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列闹致索妃·勒文达尔书

作者:霍甫曼

你的作别的小玫瑰花放在我面前的桌上,香气四溢,令人心醉,今天的日子也好像愿意将它的美丽的生命消耗在此花之中。啊,这是一个美丽的日子!当我从你那里到花园中去的时候,我已将这一天过完了。我后来虽不是独自见着你,这也差不多是惬意的。安静的时间一经飞过,这一天也跟着完了。你这美丽的日子,你这从一个更好的世界出来的飞客,好好地前进罢!我为着你要哭脸了。啊,亲爱的索妃!回忆这个日子,你的心当紧张起来;我每年要庆祝这一日,和庆祝你的生日一样。我在你的交游中所发见的永久生命的保证多于世界一切调查与考察。当我在一个快乐的时候,我相信现在达到爱情的最高度,死的时机到了,因为以后没有更美丽的东西了:但每次都是一种幻想,随后复有更美丽的时候,因为我爱你的程度更加增高了。生命中此等愈新愈深的渊源保证了我的生命的永久性。我今天看见你的美丽的眼睛内充满了和悦的善意。我的快乐是前此所未有的。眼睛的顾盼与开合表现心灵的意旨,今天使我更明白这一点了。…我已经看见过天下最美之物,当我死的时候,我是从此生十足的享乐中转去了。

这朵作别的小玫瑰花的香气袭人,好像是你说的“祝夜安!”一样。——亲爱的心肝,祝你安眠!记忆着第二次的小玫瑰花。这是一个美丽的日子!我对你的爱情是没有涯际的。

一八三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于白集( penzing)

…你相信,我们的时间的飞过我不以为意么?我想把每一顷刻的时间紧紧留住,并且请它不要这样迅速地飞过我们的幸福上。然时间是一种没有心灵的冷酷的东西;否则它一 定静静地在我们的幸福的旁边等待着,并且深溺于欢乐之中,留着不动了。可是它飞跑了,你灭却灯光,躺下去,合上眼睛,然在一点钟之前,你的眼睛犹望着我,表现美丽而体贴的神情。为什么有这样迅速呢?永久( ewigkeit)这种东西必定是十分美丽而壮严,否则离开像我们今天这样的欢乐,急忙去追赶它,似乎是值不得劳神。我现在对于上天所能想像的是,凡在地上不稳固不长久的东西,在天上是稳固长久的。

我喜欢对我自己作如是观:你的呼吸是我的空气,你的眼睛是我的光线,你的言语是我的饮料,你的接吻是我的食物,你的心是我的安眠所,亲爱的索妃,天国和你是我的游息场!

我在司徒嘉德每天将写信给你,因为这是你所喜的,你当获得我的一大堆闲谈。凡我所做的和经历的事,你都可得知。我愿意好好运用我的时间,以便即刻得回转到你的左右。

惟愿我已经又在你那里了!我的心肝!祝你夜安,祝你安眠!

祝你早安!我伏在我的窗户上等待你往教会时由此经过。

你睡得怎样?我的表停了,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街上一个女郎说现在是六点半钟,那你必定要由此过去。可是我刚才看见有人送早餐到我邻居的帕洛夫斯基( panovski)处,我差不多相信现已很晏了。或者是我的邻居的肚子比你的祈祷发动得更早么?亲爱的心肝,今天来我这里吃早餐!当你经过我家前面时,请即进来。

一八三七年六月十日于维也纳

你的心中如果发生烦恼,忍耐不住,你只须牢牢记着我们今天晚上的散步就好了。我们的爱情颇为不幸,我们愿意坚苦卓绝地继续表演这种静悄的秘密的悲剧—演者与观者都只是我们的流血的心——至死方休。我们也许终有获得上天赞许的一日。我有时想到我们的命运,要死在痛苦之前;但有时我对于我们的不幸又十分宝贵起来,因为你的感情如果不是在危险与痛苦之中发育出来的,你对我的爱情也放要少去好些。两颗心要能完全在一起发育,也许必须首先将它们剖开来?我们如果不愿意流血,我们必须好好保护我们的伤痕,必须固结起来。啊,我愿保持你!你也将保持我,我知道了。…一八三七年六月十四日于维也纳四 你为着我的康健当很担心。我今天觉得很好,进餐后即往伊施( ischi)旅行,你只管放心。一般高贵的先生们都很慈善,他们对于我的最悲惨的状况,肯加以维护。…我确切告诉你,我一旦死了,你不要实行那种决定。你要顾虑到你的小孩子,你的老父亲,我,我的体面,和我的素来纯洁的声名。你要长念着我,你既曾经爱我,那么,你一思念我,便足以引起你的兴趣,保持你的生命。末了,你不要忘记,自杀是最残酷的犯罪行为。你如果实行这种可怕的计划,那你毫无所获,不过表现我们的爱情是不幸的,是龌龊的,是可责备的罢了。你对于这种不当出现的事件,应当和你对于其他事件一样,表示你的心灵的伟大。

在各处再会罢。…一八四四年十月十八日于司徒嘉德

注:

列闹和他的朋友勒文达尔的妻子索妃发生了恋爱的关系。列闹(今译尼古拉·莱瑙nicolauslenau ,1802-1850),原名尼古拉·弗朗茨·尼姆普施·冯·埃德勒·斯特雷莱,奥地利诗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欧洲近二百年名人情书(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