的日常工作完成了,现在让我们安安静静地相思一下。星距花何等辽远,然星却予花以光明。花距星何等辽远,然花却望着星而发射香气。你距我何等辽远,然我却感觉得到你的爱情,并且十分贴切,好像我把你按在我的心头一样。我距你何等辽远,然你却感觉得到—我知道—我在你的心头的一道光芒。

你给我的一条黑带子,我将它紧紧地扣在我的心头。

黑带子,唉,你是我的生命!

按在心头,顿觉香温;

你乃爱情的赠品,

没有了你,殊觉可怜可悯。

试问这平平无奇的黑带子,

既不美观,何须有此,

啊,我不用懊悔,不用惭愧,

因为它是爱人的恩惠。

我应当安然高卧

但毕竟辗转反侧地睡不觉;

我要时常和你创造着,

黑带子,你本来就爱辛勤么!

我应当进食,

应当取饮

但忧心耿耿,敬谢不敏:

因为我委实是生了玻

生病不用伸诉,

这是一种重大的苦楚;

恋爱,不用浅露,

这是一种艰苦的风流! 一八○七年星期二晚十一点钟于区滨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